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才纨绔 > 第2023章 一个不合格的剑修

第2023章 一个不合格的剑修

作者:陌上猪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反之,你运气若是不够好,死在吕天歌手上的话,你我的恩怨,同样一笔勾销!”不等江枫回应,就听夏长安又是说道。

    他姿态睥睨,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很。

    江枫不言,目光的焦点却并不在夏长安的身上,而是在夏长安身后的那个着一袭赤红色长袍的老者身上。

    长袍老者半隐在夏长安身后,一眼看去,几无存在感,但江枫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夏长安胆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的依仗。

    不然的话,在吃过一次亏之后,夏长安岂敢在他面前这样的放肆?

    “夏氏一脉的大人物!”

    眉头微皱,江枫在心中说道。

    那是与伏天式同一层次的强者,恐怕放眼夏氏一脉,都是那不世出的存在,却是被夏长安请了过来,显见夏长安的决心。

    同时这让江枫意识到,事情正朝着棘手的方向发展,听夏长安的意思,分明是想要再一次,将他送入修罗狱。

    至于与吕天歌一战,在吕天歌受伤的情况下,江枫可不认为,夏长安会愚蠢到认为吕天歌有资格充当他的对手!

    也就是说,这一战只不过是障眼法罢了,夏长安的真正目的,是要将他送进修罗狱。

    而一旦进入修罗狱的话,一切事情,就全部都由不得江枫来掌控了。

    “好生狠辣的心思!”江枫低语,眸中一抹煞气,一闪即逝。

    “我若拒绝呢?”想了想,江枫低低说道。

    “拒绝?”

    听到江枫这样说,一抹诡异的笑意,自夏长安脸上浮现而出,凝视向江枫,夏长安饶有趣致的问道:“我应该给你拒绝的机会吗?”

    江枫摇了摇头,夏长安有备而来,精心安排这样一场大戏,又怎会给他拒绝的余地?

    “那就直接杀了我好了。”江枫亦是诡异一笑,颇为具有挑衅意味的说道。

    “你!”

    夏长安见鬼似的望向江枫,大概是没有想到江枫会说出这话,又大概是没有想到,江枫竟是有着这般惫懒的一面,一时间,竟是多多少少,有些无言以对的意味。

    “怎么?不敢?”江枫继续挑衅道。

    江枫心知肚明,一旦进入修罗狱,他必死无疑,那么,江枫自是不愿的。反之,即便激怒那长袍老者出手,江枫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两相对比,江枫自也不介意,冒一次险!

    哪怕江枫非常清楚,这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轻吸一口冷气,强行压制心头的那份躁动,夏长安冷声说道:“江枫,说来说去,你是怕了吗?”

    “不过也对,世上岂有不怕死之人,你若怕死的话,大可直说,向我求饶的话,说不定我心情一好,放你一马也不一定!”夏长安又是冷幽幽的说道。

    “拙劣的激将法!”江枫哂笑,转即说道:“既然不敢杀我,又何必跑到我面前来装模作样,可别忘记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夏长安眼神转冷,江枫在他体内种下一道剑气,那似乎是某种禁忌法门,竟是无从化解。

    这也正是夏长安会投鼠忌器的原因,江枫若是死了,他很可能也会死,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格,哪怕不惜犯错,都要先将江枫给杀了,何至于处心积虑来算计江枫?

    “没事的话,我先走一步!”江枫说道。

    话音落下,迈出脚步,就欲离去。

    却是这时,那半隐在夏长安身后,始终不发一言的长袍老者倏然一动,出现在了江枫的面前。

    他冷眼看着江枫,眸中幽芒烁烁,那是上位者打量下位者的眼神,直接点而言,长袍老者是以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待江枫。

    “你要杀我吗?”江枫问道,很是淡定。

    “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谁是不怕死的,若有人认为不怕死,必然是所遭受的痛苦不够!”长袍老者轻声说道。

    “你很棘手,留不得,也杀不得,但只要留下你的小命,也算是有了交代!”长袍老者又是说道。

    “嗡!”

    虚空骤然震动,一件法器被长袍老者祭出,直接朝着江枫镇压过去。

    “圣器?”

    这一刻,饶是江枫,都是小声惊呼。

    这长袍老者出手不俗,直接就是将圣器祭出,进行镇压。

    伴随着圣器镇压而来,江枫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是仓促朝着那后方避退过去。

    一丝冷意,自长袍老者脸上浮现,等到江枫察觉之时,已然是突破禁制壁障,半只脚踏入修罗狱内部。

    “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光吧!”长袍老者说道,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是有着一种,不夹杂任何情感的阴冷。

    “该死!”

