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都兵雄 > 番外章119 怨气灰婴

番外章119 怨气灰婴

作者:雾雪精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就是释兵的眼睛,他不仅仅能看到阳间的活物,还能看见已经死亡的阴魂。所有的灵魂状态的生命释兵也全都是能够看见的。

    双目中很自然的就是由于负责人现实世界中身影的消失而发出了淡淡的青蓝色的流光。青蓝色幽光的出现预示了释兵此刻已经是开启了他眼睛的观察阴阳的能力。视线中虽然是负责人的身影不存在,可是负责人的灵魂在释兵的眼中却是清晰可见的。负责人隐身后身体的活跃度虽然是变高了,可是那却还是逃不出释兵的手掌。

    探出的手掌还是稳稳的抓住了负责人的肩膀,负责人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抓住,立时就是浑身一惊,紧接着他就是感觉到了他肩膀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

    “厄啊!”负责人吃痛立时就是痛呼出声,巨大的力道令负责的身形立刻就是显现了出来。

    “哼,一个小小的少将居然这么威风。”释兵两眼青光直冒,眼仁瞬间的陷入进眼白之下。

    负责人的身子就那般的僵直在了那里,并非是他不想动,而是此刻他想动也动不了了。释兵身上的释兵真气已经是顺着这负责人的筋脉直挺挺的充斥了进去。通过真气释兵已经是夺得了这负责人身体的控制权。

    “呼~~~∧,ww≡w.!”一手抓着负责人的肩膀令一只手上朦光一闪便是出现了一根上粗下细雕刻满了符文的铆钉,抓起铆钉照着负责人的后脑猛的就是差了进去。

    “噗!”释兵插铆钉的手法又快又狠,以至于铆钉插进了负责人的后脑之后丁点的血都是没有窜出来。小拇指粗细的铆钉整根的就是没入了负责人的后脑。

    一连贯的动作。释兵随即就是以生命精华瞬间修复了负责人脑壳外部的伤口。手上又是一道青光闪现。负责人此刻那已经陷入了呆滞的眼睛瞬间就是变的空冥了起来。就仿若是失去了灵一般。刚刚还有着几分狠气的负责人此刻居然是立刻恢复了平静。

    转过身,在释兵面前深深的失了一礼。

    “恩。”释兵微微的点了点头。对于这负责人此刻的表现丝毫的就是不感觉奇怪。那根铆钉可是释兵特别炼制的控魂钉,是一种可以快色的将人转变为傀儡的法器。这种法器用起来很方便。更可贵的是他使用的速度还很快。但是这控魂钉也是有着很明显的缺陷的,因为被这个控魂钉控制了的人是完全的失去了自主性的,他只能是听从使用者的命令,而不能依照自己的本能来做出判断,这样的傀儡可是实打实的牵线木偶了。

    在加之这被控魂钉控制的傀儡双目失灵,外人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是能够看出这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正是由于有着这么多的问题,释兵才是以前没有选择这种控制傀儡的方式的。

    可是此刻释兵仅仅是需要个管事的人而已,却并非是在这里安插自己的钉子,所以这控魂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你们全都过来。”此刻释兵的状态赫然是鬼化。森白的眼白令释兵整个人看上去阴森无比。整个测试室内此时值班的人少说也是有着四五十号人的。这些人刚刚看释兵的眼神还是很有着那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呢。

    以前像释兵这样的初来乍到的自以为是的将军级的进化者也不是没有过,才刚刚二十级,加入了基地之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来到这将军部也不知道拜码头,也不知道送礼物,这样的人就是该给他些苦头吃的。

    要是释兵刚刚不吭声要是接受检测的话,那么他们这些人可是有着一整套的方法去整治释兵的。小人物的难缠释兵可是极为知道的,所以释兵根本就是不会自找那麻烦。

    此刻释兵忽然就是显露出这样的异象,森白的眼白,周身缭绕的阴郁的鬼气还有死气。此刻释兵叫他们过来。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事情。可是就是不是好事情,他们又能怎么样,他们可不是进化者,仅仅是普通的研究人员而已。而且就算是说是研究人员都是十分牵强的。因为他们差不多都是每个人只会摆弄自己的那套仪器而已。

    而就是那摆弄仪器的技术还是基地补习出来的。其他方面的学历他们却是不高的。

    四五十人颤颤巍巍的集合到了释兵的面前。很自觉的站成一排。释兵见这些人还真是懂事,嘴角邪邪一笑。

    “嗡~~~~~~~~~!”

