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锋 > 第982章 沉重打击

第982章 沉重打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纪委大门不是随便进的,但楚中林已事先得到通知在门口将朱勤接进去,经过一番巧妙安排得以到常务副书记王诚办公室汇报十分钟。

    证据确凿充分,数据资料俱全,展开来说两个小时都行,但十分钟也足以让王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样吧,你把资料搁这儿,回头派人做一下核实和甄别,有情况会与你联系。”

    王诚起身将朱勤送到门外,立即指示秘书安排时间向澹台首长汇报!

    事关朝明省两名常委贪腐问题,又发生在李大明温泉事件的风尖浪口,查与不查、什么时候查、什么时候对外宣布,都必须最高层定夺。

    秘书打电话前顺便说根据群众举报周日在离中纪委两条路的地方发生一起袭击式绑架事件,疑似与截访有关。

    王诚不经意地说移交给公安机关吧,类似事件太多了,咱们哪有能力过问?

    秘书所说的就是白翎以反恐名义抓捕王鸢花一事。

    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只有白翎做得出来,换樊伟恐怕得再三斟酌。

    也只有方晟出面才能让白翎冒险,除此之外别无分号。

    此时王鸢花正坐在院长办公室,看着和蔼可亲的院长出示挂号和就诊记录、核磁共振和手术通知书,手续一应俱全!

    每个环节都显示她来医院就诊的目的只有一个:检查并进行卵巢囊肿手术!

    看着熟悉的签字,王鸢花后背透出深深的寒意。

    不错,自己是有卵巢囊肿且七年前做过一次手术;根据医生的说法囊肿有再生功能,会重新生长并影响怀孕生育;这也是她发现怀孕后一再坚持生下来的原因。

    之前检查和手术可以在原山省人民医院查到,与京都医院两下对比,没人质疑卵巢囊肿手术的可能性。

    而且为了遮人耳目,发现月经没来的次月做孕检时用的是化名,没法佐证!

    “还有问题吗,王女士?”院长笑容可掬道,“对了,手术拿掉的囊肿正在做活检,化验报告过几天才能出来,您是原山人,要不要留个地址寄过去?”

    孩子已经没了,继续抗争有什么用?

    王鸢花有气无力挥挥手,道:“算了……算了……真的算了……”

    回到原山,刚下飞机就接到陈皎电话,说作为补偿给她在市中心黄金地段买了套两百平米的精装房,还有,他跟组织部已作过沟通,等下次人事调整把她空降到市税务局任党组成员、副局长……

    王鸢花没吱声便挂断电话,尽管身边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却恍若置身于旷野之外,透骨地心寒和悲怆,泪珠大滴大滴地从脸上滑落。

    进驻白山的调查组经过十多天调查取证,将初步结论上报到京都最高层,两天后便下达人事任免决定:

    免去李大明白山省省委常委、省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调查组依然留在白山作深入调查,因为最高层认为温泉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事件,涉及到组织架构、体制制度、权力制衡等方方面面,要求严厉追查,决不放过一个!

    在拆分和落实责任人人过关的情况下,沈直华终于抗不过强大的政策攻心,被迫向调查组承认那天晚上正府办值班人员接到李大明秘书电话后,确实向自己口头汇报过,请示以两处建筑工地停电来保证人工温泉系统供电方案,当时虽有不妥之感,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便含糊其辞同意了。

    沈直华强调同意的同时叮嘱值班人员要提醒建筑商注意安全,停电期间坚决不准施工,并要求相关部门加强巡查,防止建筑商为赶进度偷偷施工。

    从事后情况看,沈直华所指示的两点要求都没得到贯彻:建筑商停电期间继续施工;相关部门根本没派人到工地巡查!

    所以调查组给沈直华定的责任是:违反管理和操作规程,无视旱灾紧迫性徇私枉法,缺乏党员领导干部的责任心和安全意识。

    这是可紧可松的结论,是否处分、处分到什么程度全看上面的意思。

    白山的事还没平息,朝明又平地惊雷:京都方面宣布中纪委调查组进驻朝南,对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进行专项检查!

    微妙区别是,白山调查组由中组部和中纪委联合组建,带有整治官场的味道;朝南调查组直接是中纪委负责,完全就是查案!

    京都电视台正式发布消息前,朝明省委书记窦德贤专门飞了趟京都,恳求最高层在保持朝明稳定的前提下,尽量淡化或冷处理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事件,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在低层次进行工程审计,抓几个一般官员有所交代就行了。

    据说桑首长罕有地大发雷霆,把窦德贤狠狠剋了一通!

    还据说桑首长很严厉地警告窦德贤,调查两个省委常委根本不算啥,只要的确存在违法乱纪甚至犯罪行动,捋掉整个班子都在所不惜!

