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二百四十章 前后反差

第二百四十章 前后反差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必了,我们不是来吃茶的,再说这茶杯金贵,我们用不起,免得又被人讹上了。”秦国忠冷哼了一声。

    “大人说的什么?兰兰不懂,不过大人放心,这茶杯是我们自家的,不贵重,可劲摔也没事。”墨兰佯装不明白秦国忠的怒气,笑着道。

    “哎呦,这闺女说的是啥话,合着我们就是那不讲理的人家,到你家摔杯子来了啊。你不怕摔,我们还怕用劲胳膊疼呢。”姜氏脸上的笑很虚假,用话刺着墨兰。

    墨兰微微一笑,并不在意,退后了几步。

    “不知道这次来有啥事?”墨长河看闺女退后,他出了声,他连称呼都免了。可见心里多不满意。

    “我们是来见薛家公子的,说说这杯子的事。既然杯子真是薛家公子的,我们愿意赔钱,想见薛家公子一面,说说这价格。”秦国忠开口说道,先前薛管事去了陈家,见了他,讨要一千两的银子,说自己把他公子的杯子摔了,得赔偿口气的他胡子直翘翘,头午那丫头才说那杯子值五十两,下晌来要一千两,这不是明摆着讹人吗?这怕是薛家用银子来难为他,好让他答应陈轩和墨梅的婚事,没门!

    “是这事啊,薛公子已经把这事交代给我办了,大人什么时间给银子?”墨兰淡然一笑,问着。

    “可否让我见薛公子一面?这银子不能你红口白牙说了算吧?”秦国忠气的胸口直起伏,这丫头真会讹人。他心里怒气直往上窜,但他强制压着。

    老侯爷在屋内看了薛家两兄弟一眼,外面这个声音很熟悉,是谁呢?怎么又和薛家扯上关系了?

    “真是对不住了,大人,薛家公子留下话。说只要银子不见人。大人还是下次在见吧。”墨兰对秦国忠道了歉。

    “丫头,别太过了,你们不就是用银子逼迫让我答应轩儿和你姐的婚事吗?我告诉你,这事没得商量,要不就让你姐做妾要不就退亲,别以为我们拿不起一千两银子就得屈服。老夫就是不应,你能奈何!”秦国忠眼内寒光闪过,盯着墨兰。

    “大人说笑了,这杯子是薛家的,要银子的也是薛家。和我姐的婚事没有关系,大人同意不同意的是大人的事。轩哥他应就行。”墨兰淡淡一笑。相比秦国忠的一脸怒气,墨兰显得很淡然。

    “我应。我娶梅儿。”陈轩站出来表了态度。他可是知道在墨家,墨兰很多时间说话是有分量的。所以墨兰说,他就及时表态。

    “你,你个兔崽子。”秦国忠恨陈轩拆了他的台,抓起了茶杯又向他扔去。反正这次是普通的杯子。他不怕赔钱。

    “啪”碎地的响声传来,老侯爷坐不住了,他要出去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要他妹子的孙女做妾。

    王氏拉紧了他的手,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

    “丫头,直说吧,一千两是天价。我们不会出的。你姐也不能进陈家做妻,为了表示我们对薛家的尊重,我有个法子,算是赔偿了。你们觉得如何?”秦国忠摔完了杯子,心里觉得气出了点。又沉稳下来对墨兰说着。

    “什么法子?大人说说。”墨兰不慌不忙,任他开口。

    “我看你长相也算不错。虽不算知礼,可颜色好,我给你说门好亲事,京城我有个老友,他膝下有一子。死了发妻,家里是书香门第,我把你说于他,虽然说是个续弦,可以他的家世,肯娶你,也是你的造化,你家也算是烧了高香了。总比你将来嫁个泥巴腿子强。怎样?”秦国忠说完一副施了大恩的模样,想让墨家感激他。他们盯着轩儿不放,不就是想图荣华富贵吗?自己说的这家真的不错,想来她是肯嫁的。

    墨长河刚要发火,墨兰冲他使了个眼色,他又坐了回去。脸沉的厉害,嘴里直呼热气,显然气的不轻。

    “不知大人说的这个老友的独子,今年多大的年纪?是做什么的呢?”墨兰也不气,相反脸上还带着微笑。

    “老友的独子今年三十有八,原配留下了二子一女,家里有四房妾室,嫁过去你就是正妻,虽说他脾气不大好,也大了你些,不过以你的家世,不可能找到比他更好的人家了,他也会帮衬你的娘家,这事若成了,杯子的事就一笔勾销。如何?”秦国忠等着墨兰同意,虽然说这家的门第低,可这个丫头长的好,那老爷的儿子是个贪色的,应该会应下。

