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577章 会把我宠坏的

第577章 会把我宠坏的

作者:微澜子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居然是叶南方的人!当初你被叶南方的人抓住也是提前安排好的?”

    沈蔓歌有些激动起来。

    叶南弦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说道:“别激动,亲爱的,都过去了。嗯?”

    沈蔓歌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似的。

    她一直都保持着警戒,没想到最后还是着了他们的道。

    “我实在是太笨了。”

    沈蔓歌有些自责起来。

    叶南弦心疼的说:“不怪你,南方学过心理学,自然知道怎么抓住别人的心里弱点。他和小张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彼此相互配合,饶是别人也分不清楚真假,何况是你呢?”

    “你在安慰我。”

    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叶南弦楞了一下,笑着说:“对啊,我在安慰你,那你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这么委曲求全的语气,真真的让沈蔓歌有些想笑。

    “你别这样宠着我,会把我宠坏的。”

    “没事儿,以后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宠着你了。”

    叶南弦现在情话是脱口就出,简直让沈蔓歌有些承受不住。

    “这么多人在呢,你别说了。”

    “你们听到了吗?”

    叶南弦扯着嗓子问了一遍,整个客厅的人集体摇头。

    开玩笑,他们又不是想丢饭碗。

    沈蔓歌只觉得一股热浪冲上脸颊,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真是的。

    特别严肃气氛的审讯场合,被叶南弦弄得反倒像是告白的现场。

    沈蔓歌觉得真的有些适应不了。

    小张也有些愣住了。

    这真的是那个被称为冷面阎罗的叶南弦?

    还是说他认错人了?

    宋涛见小张愣住了,直接给了他一脚。

    “看什么呢?赶紧说。”

    小张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是,我在游乐场去找叶太太的时候,的确是叶总安排的,后来装作被叶总的人监视,甚至要被他的人带走,都是我们安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叶太太对我大小疑虑,回头能把我们想要的东西给我们。”

    “你们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你不是说要带着我去找黄董?”

    沈蔓歌这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存在于他们的谎言之中。

    小张低声说:“黄董并不知道我这么做。叶总承诺我,只要我让叶太太见上黄董,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就给我一笔钱,甚至安排我出国。”

    “这么多年,黄董没亏待你把?”

    叶南弦淡淡的开了口。

    小张低着头说:“我欠了赌债。”

    沈蔓歌听到这里,就不想搭理这个人的死活了,一个人沾染上毒品和赌,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知道自己被小张给骗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沈蔓歌也想清楚了。

    “所以你本来答应要和我一起去A市的,却临时把我迷晕了,带到这个别墅,就是为了让黄董来这里见我?”

    “是!可惜黄董出门了,不在家,我没联系上他。叶总说把你放走,让你去A市的话,估计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小张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冷了几分。

    “不一样的效果是什么意思?”

    沈蔓歌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当着叶南弦的面,她不敢问,不敢说,生怕叶南弦会杀人。

    小张却没有看懂沈蔓歌的脸色,低声说:“叶总让我找家庭医生拿出那种还没实验成功的药,为的就是让你能够有体力赶到A市。只要你到了A市,被坤爷的人抓住了,他们就有筹码要挟叶少交出那个东西来。况且叶少确实为了你交出了那个东西不是吗?”

    “什么?”

    沈蔓歌相当意外。

    她看向叶南弦,一个连她都不知道的东西可见多么重要,他怎么可以为了她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那些心术不正的人呢?

    “南弦!”

    “别听他胡说。”

    叶南弦安抚了沈蔓歌一下,然后冷眼看向小张。

    “那个家庭医生的药是谁给的?”

    “他自己制作的。”

    “还不说实话?”

    宋涛见小张死鸭子嘴硬,直接将手里的匕首插进了他的大腿根部。

    “啊!”

    小张惨烈的哀嚎起来,整个人的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沈蔓歌还是第一次看到叶南弦的狠戾,此时的他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似的,只是那若隐若现的怒气却让人胆战心惊的。

    她丝毫不怀疑,宋涛的这一刀是叶南弦授意的。

    叶南弦仿佛没有看到小张的痛苦,依然旁若无人的给沈蔓歌剥着葡萄皮,并且做得十分仔细。

    宋涛直接将脚踩在了小张的大腿根部伤口处。

    “啊!”

    小张疼的几乎快要晕死过去了,就听到宋涛说道:“你如果晕了,我就把你这条腿砍下来喂狗。”

    “你!”

    小张一双眸子气的猩红,宋涛却丝毫不以为意。

    “我怎么了?你打得过我?”

    这句话直接戳中了小张的软肋。

    他咬了咬牙说:“药是叶总给的!叶南方是你的亲兄弟,你不能对自己的亲兄弟动手,却把怒气朝我发。叶南弦,你就是个懦夫!”

