笔趣阁 > 盗天墓之昆仑秘境 > 第1342章 重见河洛门

第1342章 重见河洛门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根宝的家是四间敞亮的大瓦房。

    这就算是在村子里的顶配了,因为这重离界的时空跟凡俗世界的时空基本是一致的,而时间上却是慢了二十年左右。

    也就是说现在这种时空在凡俗世界之中其实也就是八十年代初期。

    那个时期一切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有事出门,只要拿把锁象征性往门上一挂就安全了。

    屋里有一只吊钟,是座钟,这种座钟底下有一个钟摆,随着秒钟走动它也不停摆动着。

    这会儿刚好是下午两点,吊钟发出清脆的两声当当声,算是报了时。

    根宝又给我递了一根烟,然后拿一个老式的汽油打火机给点上。

    “我三叔这个人小心眼,生怕别人把村里的这件宝贝给憋走了,所以不让我说。”

    他的话当中那个憋字却是让我心头一动,我问道:“你们这里有人会憋宝?”

    根宝稍稍有点诧异,看了我一眼:“同志,你也知道憋宝的事情?”

    这下子我心中的诧异完全不比根宝少。

    修到了道尊境界了,我碰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平心静气,可是现在我这修为全失,心性却似乎也变弱了不少。

    一听到根宝说这里有憋宝人,那就意味着这个重离界也有天灵地宝。

    而只要有天灵地宝,那么就有希望让我恢复一定的修为。

    “憋宝的传说嘛,”我笑道,“我是搞文化事业的,这一块当然也知道一些,但是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咱们应该相信科学嘛。”

    根宝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其实这话说得也对,我们应该相信科学,只不过问题就在于这憋宝其实也是挺科学的。”

    “不瞒你说啊,我的确见过憋宝人,这个憋宝的老师傅,还打算收我为徒呢,说我有慧根,是块料子。”

    “只不过后来我一听说这憋宝不能讨老婆,就没有多少兴趣了。”

    “倒也是,”我说道,“你现在不也过得挺好吗?有这么大的房子,应该不愁讨不到老婆吧。”

    根宝被我这一说,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咱俩投缘,有啥话我就对你说了,这位老哥,我倒是看上了一位姑娘,可是人家她爹一心想把她嫁到城里去,看不上我呢。”

    “城里有什么好的。”我替根宝打抱不平。

    根宝却自己拆自己的台说道:“城里人当然要比咱乡下人好得多,你看我这样,虽然在村里盖起了这四间大瓦房,还有自己的拖拉机,生活条件也算可以了。”

    “可是说到底就是腿上泥都没洗干净的泥腿子,跟人家在城里吃公粮的城里人怎么比?城里人都是有粮票发的,光是一个居民户口,就让我们乡下人眼睛都看出水来。”

    “我看你也不少赚钱,估计也不比城里人少挣,干什么这么自卑呢。”

    根宝摆了摆手:“挣多少钱也没有用,你知道我看上那个姑娘她爹为什么要把她嫁给城里人吗?就是因为她还有个弟。”

    “那个弟弟从小就是个半瘫,乡下没有条件照顾,听说城里可以送到福利院去帮着照顾呢。”

    “这福利院为城里人开的,乡下人哪有那个命啊。”

    我看根宝还真是对我没有什么隐瞒,加上他好像跟我还挺投缘的,心中就动了想帮他一把的心思。

    心中盘算着我要怎么才能帮得上他。

    现在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地气的存在,至少我现在的地眼也无法使用,也不敢使用大世界的世界之力,也不敢使用灵力,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我只不过就是一个拥有强悍身体的一个凡人罢了。

    不过拥有强悍身体,应该也算得上很大的一个优势了吧,我估计别的不说,在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得到我。

    “你不是认识那个憋宝的大师吗?要是这大师能出手帮你一把,说不定有希望能把那姑娘弟弟的病给治好了啊。”

    我这么提醒道。

    根宝却苦笑摇头:“话是这么说,可是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啊,人都说了,半瘫又叫神仙愁,现在医学还远远达不到治好它的水平。”

    “所以才要让憋宝大师来治治看啊。”

    “唉,那位憋宝的老师傅,我还真求过他,只不过他说他没有那么深的道行。”

    “其实我也明白的,他就算有那种道行,也不会帮我的,我跟他非亲非故,而且还拒绝给他当徒弟,另外我也付不起那代价啊。”

    “这样吧,”我说道,“你帮我约一约这个憋宝人,我帮你跟他谈一谈,说不定他会听我的话也未可知。”

    根宝半信半疑。

    我又说道:“反正你也不会亏什么东西,成功了你就有可能追到你心爱的女子,失败了呢,你没有什么损失。”

    根宝一听,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对我说道:“你在这里稍等我一下。”

    说完他推着自己的二八大杠白山自行车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根宝还真就驮回来一个瘦老头子。

    这瘦老头子看上去已经是风烛残年,摇摇欲坠的样子,可是一双眼睛却还透着精光。

    他手里拎着一个黄布包,另一只手拿着一根老竹根做成的拐杖。

    背上还背着一顶箬叶斗笠,脚上的一双老解放鞋已经破鞋露脚尖了。

    根宝给我介绍说道:“同志,这位就是我说的憋宝大师。”

    瘦老头打量了我几眼:“就是你,想见我?”

    我不动声色,慢慢说道:“看你这样子,也就是一个野生羊倌啊,不知道你能憋到什么样的宝呢,天灵地宝之中,上灵中灵下灵,上宝中宝下宝,你能憋过中宝?”

    瘦老头一听我这么问,也是一怔:“你是行家啊,难道你也是同行?”

    “也不像啊,你这么年轻……”他喃喃自语,然后问道,“你是哪门哪派的?”

    羊倌在这里也分门派?

    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是哪门哪派?”

    “我是河洛门的不肖弟子庄不弃。”瘦老头说道。

    我听到这河洛门三个字,脑子就是嗡的一下,心头狂喜,想不到河洛门在这重离界,竟然也有分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