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蟒神瞳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符宝对血月

第四百四十九章 符宝对血月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彻儿,你起来,我们答应你!呜……”月云汐将冷彻搀扶起来,一家三口紧紧相拥,泪流满面。

    须臾,月云汐又忧心忡忡的说道:“彻儿,娘实在是受不了有可能再次失去你的打击了。你明天比赛过后,就寻机逃到诸天万界去吧,别去紫金山观星台了。”

    “娘,如果我不去观星台,天下之人就不知道我是天命之人。我心生怯懦,就会失去掌握乾坤的大势,好的气运也会离我而去。还有,帝擎天如果敢在观星台上杀我这个应星之人,就是违背天道,终将失去民心。”

    “云汐,彻儿去争的是大势、是气运、是民心,绝对不能退缩。我们回去吧,别动摇了他无敌的道心。”冷战天说罢,收了结界,遮住面孔,拉着泪光盈盈的月云汐消失在驿馆里。

    须臾,尉迟灵美出现在冷彻面前,凝视着冷彻脸上的泪痕,柔声问道:“冷彻,你哭过。与父母相认了吗?”

    “是的,我狠心装出的冷酷,还是被无法割舍的亲情所打败。”冷彻简单的将与父母相认的经过说了一遍。

    “冷彻,天下的父母都疼爱自己的孩子,十九年前他们在做出牺牲你的决定时,一定是非常纠结和痛苦的。你能谅解二老,我很高兴。”尉迟灵美认真的说道。

    “灵美,谢谢你的理解。明天争夺十大主仙,一定凶险无比。我把七星龙渊交给你,关键时刻也许能*作用。”

    冷彻取出七星龙渊,向剑身里封印了他的部分血脉之力和仙力后,交给了尉迟灵美。

    “冷彻,今晚早点睡,养精蓄锐,我就不留下来陪你了。”尉迟灵美与冷彻深情一吻,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翌日早上,前来观摩大赛的观众有增无减,盛况空前。

    裁判长澹台明站起身来,声若洪钟的说道:“因为考虑到众选手与十大种子选手在修为和战力上的巨大差距,为了避免过多的伤亡,所以大赛组委会商议了一下,决定修改一下比赛的规则,把今天的比赛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十大种子选手依然不用出赛,由昨天晋级的选手争夺二十个上仙的名额。二十名上仙中如果有人想继续争夺主仙之位,可以参加第二阶段的主仙争夺战,你们可有意见?”

    “没有!”数十名选手异口同声,没有异议。

    “好!本裁判长宣布,上仙争夺战开始!”澹台明一声令下,比赛如火如荼的拉开了序幕。

    冷彻一路破竹,势不可挡,率先取得了上仙之位。琴诗仙子和金立波在他的帮助下,也分别锁定了一个上仙位置。

    日出中天之时,二十名上仙尘埃落定。紫薇学宫占据了三席,成绩相当不错。

    “二十名惊才艳绝的年轻天骄,祝贺你们获得天庭上仙的封号。如果你们中有人不满足现在的封号,可以角逐十大主仙之位。请要参加第二阶段比赛的选手,举起你们的手!”裁判长澹台明朗声说罢,将目光锁定在了冷彻身上。

    其他选手看了看被组委会集中到一起的十大种子选手,他们中最低的修为都是高阶大罗,而且几乎都来自仙帝家族,于是纷纷摇了摇头。就连琴诗仙子和金立波也知道与十大种子选手的实力相差太远,果断的选择了放弃。

    “裁判长大人,本仙要参加第二阶段的比赛!”冷彻举起手,声音朗朗。

    “好,有勇气!本阶段比赛采用循环制,每次只进行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由广寒学宫的澹台澄月对阵紫薇学宫的冷彻!”澹台明话音刚落,一名仙帝强者双手掐诀,巨大的“鸟巢”发出一阵嗡鸣,十座擂台顷刻间连成一片,成为一个硕大无比的擂台。

    澹台澄月一脸高冷的看了冷彻一眼,如同仙子奔月,衣袂飘飘的向鸟巢飞去。

    冷彻紧随其后,长发飞舞,白色长衫随风猎猎,说不出的帅气。

    “彻哥哥加油!彻哥哥必胜!”