    一声巨大的灵魂噪音顿时轰击向了这四五十人。这四五十人仅仅是普通人而已,哪能是经受的住释兵这么肆无忌惮的下死手的灵魂噪音呢。

    他们每个人都几乎是掉了半条命。灵魂受到了巨大的震颤。一片人顿时全都是晕了过去。他们这样一晕,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而且就算是醒了,他们的灵魂也受到了巨大的损伤。灵魂寿命大大的锐减,精神状态也是不会正常了。那后遗症可是大了。

    灵魂噪音虽然是个很简单的灵魂攻击,可是这种实打实的就是以灵魂强度跟灵魂之力的输出多少决定威力的招数,那要是不收着手点攻击的话,那所造成的硬伤可是不会小的。

    这四五十人被释兵的灵魂噪音轰击而昏了过去,而后释兵双手一手,一股吸力顿时自释兵的双手传来,四五十具尸体顿时朝着释兵悬空飞来,飞来的过程中这四五十具尸体便是迅速的干瘪了下去。

    四五十具尸体接连的悬空飞向释兵,而等到接近释兵的身边的时候刚刚还是很新鲜的尸体已经是变成了干尸。自释兵身上浮现出了层青蓝色的火焰。

    无烟无热的火焰,可是却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威力。干尸遇到这火焰的瞬间便是被焚毁成了漆黑的粉末。

    刚刚还好好的四五十人,这会的功夫便是已经变成了黑灰了。死的来骨头都不剩了。杀人不眨眼。

    对于这四五十人的死,此刻鬼化的释兵并没有丝毫的感触。就放佛是死了几十只无关紧要的小虫子一般。

    “卡勒在哪?”都没有叫人打扫一下这地上的黑灰。因为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释兵并非是要在这里长呆的。释兵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

    而这将军部除了新来的将军级的进化者外也没有其他人会来这里的。所以地上的脏东西暂时不必打扫。

    “卡勒司令此时在中心基地皇宫之内。”卡勒发动了宫变之后并没有自己称帝,而是自封了司令。迅速的控制了很大一部分军队。并且扶持了四皇子等上了皇位。挟天子以令诸侯。而皇室虽然名存实亡了。而卡勒本身也不是皇帝,可是法兰西第一基地内的皇宫可是权力地位的象征,谁住在这里可就是代表了身份地位的,所以卡勒此时就是入主了这里。

    “你能进出皇宫吗?”释兵张口问道。

    “可以,我的姐姐是卡勒的女人,所以我可以随意进出皇宫。”这负责人的姐姐就是当日帮助卡勒暗算了老皇帝的那位休息了吸精提血术的女人卡莉丝娜。

    这么一说的话你可能会有疑问,这卡莉丝娜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可是他要是有着这么一位哥哥的话,就算是他的这位哥哥曾经权利不大。可是怎么的也是不必被皇帝诏走随意的玩弄吧。

    可是实际上现实就是这个样子的,别看这卡莉丝娜的弟弟当时就是个有些实力的进化者了,可是在老皇帝面前,他可是不管那些东西的,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任何人都是逃不过,仅仅是一个十九级的进化者的面子还是不能叫他放弃那个女人的。所以这就造成了虽然是当时的卡莉丝娜还算是小有靠山,可是依旧是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的。

    但是俗话说风水轮流转,今朝到我家。这卡莉丝娜帮助卡勒夺权之后,卡勒也不算亏待了她,将她直接就是收进了房内,夜夜侍寝不说。还对他百般呵护,这基地内部的好吃的好喝的可是没少供给给这卡莉丝娜。

    而且还有传言,这卡莉丝娜由于是修炼了那吸精提血术之后必须是要每天同男子交换吸收那男子的精气的。可是卡勒会叫她吸吗?况且是卡勒交给他的吸精提血术。卡勒自然也是有着提防之法的。为了修炼,同时也是卡莉丝娜便是每天叫人给他找来一名男婴。没有男婴的话男孩也是可以的。具体的方法没有人知道,可是卡莉丝娜却是可以以这种折中的方法既叫卡勒同意也可以叫她继续修炼。毕竟若是自己的女人为了修炼仅仅是同小孩子交欢一次。一次过后孩子也就死了。别人能不能接受知不知道,反正基地都是这么传言的,卡勒是同意了。

