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逼问方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 逼问方子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兵部尚书陈大人?陈清池吗?”王氏眯着眼睛想了下问道。

    “咦?想不到你一个老妇竟然知道咱们太老爷的名讳,咱们太老爷都辞官多年了,现在的老爷是他的长子。”那壮汉对王氏能说出他们太老爷的名讳,觉得惊奇。

    “长子?那是陈学文!”王氏的声音有些颤抖,眼内闪动着莫名的光芒。

    “知道的还不少,不错,咱们老爷的名讳确实叫陈学文,老爷的小闺女也进了宫,很得咱们圣上的宠爱,所以咱们不怕薛家。你们把方子交出来便罢,要是不交,可没你们好果子吃。”那汉子又开始威胁。

    “海他娘,是他?”墨全颤抖着问了王氏一句。

    “是。”王氏重重的答了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你们这些畜生,要打要杀冲着老汉我来,放开俺家长河和大军。”墨全一脸的怒气,冲着那些大汉怒吼一声。

    “呦,老不死的还挺横,这是要抢着上来送死吗?来,嫌命长你就上来,爷爷送你一刀。”那大汉大笑一声拿刀指向了墨全。

    “你们别碰我爹。”墨长河先前被打了不少拳,又被刀抵住了脖子,现在一看那汉子又拿刀对着爹,他怒不可遏,使劲一挣,挣开了抓着他的汉子,轮拳冲他脸上打去。

    那汉子像是没有想到墨长河会反抗,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他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冲着墨长河来了。

    墨全和墨长海加上陈轩一看急忙轮起了家伙冲了上去。

    邱氏和刘氏也盯上了那个压着邱大军的汉子,拿起了擀面杖冲那人打去,那人一看,两个妇人都敢冲自己动家伙,忙的松开了邱大军,迎上了二人。

    邱大军被松开后,不敢去歇着,手里没有家伙,就轮起了板凳冲那汉子背后砸去。

    王氏和墨梅也都轮着板凳参加了战斗,那秦氏看儿子冲上去了,心里很是担心,不过在看看墨家这边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轮起了凳子加入了战斗,一时间屋内打成了一团。

    “哗”的一声,那些打斗的汉子身上被东西浇湿了,那些汉子一愣,正打的热闹,这家人拿水泼他们做啥?泼湿了他们也解决不了啥问题啊。不过这水可是怪香的。

    “都停下,不然我烧死你们。”墨兰尖锐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众人一怔,那个女娃手里拿着根燃烧着的柴火,她旁边一个小男娃手里也拿着一根,要烧死他们!怎么烧?

    不对!刚才泼他们的不是水,难道是油?领头的汉子反应过来举起袖子闻了下,很香,确实是油,他们身上都被泼上了油,这油遇着了火可是无情的。

    汉子眼内闪着凶狠的光芒,没想到这家竟然是硬头货。这女娃也就十岁左右吧,她竟然拿油泼他们,还要烧死他们,这可不是一般女娃敢做的。

    “你们都不许再动手,不然我们好不了也拉你们陪葬!”墨兰冲那些人厉声喊着。

    墨长河伸手拿过了小三儿手里的柴火,冲几人一挥,狠声说道:“来,你们敢过来,我拼一死,也烧了你们。”

    众人僵持下来,墨梅带着小三儿回后院继续拿柴火去,免得一会这里的柴火灭了,那些汉子又动手。

    “你们敢!”一个大汉像不信邪,往前迈了两步。

    此刻墨长河的心里已经被怒气充满,他也顾不得许多,晃着火把就冲那人去了,那人一看,他真上来了,急忙后退,他可不想被烤熟了,这家人是疯子!

    “方子今个你们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要耗?爷陪着,看你们能耗到啥时候。爷门口还有人守着,你们一个人也别想出去。”那为首的汉子一时拿墨家没有办法,只得放狠话。

    墨兰的心滴溜溜的转着,这难关要如何度过?说方子肯定是不行的。薛家不止他们三兄弟,眼下他们正筹备着在京城开铺子,如果自家把方子传了出去,那薛家其他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们。那时候等待他们的一样是悲惨的命运。

    可不给,眼下自家就讨不了好去,看看自己家人几乎个个脸上都带了伤,连女人都不例外,该如何是好?

    “我们家没有人识字,你们要的啥方子我们也不会写,要不俺们说,你们记,可中?”

