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一百六十章 月信

第一百六十章 月信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二十五,墨家就把炕上的被单和炕单都拿出来洗了一遍,洗完被单,又洗衣裳,过年都讲究干净,不能埋里埋汰的过年。不然家里来个人啥的看着家里埋汰,就得笑话这家所有的女人,往后这家的闺女都不好找婆家。

    洗完了衣裳,又开始除尘,家里里里外外全打扫干净。窗户纸也换了新的,全又糊了一遍。

    “哥,哥,这纸我都裁好了,你快来写对子啊。”墨兰欢快的喊着二郎。家里该贴对子了,得赶紧写出来。

    二郎本来正和墨长海在讨论着诗书,听得墨兰喊,二人笑了笑走了过来。

    “姐,我也要写。”小三郎拉了拉墨兰的衣角,有些脸红的说着,他也会写不少的字了。这要过年了,他也想写对子。

    “好,好,三儿也写,你哥写对子,三儿也写一个。”墨兰摸着小三儿的脸,看着他那不好意思的模样,笑的开心。自己的这个弟弟还真是单纯。

    “大伯,您也来写个吧,您字好,写出来好看。”二郎让着墨长海。其实说起来,墨家的男人都是识字的。也都能提笔。不过字最好的还是墨长海。

    “都写,一人写一个,还有爹也来。咱不管字好坏,图个热闹,喜庆。”墨兰喊着众人一起上手。

    就这样,众人都开始写了起来,对子都是吉利话,什么又是一年春来到,家家户户福气多。什么年到福到好事多,千家万户享安乐,等等,横批则是:金榜题名,恭喜发财,迎春纳福一类的。

    另外还写了身体康健,这个是要贴在炕边的墙上的,每个炕的墙上都要贴。

    粮仓里贴了五谷丰登。猪圈里贴了六畜兴旺。门口贴了出门见喜。院内贴了抬头见喜。另外还有不少大大的福字。

    墨兰他们到处刷着浆糊,浆糊其实就是用面熬的稠稀饭,凉了当浆子用,往墙上抹一点,就可以把东西粘上去,糊鞋底子也是用的这个。

    众人一起动手贴着,笑着,闹着,充满了欢喜。最后一个福字,让墨兰倒贴了上去。

    墨兰看着疑惑不解的众人,莞尔一笑说道:“福到(倒)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过来,都哈哈笑了起来,连说墨兰是个鬼精灵。

    又是一年啊,过了这个年,自己就十三了,在这里十三就是大姑娘了,甚至连嫁人的都有了,真是不同的年代,不同的人生待遇啊。

    墨兰感叹完后回了屋,她是要去找墨梅,姐姐现在越发秀气了,整天没事就绣啊绣啊的绣着自己的嫁妆,也不嫌累的慌。

    今个是年三十,都在忙着饭,自己可不能让她再绣了,得歇息两天。

    墨兰进了屋,墨看梅在炕上坐着,针线筐放在了一边,她正脸色苍白的捂着肚子。

    “姐,你咋了?肚子疼吗?可是吃坏了东西?”墨兰急忙上前扶住了墨梅,关切的问着。

    墨梅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到底咋了?快说啊,要不我去给你请个大夫?”墨兰心里着急,说完就要起身。

    “不要。”墨梅急忙伸手拉住了妹妹,不让她去。

    “那你快说啊。”墨兰连声催促着。这要过年了,姐要是病了,可咋过这个年?

    “我,我,我。”墨梅连我了三声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脸反倒是红了起来。

    “你什么啊,难道说。你有了。不能啊,那是,你来事了?”墨兰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这个姐姐怕是亲戚来了。说起来,自己还没有来过呢,姐姐她这是第几次?

    “我,我也不懂,上茅厕的时间发现有血,兰儿,我有些怕,我,我也不敢说。我见过娘和伯娘流血,可我不敢去问。”墨梅的声音很低,有些慌乱,她这是第一次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才来?那你可用东西垫着了?”墨兰悄声问着姐姐。

    墨梅脸红的摇了下头。

    “快,姐,你快点缝个袋子,这么大,三面缝起来,留着一个口子,我给你装东西垫。”墨兰和姐姐比划着,让她缝个布袋垫。

    她边说自己也动了手,多准备一个,好替换,墨梅也忍着难受缝了起来。

    “兰儿,我用娘的不行吗?”墨梅问着,她见娘也有这个布袋,伯娘也有,自己先用用,然后还回去不行吗?

