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怒打二房的女人

第一百九十七章 怒打二房的女人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郎中给三人把过了脉,他的说法和陈郎中差不多,情况危险。陈郎中给用的药也对症,不过他还是开了药方,因为陈郎中这里的药不全,有些好药材,他这里是没有的,但自己不一样,自己被薛五公子逼着带了很多好药材。

    开好了药方,陈郎中开了一眼,又看了镇子上大夫带来的药,他长出了口气,这位老哥带的都是好药,有这些药,全大哥和兰兰性命无忧,不过金兄弟还是危险,能不能熬过这关,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五哥不是昨天就出门了吗?啥时间回来的?可曾回过府?”薛凌云看着目不转睛盯着墨兰的薛凌风问道。

    “七弟。这是怎么回事?”薛凌风没有答他的问题反而问薛凌云事情的经过。

    “五哥都不知道,我又哪里会知道,我今日无事,想来看看兰兰,哪知道她不在家,我就去找了找,刚好碰到就救了她。”薛凌云眼神闪了闪说的很轻巧。

    薛凌风还没有再答话,墨兰突然喊了起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打爷爷,不要杀他们。”

    众人急忙围了过去,嘴里相互的喊着:“兰兰。”

    然而墨兰并没有睁开眼睛,她没有清醒,只是发了噩梦。

    薛凌风眼内寒气涌现,好可恶,竟然这样对兰兰,兰兰一定是遭受了极大的惊吓,对方这是要他们的命吗?那两个老人家伤成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熬好了,众人又开始给三人灌药。

    “爷。有个妇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让我抓了过来。”薛凌风的随从进屋来禀告。

    薛凌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墨兰身上,哪还有心思管什么妇人。

    随从打了个寒战,爷的眼光太冷了,自己还是不要惹他了,他转过了身,正要退下去。

    门外却传来了一道极度不满的女高声:“你们抓俺干啥?俺又没有做啥坏事。俺只是看看俺男人和俺公爹在不?干啥抓俺?”

    “带进来。”薛凌风冷冷的吩咐了一句。

    随从心中暗恨这妇人没有眼色,他不敢怠慢,急忙把人带了进来。

    王氏看了眼,是崔氏,她怎么来了?让薛凌风的人抓来了?这事是墨长生引起的,她定然知道些什么。

    王氏丢下了手里的帕子,快步走上前去,看着被压着的崔氏,二话不说,左右开弓,先扇了崔氏几个耳刮子。

    崔氏被打的嗷嗷直叫唤,无奈她的双手被压着,反抗不得。

    “死老太婆,我又没惹你,你打我做啥?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崔氏不服气的喊着。

    “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氏又甩了崔氏一巴掌,厉声问着她。

    “我,我不知道。”崔氏的眼神有些躲闪,嘴里却说着不知道。

    薛凌风没有等王氏再开口,一脚踢翻了崔氏,对随从说道:“打到她说为止。”

    王氏看着不断被小厮打的崔氏,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觉得打轻了。

    “别打了,我说,我说。”崔氏受不住疼,把她知道的说了出来。

    “俺当家的欠了赌坊银子,赌坊要拿让他拿个墨家铺子的闺女抵债,他们商量好了,说初二都去走亲戚,这边家里没啥人,设了个圈套,让爹来喊人,并打算骗大伯和墨梅那丫头上山的,他们在那里等着,然后把人带走。

    我也不知道为啥墨兰今个没有去走亲戚,她咋跟着去上山了?这些我都不知道啊。我只是在家等的着急,看到了现在爹和当家的也没有回来,就想着过来看看,至于后来发生啥事了,我是真不知道啊。这真不关我的事啊。”崔氏说完还不断的叫唤着,先头被打疼了。

    “你爹知道长生的主意不?”王氏又问了句。

    “爹不知道,要是被他知道了,定是不成的。长生知道爹心里向着这边,所以才诓爹说套着了野猪,这样的话,爹的心里想着你家铺子,必定来喊,他又说还有两只狍子,这样就得多去个人,想诓墨梅去,然后,然后……”崔氏说道这里,不往下说了。

    “打。”王氏狠狠的喊了声。

    “别打,我说。”崔氏看着又要动手的薛家小厮,急忙又道:“本来是想把墨梅骗去,对方说姑娘才好卖价钱,才好套话,套完话后调教一番也能给他们赚大钱。他们准备把墨梅卖进青楼。”

