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 852 提亲,磨刀霍霍向三爷

852 提亲,磨刀霍霍向三爷

作者:月初姣姣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江

    这里气候不若京城满城风雪,早上七点多些,太阳悬升,温度已经很高,傅沉与傅仲礼坐车抵达严家,在距离门口百米远的地方就徒步缓行。

    焦灼的气候让人浑身都不甚自在,傅沉伸手理了下领口……

    有点热。

    “怎么?紧张?”傅仲礼偏头看他,还是第一次看傅沉这般作态。

    其实结婚这件事,早已是板上钉钉,可提亲这些过场还是要走的,傅沉自小就跟着老爷子,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遇到什么事都端着,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还好,就是觉得天热。”傅沉自然不会坦荡得承认。

    他啊……

    有点小紧张。

    “我算是被你坑惨了。”傅仲礼越想越憋闷,“乔望北这心底肯定是很恼我的,上次骗他,这次还敢登门替傅家求亲,只怕杀了我的心都有。”

    “他本来对聿修的事情,就耿耿于怀,还非得把我往火坑里面推。”

    “按理说,不出意外,晚晚应该是我儿媳,现在好了,成了弟妹,还得我来帮忙提亲。”

    傅沉眯着眼,“其实这也是命……”

    “什么意思?”

    “聿修对不起晚晚,你这也算是帮儿子还债了。”

    “……”

    傅仲礼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此刻就想撂挑子回京。

    千江和十方帮忙提着礼物,也是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他俩是比较坦荡的,毕竟提亲的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到严家门口时,黄妈正带着小严先森在门口挖沙子。

    “姐夫!”他看到傅沉,拍了下手,就朝他飞扑过去。

    小家伙穿着白色背心,牛仔短裤,已玩得满头是汗。

    “二爷、三爷。”黄妈笑着与几人打招呼,不待她回屋通知一声,就听得小严先森扯着嗓子嚎道,“姐姐,姐夫来了!”

    此时所有人都在客厅严阵以待,听到这话,宋风晚刚要起身,就被乔望北给瞪了回去。

    “有你有什么事?坐下!”

    宋风晚哭笑不得,她老公来了,和她还没关系?这什么逻辑。

    黄妈抱着小严先森在院子的水龙头下洗手,傅沉四人先进了门。

    当他们踏入大门的一刻,屋内充足的冷气,扑面摄来,几人刚吸了口冷气,只听到客厅传来“砰——”的一声,众人定睛看去,就瞧见乔望北将一柄小刻刀刺入了一块石头内。

    刀刃锋利割下,露出一小截在外,屋内打着凉气,这地方太阳还落不进来,刀锋冽冽……

    寒光毕现。

    傅沉后背那点潮热,瞬间尽散,余光瞧见宋风晚正笑着与他挥手打招呼,才顺势敛了心神。

    傅仲礼饶是见过大风大浪,也没想到乔望北会不声不响,给他们整一个下马威啊。

    真是还没英勇,可能要就义了。

    跟在后面的十方倒是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觳觫几下,紧张得吞了下口水。

    有必要还没开始,就这么狠?

    “来了,赶紧进屋,外面很热吧。”乔艾芸对傅沉一直非常好,招呼几人进屋,“怎么还拿这么多东西,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

    “应该的。”傅家兄弟进屋后,与一屋子人依次打了招呼,才在乔望北对面的双人沙发上,挨着坐下。

    乔望北与严望川并肩而坐。

    说实在的,乔老几个徒弟长得并不像,可能是长期与石头这些东西泡在一起,给人感觉都是犀利冷感的,没什么人气,饶是不说话,周身也带着稍许戾气。

    况且此时两人都是气场全开状态,乔望北最近出门,整个人显得有些黑瘦,衬得细长的凤眼,越发刻薄尖锐。

    他抬手抽出嵌入石头的刻刀,在上面胡乱滑动着。

    傅仲礼微微挑眉……

    这刀子,可真是够锋利的,怕是能削骨了。

    傅沉与宋风晚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他之前事发到底是如何搞定这两家人的,傅仲礼知道得不多,但是按照他对自己弟弟的了解,定然是用了小手段的……

    怕是把对面这两人给得罪狠了!

    为什么,这烂摊子最后落到他头上了?又不是他儿子与人提亲,简直莫名其妙。

    他深吸一口气,保持着体面的微笑,“严老太太、严先生、严夫人、乔先生,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想和你们商议下,我们家老三和晚晚的婚事,父母年纪大,不便过来,所以由我代替他们前来。”

    “他们也是觉得非常抱歉,所以准备了一点小礼物,望能见谅。”

    傅仲礼立刻让十方把傅家二老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两位老人,本就是人精,准备的礼物,自然是投其所好的。

    一副乔老作画,傅老题字的书画,还有几块玉石,那都是上成品。

    傅沉看到画作,还是忍不住撩了下眉眼,其实在此之前,他并不清楚二老送了些什么,因为都是封装在礼盒内,没让他看到。

    居然是与乔老合作的画作,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两家关系一直很好,让他们看在乔老的面子上,别为难他罢了。