    正在墨兰想办法的时间,王氏突然开口了。

    “海他娘,你说出来薛家不会放过咱们的。你不能说啊。”墨全急忙大叫。

    “臭老头,再多话,看爷们不打死你。不说,不说俺们现在就不会放过你们。”那汉子一看墨全阻止王氏,一轮拳头就要上来。

    “别,别,俺们说。你们记吧。”王氏急忙拉住了墨全,轻声道:“不说他们不会放过咱们的,还是说了吧,眼下保命要紧。”

    “算你识相,不过你家不是开铺子的吗?咋还不认字啊。你们咋记账?”那汉子有些不相信的问着。

    “俺们是查叔,看一共包了多少包子,再查卖了多少,就知道赚多少了,至于那些公子吃饭都是给一样的钱,菜多菜少他们都不在意,不用记账。”墨兰快声的答着。

    “兄弟们谁会写字的出来,他祖母个熊,俺是字认识俺,俺不认识它,让老子打架玩女人行,写字可是难为死老子了。”那个领头的一声大喊,问着手下。

    “嘿嘿老大,俺也只会打架玩女人,字也不会写。”一位大汉嘿嘿的笑着。

    “我认识几个字,我来写。”另一位壮汉自告奋勇的说着。

    墨长海找来了纸和笔,那大汉一瞪眼,吼道:“你家有纸有笔,还说没人会写字,敢骗爷爷我!““谁骗你了,这纸笔是我哥上私塾用的,他才上私塾没几天,先生刚教他们认字,不信让我哥写几个你们瞧瞧。”墨兰说完后拉住了二郎,大声道:“哥,你写几个字给他们看看。”

    二郎也不说话,上前拿起了毛笔,在纸上就写了几个汉字,那汉字写的墨兰直想笑,不但写的歪歪斜斜的,而且一个字之间还分了家,怎么看都像一个刚学字的娃娃。

    他写完后放下了笔,轻声说道:“我眼下就会写这些,再多的我就不会了。”

    墨兰点点头,对二郎说道:“不错哥,你比上次进步了。”

    那汉子拿起了二郎的字看了半天,他旁边那个会写字的汉子看完后呸了一口,骂骂咧咧的说道:“就这水平还敢出来写字,你的学上到狗肚子里去了吧,爷爷拿脚都比你写的好。”

    他沾了下墨又说道:“来说吧,爷爷记。”

    王氏站了出来,轻声说:“那我先说做锅包肉的粉子了,先把地瓜洗干净,然后擦干,在拿切刀切碎,然后拿漏斗。。。”

    王氏刚说到这里,就听那写字的汉字喊道:“停。”喊完后他疑惑的看着王氏问道:“你这老不死的不会诓我吧,有这么难?你说的这些狗屁字我大多都不会写,你是故意为难爷爷的吧!”

    “谁故意为难你了,薛家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我们也是做了很多次才做成的,要是不难,那不是谁都可以做了啊。”墨兰冲他大声的喊着。

    “说的也是,可这些字爷爷都不会写,你大爷的,早知道该和先生多学点了。老大,我写不了,你看咋办?”那汉子无奈的向他们的头求救。

    “那你们就用嘴说出来。我们用脑子记下。”那为首的汉子,眼内精光闪了下,然后让他们用嘴巴说。

    “行,那我说。。。。。”王氏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她的话基本全部用的是庄内的土语,有的地方连墨兰都听不大明白,别说那些汉子了。

    那些汉子听的云里雾里的,那为首的汉子一皱眉,骂道:“臭老太婆,你不是故意耍爷的吧,说这么多爷都没听明白几句,这么难懂爷咋记!给爷说官话。”

    “官话?啥是官话啊,是当官的说的话吗?俺家也没当官的,俺们这疙瘩几辈子都出不了一个官,俺咋会说官话啊。”王氏一口地道的方言,脸上那个为难的模样,让人看不出半分假来。

    “也是,这个破地方,咋会说官话,那咋办?你们说的爷也听不明白,写又不能写,存心为难爷。”那汉子一时也没有办法。

    “哥,你家先生不是认字吗?要不去找你先生写?还有程老爷,他是举人,也能写,我们去找他?”墨兰低声的说着自己的意见。

    “你们可别给爷打歪主意,想找人求救是吧?没门,你们一个也别想出去。爷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那为首的汉子听了墨兰的话一瞪眼,他是不放他们出去。

    “那咋办?要不几位爷先回去,晚上我们去找我哥的先生偷偷的写了方子,明个几位爷再来拿,这样几位爷就不用担心我们去报信了。再说几位爷背后的靠山这样厉害,俺们哪敢去给人报信啊,俺们还想要命呢。”墨兰怯生生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