    “你们不怕这事漏出了口风吗?不怕追查吗?”王氏又问着。

    “对方说,跟去的人他们会解决掉,这样没有了活口,把尸体往山上一扔,死无对证,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长生回来,就说人被野猪或者啥动物给吃了。这样就没有人追查了。”崔氏给王氏解释的清楚。

    “那你爹呢?他也不说?还是你们准备把他也灭口了?”王氏的眼内要喷出火来了,这两人好狠的心。

    “长生说,爹要是听话,就留爹一命,要是他心里只有这边,那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这个当爹的不向着我们呢。这都是长生的主意啊,跟我没有关系,你们就放过我吧。”崔氏说完不住的磕起头来。

    “那畜生他可回过家?”王氏踹了崔氏一脚,又问道。

    “没有,一直没有回来,就是因为他没有回来,我才心里担心过来看看,我真不知道发生啥事了啊。”崔氏很老实,问啥说啥,希望这边能放过她。不找她的麻烦。

    “这又吵吵啥呢?一天到晚的欺负我们二房,看我们二房没有人是吧?我和你们说,程家是我们的亲家,我们不是没人。”一道不满的话音一落,冯氏走了进来。

    她拍打着身上的雪,看着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媳妇,皱起了眉头。这又是因为啥?媳妇咋被打成这样?这大房也太不讲理了吧!

    王氏阴狠的看着冯氏,她动作迅速的上前给了冯氏两巴掌,这两巴掌打的极重。把冯氏的嘴角打出了血,也打蒙了冯氏。

    冯氏觉得眼冒金星,她心里一时反应不过来了,这老婆子是咋了?咋打了自己?为什么呢?

    “看着她们,不许她们出门,要是她们叫唤,就打到她们闭嘴。”王氏并不理会冯氏,对两个小厮吩咐一声,转身进了里屋。

    小厮点了点头,看着王氏的做派,他心里直抽气,想不到这老太太还挺有气势的。

    冯氏看王氏走了,她不干了,张嘴吵吵起来,小厮二话不说,冲冯氏挥开了拳头,直打到她不敢吭声为止。

    崔氏看婆婆也挨了打,心里暗赞自己聪明,婆婆来后,她一声没吭,不吭声,小厮就不打她,她可不想再受皮肉之苦了。

    此时炕上的三人还是昏迷不醒。两个郎中也直搓手,这墨兰和墨全虽然没有了生命的危险,可啥时间能醒,他们也说不出来。墨金这边更危险,怕是会熬不过去。

    昏迷中的墨兰觉得浑身像火烧,可她又冷的厉害,头疼不说,身上也像被人暴打了一顿一样,难受的紧,脑瓜仁疼,什么也想不进去。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她就知道,她难受的厉害。

    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眼前迷迷蒙蒙的看不清楚。

    “丫头,兰兰,兰丫头。”

    不断有人喊着自己,听声音有男有女,是谁?声音里充满了关切与焦急,她觉得很熟悉,可她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努力了半天,眼也没有睁开,她又沉沉的睡去。

    两个郎中又给墨兰把了脉,“别急,兰兰这病发出来就好了。估摸到了明个她就能醒过来了。倒是金兄弟,他怕是要挺不过去这关了。”陈郎中说的有些沉重。

    王氏看了看墨金,他的脸如金纸,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他要不行了吗?虽然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引起的,可他的出发点没有错,况且他是个不知情的,他伤成这样,怕是和当家的还有兰兰一起反抗坏人才伤的,也算是帮了自家,自己不希望他死。可如何救他呢?

    “来喜,我让你回府取的山参可带来了?”薛凌风喊着自己的小厮。看王氏的表情,他知道对方不希望这人死,所以他才出声。

    “带来了,爷。”来喜急忙从怀里拿出了山参,双手捧着。

    “我当家的咋了?让我看看吧,这是咋回事啊?”冯氏在外面焦急的喊着。

    “打。”王氏冲外面高喊了一声。

    片刻后冯氏又没有了声音。

    “可能用它吊命?”薛凌风问着两位郎中。

    “能。”两人答了声,接过了山参,切了片给墨金含住了。希望这山参能把墨金的命拉回来。

    外面的天快暗了,走亲戚的人该回来了,墨长海扶着刘氏进了家门。

    二人本来脸上带着微笑,这次回娘家还算不错,刘氏的妹子虽然说话还是不大中听,可比以前好多了,刘氏的父母也很高兴,本来想留二人吃过晚饭在回来的,可二人怕家里忙,还是赶了回来,可刚一进院子二人就察觉到了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