    也都是算计到家了。

    果不其然,提到乔老,对面两个煞神,脸色都松弛了些。

    傅仲礼笑道,“此番我过来,也是代表傅家与二位商议婚事,说实在的,我没做过这种事,也是不知如何处理,有点为难,如果有什么不满,或者其他要求的……”

    傅仲礼这是客套谦虚的说辞,想告诉他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可是话都没说完,乔望北就低头刻着石头,轻笑道。

    “的确是挺为难你的。”

    宋风晚坐在边上,忍不住笑出声。

    可不就是很为难傅仲礼啊。

    乔望北瞪了她一眼,这孩子,这么严肃的场合,笑嘻嘻的像什么样子。

    傅仲礼低头端着热茶,象征性得呷了口。

    这严家的茶啊……

    烫嘴。

    “这是我们家准备的彩礼清单,你们过目。”他咳嗽着,将一份清单递过去。

    先是给老太太看的,其实宋风晚不是她亲孙女,有些事她不好插手管太多,所以象征性的瞄了眼,就递给了乔艾芸,不过还是略显诧异得看了眼傅沉。

    因为她粗略看着,这里面的东西可不少。

    乔艾芸看了眼,又瞧了眼傅沉,“这里面还有你公司的股份?”

    傅沉公司是他白手起家创办的,几乎是他控股的,他的股份也占了七成,现在却要把三成给宋风晚,还有两成给了她腹中的孩子,这两人以后若是有点问题……

    宋风晚就完全可以把他从公司踢出去了。

    “嗯。”傅沉点头。

    “这个对你管理公司不会有影响?”

    “我们是夫妻,其实没所谓的,我的,或者晚晚的,都是一样的。”

    这东西谈到离婚分家,才会觉得影响很大,傅沉是奔着与她一辈子去的,自然觉着无所谓。

    “你们看看吧。”乔艾芸将清单递给严望川和乔望北。

    反正她对傅沉的回答和反应是满意的。

    乔望北挑眉,这小子出手也是够大方的。

    可是严望川眯着眼,只觉得他刚才那番话真是:

    油嘴滑舌!

    “你们觉得哪里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傅仲礼笑着,这清单傅家二老过目过,自然是无可挑剔。

    里面甚至还有,两人离婚的话,傅沉净身出户的细则。

    “是不错。”乔望北完全是下意识转动着手中的刻刀。

    刀锋折射着光线,从傅沉眼前,是不是晃过,很是刺眼戳心,好像随时就能冲着他的眼睛飞射而来。

    宋风晚坐在边上,也是看的心颤。

    这刀子太危险,她看着都心惊。

    “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满意?”严望川看向身侧的人。

    乔望北拧眉深思着,“你觉得呢。”

    宋风晚坐在边上,努力憋着笑。

    其实傅沉还没到严家时,两人就商量着,待会儿他拿出彩礼清单,一定要努力去挑毛病,让他下不来台,结果两人卡在这里了。

    要是彩礼的毛病,估计就是太多了,琳琅满目一堆……

    可对他们来说,这也说明傅家对宋风晚重视,总不能跳出来指责傅沉,“你送这么多干嘛!”

    这搞得两人面面相觑,挑不出刺啊,这不尴尬嘛!

    “我觉得挺好的,很有心,面面俱到。”严老太太笑着给儿子解围。

    本就是个笨嘴拙舌的人,这乔望北也不是能言善辩的,干嘛非得想着为难人家啊,结果把自己吊在这儿了。

    不觉得丢人啊。

    “那关于结婚的事情,我们是准备从沂水小区或者酒店接亲。”傅仲礼顺势抛出下一个话题。

    “去酒店吧,到时候人多,在家里也不方便。”乔艾芸直接说道,

    “行,还有,关于……”

    傅仲礼是商人,在谈判方便,有自己的一套路子,很快就把控了节奏。

    约莫上午十一点半,严家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上桌吧,边吃边聊。”乔艾芸招呼傅家兄弟坐下。

    “吃饭啦!”小严先森之前一直待在楼上,怕他下来捣乱,可他一看到傅沉,忽然笑嘻嘻的说了句,“姐夫,你还活着?”

    “舅舅真是大骗子,还说要把姐夫弄得死去活来。”

    “果然大人说话都是骗小孩的。”

    小严先森挥舞着小手,要人帮他爬上儿童座椅,压根不知道这话说完,气氛变得多么尴尬。

    而傅沉此时也注意到之前乔望北的那块石头上居然刻着自己名字,然后……

    名字上被划了数刀,有点惨!

    ------题外话------

    更新开始喽~

    潇湘的留言活动还在继续,奖励在活动后一起下发,今天大家也要积极的留言打卡哈,么么扎~

    谢谢大家昨天给月初的打赏和票票(* ̄3)(ε ̄*)

    **

    舅舅这刀子,其实很想往三爷身上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