    “是啊,姑娘仔细想想,人大些才会疼人,虽说他妾室不少,可姑娘不用怕,她们都越不过你去,过两年姑娘再替他生个一儿半女的,也就能立足脚了,咋也比你在这穷山窝找个庄稼汉子,天天下地强。”姜氏也劝着,希望墨兰能应下。这样他们不但不用给薛家杯子钱,也可以解决了墨梅的事。真是一举两得。

    “我真得感谢大人给我找了门这样好的婚事,那我姐呢?”墨兰眼内寒光一闪,笑的开怀,秦国忠,此时你越强悍,一会你越惨。

    “你姐就别想了,轩儿的婚事已经定下,她只能做妾。”秦国忠很强硬,并不改口。

    “不知对方是哪家的小姐,竟然让大人这样推崇?大人说说,也让我们明白明白。看我家究竟差哪了?”墨兰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哼,你个黄毛丫头,给你说了你也不知道。”秦国忠哼了一声。抬高了下巴,不理会墨兰。

    “姥爷,既然人家想知道,那我就给她说说,也好让他们死了这个心。”姜氏有些想显摆,接了话。看秦国忠点了头,她对墨兰道:“对方是咱们定远侯爷二弟家的孙女,虽然说是个庶出,可那也是正经的大家小姐。可不是你们这样的穷酸能比的。你姐和人家比起来,那可是云泥之别。还想越过人家做正头的娘子,做梦吧。”

    她的话不禁惊住了正屋内的墨长河,也惊了里屋人一跳。

    老侯爷的脸一下红了,他说外面的声音咋那么熟悉呢,原来是秦国忠,自己才安置了他,给他谋了个差事,他求了二弟家的庶出孙女说要替他外甥做媒,二弟应了,自己也没有说什么,可他现在竟然来妹子家显摆欺压,他的外甥与妹子家的孙女早就定了亲,他竟然要墨梅做妾,真是气煞人了。

    “我不会娶侯爷家的小姐,我只娶梅儿一个,舅父还是把这门亲退了吧,我不会应的。”

    随着这声话落,又是一个杯子碎地的声音,老侯爷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走了出去。

    王志和王明达也跟着走了出去。

    王氏愣了下,闹了半天,对方求的人竟然是二哥家的庶出孙女吗?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薛凌风和薛凌云眼内寒光直闪,对方竟然要让兰兰嫁一个死了原配的中年男子,还是个贪色的,秦国忠是吧?爷记住你了。在京城你往后别想安生了。

    秦国忠正在训陈轩,说是训陈轩,其实话里话外都是说给墨家听的,他看里面走出人来,并未立马住嘴,本以为是墨家的人,刚想训斥,他傻眼了,这不是侯爷祖孙三人吗?他不会是眼huā了吧,他们怎么会在墨家?

    看了眼呆愣了秦国忠,老侯爷冷冷一哼,秦国忠随着老侯爷这声冷哼,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侯爷并未理会他,越过他,在上位上坐了下来。

    秦国忠额头见汗,刚才自己发威,老侯爷就在里间,怕是全听到了,也不知道侯爷和墨家是什么关系。会不会责怪自己。

    王氏是最后出来的,老侯爷一见,忙说:“志儿,扶你姑母坐。”

    王志急忙上前扶住了王氏,把她扶到了坐位说,然后退到王氏的身后站好。

    秦国忠和姜氏脑子嗡的一声,傻眼了,这,这老太太是侯爷的妹子?这,这是真的吗?他们怎么不知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秦氏也有些傻眼,感情婶子竟然是侯爷的妹子吗?自己只知道她怕是出身不错,哪知道竟然会是侯爷的妹子,这事可咋解决?

    陈轩也愣了,不过他心内却很高兴,这下舅父不能在阻拦自己和梅儿成亲了吧。他可算如愿了,不用在抗争,就能和墨梅在一起了。

    “妹子,这是咋回事?”老侯爷看都没有看秦国忠一眼,问起了王氏。

    “哎。”王氏叹了口气:“是我们门第太低,赔不上和秦大人做亲戚,既然秦大人坚持,我又不能让孙女做妾,那亲不结也罢,另外我那兰丫头,不可能去给人做续弦,秦大人的好意心领了,留着给你自己的闺女吧。我们实在是高攀不起。”

    秦国忠和姜氏被说的满脸通红,可他们却不敢接嘴,此一时彼一时,他们现在是那弱的。别人说啥都只能听着。

    “好胆。”老侯爷拿起了桌上的茶杯砸了过去。秦国忠跪在那里连动都没敢动,此刻他的心里悔极了,早知道这家和侯爷有关联,他何苦闹这一出,真是吃饱撑的。

    PS:谢谢会飞猪猪爱上书送的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