    释兵无声无息间进侵入了法兰西第一基地的核心地区,皇宫。在那里面卡勒此时正在面对前线的汇报焦头烂额。

    前线丧尸的进攻锋芒很强,前沿部队得到孙氏很大。阵线已经连续被攻破了四道,这还仅仅是一天之内的。虽然后面的防线还依旧有几十道,可若是不能展开有效的防御和反击的话,那些防线也就仅仅是拖延些时间罢了。

    卡勒可不想自己刚刚到手的权利再次就这么的流失。这个时期已经是不同于他当初投靠法兰西第一基地的时候了,如今欧洲的幸存者势力已经整合完毕。小的势力已经全部被兼并了。仅仅是省下的大型势力又有哪个基地的领导人是白痴呢。更何况如今他卡勒的名声也算是威名远播了。虽然卡勒也是知道自己的骂名也是不少的。可是至少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无名小卒了。走到哪里都是会有人认出来的。所以卡勒再想是加入一个基地的话,那已经是不可能了。谁都知道卡勒硬生生的搞垮了法国皇室,谁还会放任这样的人在自己的基地内安然自在呢?

    “将这一百二十们火炮立刻掉往前线的话会对整体的战局起到多大的影响?”作战会议室内卡勒位居上座,两侧做的尽是基地总部的高级参谋们。很多的基地有关丧尸交战的重大决定卡勒都是会请教他们的意思的。因为毕竟是术业有专攻。他卡勒也不是军事指挥学院毕业的。

    “杯水车薪。”这里的参谋们可是绝大多数都有着真材实料的。他们可是并非全都是只会溜须拍马的饭桶。虽然他们其中有些人也兼有这样的技能。可是毕竟他们的专业素养还是有的。

    很诚实的回答。一百二十门新生产的火炮对于战局总体而言确实是杯水车薪的。

    “我也知道是杯水车薪。工厂已经是全负荷了,可是也仅仅就是能够每天生产三十们火炮而已。这样你马上安排这批火炮到前沿去。前沿增加一点火力就是一点火力。另外催促劳工们继续赶修防线。一条挡不住这九千万丧尸那就十条。十条不行就一百天一千条。”卡勒端坐在主位上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我们的粮食不够,这个时候劳工们的工作量已经很大了。再增加的话很可能会出现反的效果。”一名参谋见卡勒张张嘴就是继续加大劳工们的工作量不禁担忧的提醒道。

    这名参谋也是好心,若是真的按卡勒说的去办的话,那么很可能这场战斗下来基地仅仅是劳工这块就是会累死饿死几十万了。

    “你是担心她们会累死饿死吗?有人累死自然就有粮食了。”卡勒眉头都是没挑一下的回答道。

    全场无声。这卡勒的为人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那可真的是那种说的出就做的到的很角色。卡勒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叫他们不必担心粮食的问题,要是有人先累死的话就是可以拿这些人的肉去给劳工们加餐了。

    吃人即将合法化!这些人不禁是同时在心里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卡勒本人根本就是不关心那些劳工们的死活,事实上要不是这些劳工的粮食不够就不会有很大的劳动力的话,那么卡勒根本是连这个办法都是不会说的。

    “大人,其他基地的援军似乎粮食充足,不知道能否从他们那里……”哪里的人都是一样的。你去帮他可是他却是不会仅仅念着你的好,还是会盯着你身上的好东西。那其他基地的援军是正规军,战斗部队,补给方面自然是不会缺少了的。否则的话他们劳师远征的跑来这里还饿着肚子的话,那么他们来的也就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是想叫我去从他们那里借是吧。试过了,没用。”卡勒怎么是不会想到找那些基地请求援助呢。如同卡勒这样的不择手段的人那可是只要有空子就是会钻的。他可没有什么廉耻心什么的,也没有什么自尊感,自己如今是一个基地的领导人,这请求帮助的话可是不能轻易的开口的。

    有人打着别人东西的注意。别人自然也是不会那么容易的就叫人将自己的身家给借走的。这年头谁跟谁有什么交情那全是虚的。什么是实得。利益才是亘古不变的实打实。

    别人给了你粮食如是得不到相当或者是更多的利益的话那么别人怎么是可能给你呢。

    卡勒从那些基地派来的援军的负责人那里已经是开过口了,可是得到的却是全都是敷衍,什么他们的基地也是粮食紧张啊,什么他们必须层层上报而他们自己却没有那个权力啊。卡勒知道那些话全都是敷衍的说辞。要不是如今这法兰西第一基地真的是危在旦夕的话。以他卡勒的脾气哪是会好言相劝啊,直接就是会抢了。