    这是朝明省内流传的版本,京都圈子则是另一个版本:

    桑首长意味深长地说德贤啊,很理解你苦心费诣保持朝明安定团结局面的做法,但讳疾忌医不行呐,脓疮会愈发严重乃至伤至肺腑,使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

    窦德贤心知桑首长暗指自己干完这一届就要退二线了,不愿暴露朝明内部矛盾和经济问题,实质众所周知有“钱仓”美誉的朝明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现象十分普遍,一直被省委班子牢牢压制住而已。

    窦德贤唯恐引火烧身,没敢坚持自己的观点便退了出来。

    不管哪个版本,京都最高层准备从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掀盖子”的想法已传遍朝明,一时间流言四起,大小官员仓惶不可终日。

    调查组进驻朝南不到三天,已有7名官员死于“严重抑郁”,3名官员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外逃,11名官员主动提交辞职报名。

    消息传到省委,窦德贤连声长叹,爱妮娅却冷笑说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是后头!

    应留生和谢大旺表面强作镇定,照常上班、出席各种活动,实质内心万丈狂澜。

    这段时间他俩展开疯狂的自救行动,通过各种渠道打招呼、向最高层表明忏悔和洗心革面之意。然则处处碰壁,以前笑脸相迎的老领导们电话都不接,更不用提上门拜访。

    仅有一位让中间人传话,说别白费劲了,自己视情况做好准备!

    两人心都凉透了。

    “做好准备”有两层含义:一是情节严重准备坐牢,如果问题不算大丢官罢职在所难免;二是个人财产能转移的转移,隐匿的隐匿,罪证该销毁的销毁,尽量不要被调查组弄到直接证据。

    官场特别是上层提到“做好准备”,即相当于医生让病人回家“准备后事”的态度,言下之意帮不了,没法帮。

    应留生毕竟经历过基层锻炼,有超强的心理素质,若无其事一边处理繁琐的公务,一边暗中转的转、藏的藏、烧的烧。

    谢大旺有些绷不住了,在调查组第七次谈话后回到省委宿舍长吁短叹,然后突然间发了狂似的把屋里能剪的剪得粉碎,惨笑数声割开腕间血管……

    第二天上午秘书见谢大旺久久没来上班,手机又打不通,预感不妙跑到宿舍踹开门,尸体已经僵硬!

    当天下午为防止应留生、朝南市长宗华等人也寻短见,中纪委临时决定对他采取保护性措施——不算双规,但形式与双规没有两样。

    谢大旺的死对应留生反而是好事,这样一来很多问题便可推到谢大旺身上,反正死无对证。

    朝南到底还是沿海派的天下,谢大旺的死同样以非常巧妙的方式传递到已被双规、或正在接受调查的官员耳里。下半场风云突变,原先顽抗到底、拒不交代的纷纷松口,毫无例外供认所有罪行都受谢大旺指使!

    不仅应留生,连窦德贤都松了口气,谢大旺以一己之身承担下所有罪责亦算死得其所。

    调查组也如释重负。人证、物证俱全,当事人都认罪,整件事便在可控情况下完美结案,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为防止爱妮娅不甘罢休,窦德贤亲自来到省长办公室,眉头紧锁沉重地说:

    “自从调查组进驻朝南,溱州深海码头已有27家企业退出,撤资额将近百亿,爱省长呀,朝明不止溱州一个码头,其它码头都在观望,稍有风吹草动就逃啊。”

    爱妮娅笑了笑,道:“我的想法跟窦书记略有差异。那些企业为什么撤资,为什么跑?说穿了还不是宗华被控制起来了,以前违规承诺的东西不算数了,或者官商勾结的黑幕要暴露了,当然会跑!大浪淘沙,我认为留下来的、继续坚持的才是真正做生意的,想跟朝南人民一起发展的。”

    窦德贤还是忧心忡忡:“话虽如此,在商言商,生意人对政策走向非常敏感,倘若动作过大确实容易引发外界误解。如今大旺已谢罪于朝明人民,留生嘛作了些辩解但涉案比较深,位子肯定保不住了;此外还有宗华等一批厅处级干部,一大批科级及以下经办人员。唉,这当中虽说很多人罪有应得,也有被拖下水的,更有碍于情面、碍于领导吩咐硬着头皮办的也一同遭殃……对朝南公务员队伍来说是伤筋动骨的打击,对整个朝明公务员队伍的形象、士气也是沉重打击……”

    左一个打击,右一个打击,爱妮娅怎会不明白省委书记的意思,沉吟片刻从容说了一番话。

    【作者***】:请关注岑寨散人的公众号:亭外下雨的文学屋。公众号主要刊登岑寨散人其它中长篇作品,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