    场边,来自桃花仙岛的花悠然大声娇喊起来。随即,站在宇文梦舒身边的耿娇娇也卖力的呼喊。须臾,一些观众也大喊冷彻加油,气氛十分热烈。

    广寒学宫的弟子们和澹台家族的子弟不甘示弱,也大声为澹台澄月加油,琴家姐妹身为广寒学宫的一员,一时不知为谁加油才好。

    两人的比赛还没有开始,场下支持者之间的火药味已经很浓。

    冷彻与澹台澄月长身玉立,彼此相距百丈,一个俊逸潇洒,一个冷艳出尘。彼此凝望,目光中都是惊艳。

    “冷彻,你是琴诗师妹的共修伴侣,若论起来还得称呼本仙子为师姐。所以,本仙子不想让琴诗师妹以后独守空房。你赶快认输,免得本仙子把你去了势!”澹台澄月声音冷魅,让人如沐寒霜。

    “冰轮深深悲寂寥,仙子寂寂倚轩窗。阴晴圆缺广寒恨,悲欢离合鹊桥殇。玄阴仙体莫敢怜,男儿谁愿着红妆。今有惜香回春手,敢叫奇花吐幽芳。澄月师姐,你的玄阴真火,也许只有我的体质可以抗衡!”冷彻朗声说道。

    “冷彻,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面调戏本仙子,玄阴掌!”澹台澄月冰雪聪明,怎能不理解冷彻的诗中之意,她迟疑了瞬间,清丽出尘的面容染上了冰霜,突然身形掠起,一掌拍向冷彻,如同一轮冰月似的的掌印散发出冰冻天地的阴冷气息,让整座擂台空间气温骤降。掌印所过之处,虚空空间冻成一体,随即崩裂,化成了齑粉。

    冷彻的那些红颜知己们看到这一掌的威势,都暗暗心惊,生怕冷彻被去了势。

    “五行震天掌!”

    冷彻一声朗喝,不退反进,催动五彩斑斓的巨掌,携带着排山倒海的五行道则仙力,如一道流光划过虚空,去势迅疾。

    “嘭!”

    一声巨响,两道身影骤然分开。冷彻只是后退一步,澹台澄月却在空中连翻两个跟斗方才稳住身形,孰强孰弱,高下立判。

    “这玄阴之力果然邪恶!”冷彻感应到一股邪寒通过手臂,辗转而下,直奔丹田下方的某处而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冷彻,玄阴之力不好受吧?如果你被去了势,可怨不得本仙子!”澹台澄月强忍住手掌的酸麻,冷声说道。

    “澄月师姐,我已经说过,你的玄阴之力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我的仙躯中蕴含着天下至阳至阴的能量,能瞬间将玄阴之力融合。”

    “是吗?先天灵宝,玄阴冷月!冰镇!”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澹台澄月与冷彻对了一掌后瞬间就明白,单灵根仙者与五灵根仙者的战力根本就没法比。所以急忙双手掐诀,催动了她的终极杀器玄阴冰境。

    玄阴冰境就像一轮冰月,释放出冰色光芒,笼罩了整座擂台。立刻,一片片巴掌大的雪花,沸沸扬扬的从空中飘落,散发出冰冻天地的极寒,让整座擂台瞬间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即便是远在广场和半空中的观众,都能感应到那种极寒,忍不住的打着寒战。

    “澄月师姐,你这先天灵宝果然厉害,竟然连我的脚都冻在了擂台上。不过,这种级别的寒冷,还奈何不了我!”冷彻话音未落,催动湮灭风暴,绿雾所过之处,地面上的坚冰和空中的雪花纷纷融化,被绿雾吞噬。

    “玄阴血月!噬绝纯阳!”

    澹台澄月见玄阴冷月根本奈何不了冷彻,为了取胜,再也不顾及冷彻是否会被去势。她双手联动,向玄阴冰境中打入一个个玄妙的法诀。立刻,半空中的玄阴冷月发出一阵嗡鸣,瞬间由冰色变成了血色。一道血色光幕笼罩而下,生发出无穷的禁锢之力。一团黑色的玄阴真火从冰境中扑出,刹那间化成一片火海,向冷彻席卷而去。

    “我去!这玄阴真火正在吞噬我的纯阳!”被血光禁锢的冷彻能清晰的感应到仙躯中的纯阳之力正在快速流失,尤其是丹田下方某处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顿时一脸凝重。到了此时,他不能再怜香惜玉了,急忙催动无间业火破开禁锢,一声大喝:“符之术,五行震天,开!”

    顿时,一方五彩符箓从顶门飘出,刹那间化成一方五彩巨印,以毁天灭地之势,向空中的血月撞去!

    “是先天符宝!月儿危险了!”

    坐在看台上的广寒女帝倏地站立起来,发出一声惊呼,玉貌花容顿时色变!

    “轰!”

    一声巨响,玄阴冰境瞬间被五行巨印磕飞,顿时血光涣散,表面一阵暗淡。

    冷彻正要催动先天符宝发动第二次攻击,突然听到澹台澄月一声惊叫,双手环抱身前,仙躯一阵颤抖,颤栗得就像风雨中的一片树叶。

    “糟了!她被玄阴真火反噬,发病了!”

    冷彻急忙收回先天符宝,向澹台澄月掠去。此刻,澹台澄月已经倒在擂台上,仙躯不停的抽搐,蜷缩成一团,似乎冷到了极致。

    “月儿!”裁判席上的澹台明也站立起来,焦急万分。

    冷彻不知道,澹台澄月其实是澹台明的宝贝女儿,他无形中又给自己树了一个强敌。

    作者倚槛听风说:今天工作太忙,更新要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