    这点上卡勒到是从释兵那里学来的。释兵向来就是没有说是借的,只有抢的。看上什么就抢什么。看上丧尸手中的就从丧尸那里抢,看上人类幸存者手中的就存人类幸存者手中抢。跟释兵相比。这卡勒的行事风格还是霸道的不够劲的。

    作战会议室内议论声不断,一个个前线的紧急事务在这里一个个的被解决。而卡勒此时还真的是有了那么一种身为领导人的气质呢。要是能够顶住这次母巢区九千万丧尸进犯人类根据地的侵略的话。那么事事都是亲历亲为的卡勒这位如今法兰西第一基地的总司令的威望也是必定会升到一个千人没有达到的高度。如今的整个法兰西基地内的幸存者们,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是投入到了抵抗这次九千万丧尸的行动中。

    真真正正的全民皆兵。虽然这其中大部分全都是工兵还有后勤兵。

    卡勒此刻全神贯注的处理着各种各样则乱的军务,忽然间卡勒便是感觉到一阵心神不宁,似乎是有什么极其不祥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以为是错觉,卡勒便是没有在意,可是调整了下情绪,那种感觉却是还是那般的强烈,到了最后卡勒甚至是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灰”也是跟着自己悸动了起来。

    “怎么了“灰”,为什么我会有那种感觉?“卡勒有些急了,这种不祥的感觉是那般的强烈,渐渐的那种不祥的感觉却是也渐渐的更加的清晰了。临到最后卡勒甚至是已经能够感应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还有气息了。

    那是一种死亡临近的感觉,一种自己的周身渐渐的被死气环绕了的感觉。

    卡勒不住的呼唤灰,可是离奇的是一项都是有求必应的灰这次居然是卡勒如何的叫他他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样的情况不禁令卡勒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忽然卡勒猛的就是抬头将视线对准了他们作战会议室内的那道正对着他的大门上。此人原本仅仅是会议室内通常都会选择的那种实木门。材质还有工艺上都是没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的地方。可是这扇们此刻却是给了卡勒一种极度阴森还有恐怖的感觉。

    不仅仅是卡勒感觉到了,就是这作战会议室内的其他的作战参谋们也是全都感因到了卡勒感应到的那种极度阴森的感觉。不自觉的起身,侧身将视线全都是齐齐的对准了道此时紧紧关闭的会议室之门。

    “兹~~~~~~~~~~~~!”

    越是盯着就是越觉得这扇们此刻变的越发的诡异了。到了后来这扇们的异象也是终于缓缓的体现了出来。

    自们外开始往里渗透进了一股青光。妖异的青光令人不禁心里一寒。这并非是一种人类总是能够常见的眼神,这个颜色很特殊,总之他叫人看着就是不禁联想起死亡,妖异,还有极度危险这几个词汇。

    青光很能叫人产生浓浓的厌恶感还有畏惧感。而卡勒见到这样的青光居然是少见的全身都开始微微的颤栗了。

    “释兵!”卡勒几乎是咬着这两个字说出口的,似乎是对这两个字,也是似乎对于这个名字的主人卡勒有着莫大的仇恨或者是其他诸多的负面情绪。所有的在场的参谋全都是不禁猜想到。

    “释兵?那不是欧抵十三军的军长吗?卡勒大人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名字,丝~~~~~~~~莫非这青光的源头便是……”

    在场的参谋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全都是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都传言这欧抵十三军的军长是个极其强悍诡异的人物,可以一个人力抗佛域联盟的九大弟子。本身天赋诡异,攻击手段刁钻狠毒,且层次不穷。为人阴险狡诈,狠毒无情。极具气魄,令三千铁骑便是敢叫阵百万丧尸。

    一个个有关于释兵的传说全都是在此刻一幕幕的在这些参谋的脑海中闪现。似乎对于这个释兵,除了少有的军事上的正面评价外,这个释兵就是再没有什么正面的评价了。

    几乎是所有的叫人厌恶的性格还有行事的手段全都是在这释兵的身上出现了。同释兵一比,似乎就是连卡勒这样的人都是可爱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