    江枫的情绪急转而下,万万没有料到,长袍老者竟是会声东击西,祭出圣器不是为了杀他,而是为了将他逼入修罗狱。

    “江枫,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

    那边,夏长安放肆大笑,自得不已。

    “终归是小觑了古来有之家族的底蕴!”冷眼看向长袍老者,江枫在心中默默说道。

    固然江枫一早戒备着长袍老者,但长袍老者随手祭出一件圣器,还是让江枫始料不及,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走错一步。

    当然,这也是由于长袍老者不按常理出牌的缘故,他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算计,否则的话,江枫必然也不可能轻易上当。

    “自进入虚家以来,我一直心存敬畏,可是依然不够,远远不够!”江枫在心中说道。

    这般庞然大物,终究非圣地抑或是新圣家族所能比拟,由于江枫在此之前,并没有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之故,却是对这方面的认知,出现不足。

    “不过没关系,吃一堑长一智!”江枫低语。

    夏长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江枫随意扫视一眼,就直接无视掉,旋即,江枫回过头,朝着擂台之上那道孑然而立的身影看去。

    就在江枫看向吕天歌之时,吕天歌也是朝着江枫看来,目光锐利如剑,有着直指人心的威慑力量。

    “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吕天歌开口说道。

    “是吗?”

    江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迈动脚步,走向吕天歌所在的方向。

    事出突然,今日里与吕天歌一战,无法回避,而既然已经半只脚踏入修罗狱,江枫当然也没有回避的理由。

    “我很意外,虚家之内,竟有你这样的人物!”吕天歌又是说道。

    他被困在修罗狱内,不知道多少年,从未见过有外人修士与虚家子弟汇聚一堂的场景,江枫可以说是唯一的例外。

    可惜不幸的话,江枫最终还是被丢进了修罗狱。

    听出吕天歌这话的弦外之音,江枫只是随意笑了笑,没有解释的打算。

    “你打算怎么做?”吕天歌再度说道。

    “杀了你!”

    缓步踏上擂台,江枫回应道。

    “恰好,我也是一样的想法!”咧嘴,吕天歌也是笑了。

    在这里,二者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去,不是江枫杀他,就是他杀江枫。

    因此,对于江枫的回答,吕天歌没有任何的意外,反之,若是江枫不这样说的话,吕天歌才是会意外的很。

    “你也是剑修?”

    看着江枫一步步踏上擂台,吕天歌问道。

    “你如有需要的话,我不介意指点你一番剑法,虽然往后用不上了。”江枫认认真真的说道。

    “哦,就这么自信吗?”吕天歌呆了一呆,看着江枫的眼神,急剧发生变化。

    “你虽然也是用剑,但在我眼中,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剑修。”江枫颇为诚恳的说道。

    闻声,吕天歌低头,看向手中的剑,他沉默良久,方才是缓缓说道:“你是第二个说这话之人。”

    “第一个,是我的传剑恩师!”吕天歌说道。

    “你有个好师父,遗憾的是,你不是一个好的弟子!”江枫摇头说道。

    吕天歌诡异一笑,说道:“当年,我练剑有成,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我那位恩师,因为我要告诉他,他看错了,我是剑道天才!”

    江枫不言,看错或者没看错,吕天歌自是心里有数,不然的话,这些话,吕天歌势必不会堂而皇之说出口来。

    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你说,如果我当年不练剑,我的成就是不是会更高?”吕天歌则是兴致盎然的说道。

    “可能……但也未必!”想了想,江枫说道。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剑修,并不表示你剑道天赋不够,相反,正因为你的剑道天赋太过出彩,才是让你拥有今时今日的成就。”江枫表示道。

    这是极为难得的推心置腹的交谈,就如虚千明所言,江枫的确对吕天歌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当然,也就仅此而已。

    站在不同的立场,江枫不打算留手。

    “若是你死在我的剑下,那么是不是可以证明,我的恩师,的确是错了,错的离谱。”吕天歌说道,眸中流露出疯狂的意味。

    将吕天歌的反应看在眼中,江枫却是错愕,对方竟是有着这样的一个心结,看来,阴差阳错之下,自身的出现,反倒是成为对方能否将这心结解开的关键。

    “没错!”江枫点头。

    “哈哈——”

    吕天歌纵情一笑,说道:“好,今日我吕天歌即便是死,也死得其所,今世再无遗憾!”

    “铿!”

    长剑铮鸣,无匹的锋芒,映照入江枫的瞳孔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