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对冲 > 第二十九章:全力冲刺(3)

第二十九章:全力冲刺(3)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铃铃铃……”

    高考铃声敲响了,所有正襟危坐的考生在这一刻如收到命令的士兵一样,同时发起了冲锋。

    常天浩快速填写完有关信息后就迫不及待翻到最后一页,面对上面的题目露出了会心微笑,果然不出所料,作文还是这一篇——《坚韧/战胜脆弱》。

    事先准备好的押题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为避嫌起见,常天浩给米校长的押题底稿和题目略有偏差,当初给的是《坚韧不拔、战胜自我》的底稿,现在稍做修正便是篇好文章。

    米校长的评阅充分体现了功力,她认为简单地把这篇文章写成故事类记叙文或纯粹站在旁观者角度滔滔不绝论述的议论文都很难出彩,前者流于平淡、后者不乏空洞,只有夹叙夹议、画龙点睛、情境升华才能获得理想分数。常天浩看完就知道优秀教师的功力:他重生前写成了纯粹的议论文,看似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实际大而无当——这是年少时好发空论的弊病。

    法宝在手自然浑身底气十足,当别人还在着手前面选择题时,他已用半小时将文章工工整整地写好,甚至连平时有些马虎的笔迹也尽可能写得工整些。

    书法短时间没法突破,但写得工整、漂亮、少涂改、段落分明足以让得分多出那2分。正如后世阅读碎片化时代,读者们都对稍长的段落和句子感到不耐烦,看不了几分钟就会关闭。

    这是作者的错误?

    当然不是!

    这是时代的错误!

    碎片化时代的思维和阅读能力呈现急剧下降局面,包含深邃思想、传统文学的实体书卖得不好是必然,阅卷同样如此,有句话说得很对:“你改变不了环境,只能适应环境,这就是社会达尔文规律的真正体现。”

    监考老师很奇怪常天浩出人意表的动作,来回看了几次,确信他没有舞弊或夹带才松了口气。

    语文卷交上去后,常天浩感觉很放松,觉得130分基本有希望的,说不定还能再高些。

    离开考场走出校门时,外面已拥挤了一堆家长,常天浩发现自己父亲常国庆也等在边上,一边用扇子努力排解无处不在的炎热,一边和所有人一样翘首盼望子女出现。

    “爸,你怎么来了?不是和你说我自己能应付嘛,这么热天……”

    “没事没事……我刚来我刚来,就站了一会,一会……”旁边几个家长都笑了起来,9点不到老常就在这里等人,38度的天气,后背都湿透了,对儿子却说“只站了一会”,当真是父爱如山。

    “来来来,喝水喝水,给你买的冰矿泉水……”常父一边将用毛巾包裹的瓶子递过来,一边道,“走走走,吃饭去,菜我点好了。”

    “你怎么不问我考得怎么样?”

    “这还用问么,都写在脸上了,看你这一脸兴奋多半不差。”常父笑笑,“接下来还有4门,坚持一下,考完就轻松了。”

    三天高考一晃而过,常天浩自我感觉发挥不错,当然数学还是有点问题,有几个题目没什么把握,不过当年没做出来的大题这次终于解出来了,他十分高兴也略有遗憾:如果再多给自己一个月,估计还能发挥得更好,但整体而言肯定比重生前要强很多。

    “儿子,这次整体感觉怎么样?和三模比是低了还是高了?”

    “多不敢说,比三模排名再提高2-3个名次还是有把握的。”考完回家的常天浩夹起两片牛肉,边塞边道,“这次英语比较简单,政治历史比较难,对我算比较有利。”

    他不知道如何解释届时英语分暴涨的问题,只能用“简单”掩盖过去。

    “你打算报什么?南京大学历史系?”

    “不不不,我改主意了,打算报沪江大学。”

    “沪江大学?”常父眼前一亮,兴致勃勃道,“北清沪交……看来你这回考得真不错,都敢提沪江了。沪江不错,离西山也近,坐3小时火车就到,周末还可以回来。沪江也报历史系?”

    常天浩小心翼翼道:“我想报金融或经济,历史系……排第三志愿吧。”

    常母有些担心:“听说不管金融还是经济,分数都很高,要不咱们还是求稳点?”

    “这两个赚钱啊……”

    常父眉头一皱:“年轻轻不要老想着赚钱,要脚踏实地,做学问不好么?不要什么热门就报什么,咱们小日子能过就好了,别总钻钱眼里想发财。”

    常天浩忍不住回了嘴:“您倒是脚踏实地了,说要为工厂奉献一辈子,还隔三差五当劳模,再踏实又怎样?到头来不是下岗自谋出路?上头可不稀罕你奉献,你那点奉献最后就值了4万8千块买断费。”

    “国家有困难,咱们要体谅,再说现在不也好端端有饭吃嘛。”

    “是啊,你是焊工出身,下岗了还能当个体户凭手艺吃饭,我要学了历史,将来下岗靠啥吃饭?去茶馆说书讲故事?”常天浩一想起自己的裁员经历,忍不住发起牢骚来,“工人阶级卖命到老被一脚踢开,我学历史从未见过这样的主人翁,人家大宋朝说与士大夫共天下,说到做到,被灭算咎由自取。”

    常父眼一瞪,眼看要发火,结果被常母拦住了:“吃饭吃饭,你们爷俩都少说两句。”

    吃完饭常天浩就闷头看小说去了,隐隐约约听见父母在争吵。

    常母道:“孩子想报什么就让他报什么,读大学不就为找个好点的工作吗,哪有错了?”

    父亲埋怨:“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势利?”

    “哦,想发财就叫势利?合着我们就该受穷?”常母眼一瞪,“那我开啥店啊?赚啥钱啊?干什么不要钱?”

    “谁说做学问就不能养活自己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又争执起来,从专业吵到金钱,从生活吵到工作。

    常天浩被搅和得心烦意乱,最后忍不住道:“爸、妈,你们别吵了,听我说两句。”

    常国庆点点头:“你说。”

    “爸,你是党员,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不能不领会落实吧?他说过两句话:第一句,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第二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你不想先富、他也不想先富,这话怎么落实?您是共产党员,要起先锋模范和带头作用,赶紧把自己弄富裕起来才是真正与党和国家保持高度一致!”常天浩道,“你自己身为老党员、老干部都不能先富裕起来,怎么能让人相信中央政策是正确的?这不是给党抹黑么?”

    常父张口结舌,不知道这话居然还能如此理解,当场就凌乱了。仔细想想觉得儿子变了,以前是调皮捣蛋,现在还多了狡辩贫嘴,隔了几个月简直有点不认识。

    常母倒是笑了:“儿子,你要报啥妈都支持你,志愿表要家长签名吧?你爸不给你签,我给你签!”

    常父看看妻子又看看儿子,叹气道:“行了行了,我干活去了……”

    “老师说7月13日回校估分,这两天没事我去钱塘市里逛逛……”

    “去吧,注意安全,钱问你妈要就行。”

    本来常天浩还觉得无所谓,赚钱过段时间操办完全来得及,但今天这么一打岔让他越发觉得时间宝贵、刻不容缓,钱塘市没啥好逛的,利用这时机去把账户开了,把宇宙行里那笔12万多的款子转过去准备捞金才刻不容缓。

    当然这事情眼下还得瞒着家里,最起码短期内一切都得保密,否则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