    “不行,姐,这个东西必须只能自己用自己的。不然会生病的。”墨兰没有办法跟姐姐讲生理卫生,传染啥的。

    这个时代,女人都不懂这些,她记得刚来的时间,伯娘和娘就两个布袋,里面装的是破布头,有时间来不及洗换,她们就用布头,布头有时间还舍不得用,就直接用苞米叶子垫进去,墨兰想想都可怕,苞米叶子啊,那得多刺人啊。这样也容易得病。听说用苞米叶子的还很多。她想想都打冷战。

    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以后,刘氏和邱氏的布袋也多了,里面除了装布头,也装草木灰,草木灰是消炎的,装的不是没有道理。墨兰让她们装棉huā,她们不肯,棉huā脏了没有办法洗,太浪费了,不像布可以洗。把里面的草木灰冲干净了,布还可以在用。

    想完这些,墨兰又想到自己以后,她不敢往下想了,到啥前说啥话,来的时间在说吧。

    墨梅手脚快,先缝好了,墨兰找了棉huā给塞了进去,然后让她把口子缝两针。

    “兰兰,娘说不用棉huā,太浪费了。用灰吧。”墨梅也有些舍不得。这要是弄脏了,她可咋好意思啊。

    “没事,姐。这个先用棉huā,你在缝几个,装棉huā装灰啥的都中,姐,你别嫌麻烦,要经常换,晚上找个没人的屋子要用温水洗一下。你别不好意思,别凉着,别吃凉东西,我等会让娘给你煮红糖水喝。”墨兰轻声的教着自己的姐姐。

    “别说,多不好意思啊,你咋啥都懂?”墨梅的脸很红,这个妹子啥都说,她都快羞死了。

    “你怕啥?我是你亲妹子,快,你赶紧换上吧,一会别炕上也弄埋汰了。”墨兰心说我都经历过好多年了,我当然懂。

    “你出去,我,我要换上。”墨梅的脸像块红布,这妹子在,她咋能好意思换。

    墨兰忍不住的好笑。这姐姐是害羞,自己在,她不好意思啊。得了,自己还是出去吧。

    墨兰起身出来了,关好了门,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外等着。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墨梅抱着一堆衣裤往外走,看样子是要去洗。

    “给我,我给你洗去。你不能沾凉水。”墨兰急忙上前去接衣裤。

    “别,太埋汰,我自己洗。”墨梅一脸的不好意思。

    “和我外道啥,等我往后来的时间,你给我洗就是了。”墨兰夺过了衣裤,和姐姐说道着。

    “谢谢兰,放心,往后姐肯定给你洗。”墨梅眼圈红了,那么埋汰的东西,妹子一点也不嫌弃,肯给她洗,她心里真是太感动了。

    “你快回屋躺着去吧,这几天啥都别做。好好歇着,有啥要做的你就找我。”墨兰把姐姐给推回了屋,怕她冻着。

    “兰,这么冷,你咋还洗上衣裳了?头两天不是才洗过吗?”邱氏往外倒水的时间,发现闺女正蹲在缸边洗衣裳。

    外头这么冷,她的手和脸冻的通红,自己看的揪心,怪不得刚才她进灶屋端热水,说是要用点水,原来是跑这里洗衣裳,她咋不进灶屋去呢?再说自己也能帮她洗啊。

    “娘,我姐来月信了,这是她刚换下来的,她不好意思说,我怕她凉着,就想给她洗了,大家伙都在灶屋,我怕问起来,姐她害羞。所以跑这来洗,过会你给姐弄碗红糖水吧。”墨兰轻声对邱氏解释着。

    “啊?梅儿来了啊,我得赶紧去看看,得给她弄个布袋。我这还啥都没有给她说呢,衣裳你别洗了,等下娘来洗。”邱氏说完急忙要走。

    “娘,你别刻意去啊。你这样去,我姐多不好意思,她布袋弄好了,你等会给我姐端红糖水的时间在问吧。”墨兰急忙拉住了邱氏,不让她去。

    “中,这女人来了月信要注意的可多,你还小,你不懂,等你长大了娘和你说,我先去弄红糖水。这衣裳你快别洗了,看这手冻的。放着,一会我来洗。”邱氏拉着墨兰不让她洗,把她拉进了灶屋暖和,她自己又忙了起来。

    煮好了红糖姜水,邱氏给墨梅端了过去,看着坐在炕上,脸羞的通红的闺女,邱氏心里是既欢喜又有些酸酸的。

    闺女来了月信,这说明她长大了,能结婚生子了,她替闺女高兴,可孩子大了,她也老了。闺女快该出门子了,她就是婆家的人了。到时间有她自己的日子要过,就不在是自己羽翼底下的小雏鸟了。

    “梅儿,肚子疼不?来,把这红糖姜水喝了,娘和你说……”邱氏轻声的教着闺女一些私密。

    墨梅一边喝着红糖姜水一边轻轻的点头。她得把娘说的都记在心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