    叶南弦的手顿了一下,沈蔓歌却愣住了。

    “药是叶南方给的?”

    她突然觉得后脊梁发冷。

    叶南方居然想让她死么?

    为什么?

    他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啊!

    况且之前他还救过自己不是吗?

    沈蔓歌搞不清楚的问题,叶南弦却知道。

    “叶南方从哪里得到的这种药?”

    “我不知道。”

    小张生怕宋涛再对自己用刑,连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药是从帝都送过来的。”

    “是张妈。”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再次愣住了。

    “张妈?她不是被抓了吗?”

    “只要没被判死刑,那个女人总会有办法祸害人的。”

    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评价,叶南弦也很无奈。

    沈蔓歌拍了拍他的手背。

    叶南弦笑着说:“没事儿,我没事儿。这种药也只有张妈能够做的出来。那个家庭医生看个感冒发烧还可以,研究出这种药?再给他三十年也白搭。”

    沈蔓歌却意识到一个问题。

    叶南方一直都和张妈联系着。

    他们是亲生母子,难道叶南方在帮着张妈做什么?在毁灭叶家么?还是说叶南弦交给黄董的东西关系到了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在沈蔓歌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叶南弦挥了挥手,宋涛就把小张带走了。

    “叶少,你不能杀我!我是黄董的人,你答应过我,只要我说实话,你就不杀我的!啊!”

    小张的哀嚎声让沈蔓歌微微皱眉。

    “你把他怎么了?”

    “你别管了。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叶南弦关心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点了点头说:“我没事,这就是你说的要给我看的好玩的东西?”

    “不是,这只是个前奏。小张,那个医生,我都不会放过,只要想要伤害你的人,我都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你会怎么对他们?”

    “你要为他们求情?”

    “不!”

    沈蔓歌不是圣母,没有那么伟大,在自己即将被人算计死的情况下,还那么大心胸的宽恕他们。

    她只是不想让叶南弦的手上沾惹上人命官司罢了。

    仿佛看懂了沈蔓歌的心思,叶南弦笑着说:“有时候,活着比死更恐怖。你放心好了,我是良好市民,不会随意要人性命的。”

    这话怎么听着怎么别扭。

    沈蔓歌半信半疑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笑着说:“好了,说正经的,这个别墅你觉得怎么样?”

    对他突然跳跃性的问题,沈蔓歌楞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你就告诉我觉得怎么样?”

    沈蔓歌看了看这里的装修,都十分豪华,也不那么张扬,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挺好的。”

    “你说如果把这个别墅当做结婚礼物送给宋涛和蓝灵儿怎么样?”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整个人愣住了,然后突然惊喜的问道:“你是说宋涛和灵儿要结婚了?”

    “宋涛是这么说的。虽然这些年宋涛跟着我也挣了不少钱,但是他始终没有买一套真正的房子。”

    听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愣住了。

    “那他住哪儿?”

    “职工宿舍,你信吗?”

    “怎么会?”

    沈蔓歌一直以为宋涛又那么多的钱,怎么也会有一处自己的房子的,没想到他居然住职工宿舍!

    叶南弦低声说:“他从小是个孤儿,对家的定义比较重视。他说没成家之前不会买房子。这次和灵儿求婚,他也在看房子,并且已经着手办理房产的一些资料了。”

    沈蔓歌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问道:“那你还送他别墅?那不是浪费么?”

    “别墅是送给蓝灵儿的。她是你最好的闺蜜,如今要结婚了,你给她什么?女孩子还是有个自己的娘家比较好,回头受了委屈和欺负的时候还能回来冷静冷静。灵儿也是孤儿,虽然说你把她当成亲妹妹,但是真的有一天她受了委屈了,不见得回来找你哭诉的。所以这房子是送给她的。”

    沈蔓歌突然就感动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叶南弦会替她想这么多。

    蓝灵儿比较要强,真受了委屈肯定不会和她说,那个时候她一个孤儿去哪儿呢?

    果然还是叶南弦想的周到。

    只是这个房子是他买来的?还是抢来的呢?

    “这别墅手续都齐全吧?”

    沈蔓歌问的隐晦,叶南弦却听明白了。

    他伸出手点了沈蔓歌的鼻子以下,笑着说:“你当你老公是什么?土匪么?我可不需要抢房子来送人。这别墅是黄董的,我和他开口买了下来,手续都办好了,房产证上写的是蓝灵儿的名字。给!”

    说话间,叶南弦就从茶几下面拿出了房产证递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看着上面的房产拥有人的名字,不由得感动了。

    “谢谢你。南弦。”

    “傻瓜!”

    叶南弦宠溺的摸了摸沈蔓歌的头。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以及争吵的声音。

    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