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王明放的龌龊心思

第二百九十六章 王明放的龌龊心思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妹妹,既然妹妹不应,兄长也不强求了,是兄长没有这个福分。今日打扰了妹妹,兄长在这里给妹妹赔罪了。”六少爷王明放说完,冲墨兰抱了个长辑。

    墨兰眼内光芒一闪,六少爷王明放的态度突然变化,必有所图,他是为什么呢?墨兰心内起了防范。嘴上却客气的说道:“兄长客气了,兰兰承受不起。”

    王明放看了看左右,有些为难的说道:“妹妹,兄长在这里和你赔罪了,兄长有句话想和妹妹说,事关妹妹在府内的事。还请妹妹借一步说话。”

    墨兰装着没有看到他脸上的为难,言道:“兄长有话请说,兰兰洗耳恭听。”

    六少爷张了下嘴,颇为难的看了墨兰一样。墨兰一皱眉,他这是打了主意要自己和他单独相处?还是别了,自己没有傻到那样。在京城,在侯府,二夫人天天念叨,说名声,自己可不想这样被坏了名声。

    墨兰笑了一下,看着两边的下人说道:“兄长只管说就是了,这里都是妹妹信得过的,至于夏管事和崔妈妈,还有二夫人身边的妈妈和丫头应该也都是可以信任的,对吧?兄长。”

    王明放听了她的话眸光一闪,她不肯和自己独处,以为这样自己就拿她没有办法,自己这次就让她光明正大的失了名声,看她在自己面前还能硬的起来。

    “是,妹妹说的是,都是可以信的过的。那兄长就说了,还望妹妹不要怪兄长鲁莽。是这样……”六少爷王明放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向墨兰走去。

    墨兰脸上保持着微笑,像是在认真听着他说话,心内却冷笑,看他这个样子。说他没鬼,鬼也不会信的。

    他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呢?墨兰心内亮光一闪,大户人家的陪嫁丫头通常都是给姑爷做通房的,那夏雨是自己的丫头,莫非?他想拉近和自己的距离,然后让自己和他有碰触,他以为这样自己为了名声会嫁他,那时间夏雨也就跑不了了,真是好算盘啊。

    自己该如何呢?他如果抱自己,自己应该用膝盖狠狠的给他一下子。让他想起女人子孙根就疼,不过这个招数用了两次了。要不要换换呢?想到这里,墨兰脸上的笑更甜了。明媚的闪人的眼睛,她的脚却勾住了桌前的锦凳。

    六少爷边说边近前,他眼内没有别的,只看到他和墨兰越来越近,只看到墨兰脸上的笑越来越甜美。他觉得心内升起了一股邪火,若现在身边没人多好,说不定他就可以扑到这丫头了,她笑的太勾人了。

    一时间六少爷王明放脑子有些浆糊了,他知道他的心愿快要达成了。很近了,这距离够了。他马上就可以报到她了,温香软玉在怀,他觉得身体内血往上冲。他伸出了双臂,抱向了墨兰,可是,是什么东西在他脚下?他的小腿猛一受疼,一个不稳。身体往前扑去。

    扑的时间,六少爷王明放眼内还是只看到了墨兰。墨兰就在他的前面,要是能扑到她,自己也不算白忙活,把她压在身下更好,她更跑不了了。自己还可以趁人没过来偷香窃玉一把。

    看着六少爷王明放眼内闪着得意的光芒,墨兰冲他一笑,然后急速的一闪身,闪离了他的面前,在她和众人的惊呼中,六少爷倒地了,他倒下的时间,身子的一边还碰了下桌子,桌子一个倾斜,虽然没有倒下,可上面的茶杯却滚落了下来,碎在了地上。

    王明放惨叫了一声,这一下他是真的摔的不轻,身体和硬硬的地面来个接触。他的嘴唇也破了,是趴下的时间,被牙铬的,他哎呦着叫了起来。此刻他就只知道疼了,脑子里再也顾不上想那些花花事了。

    夏管事和崔婆子加上二夫人的丫鬟婆子急忙上前去搀扶起了王明放,崔婆子看他嘴出了血,急忙拿出了帕子替他捂了起来。

    王明放气恼的拿开了帕子,看了眼上面血,他眼内闪着火花,厉声道:“你,你竟然害我!”他这一摔不禁是疼更是颜面尽失,所以他现在看墨兰除了恨没有别的,刚才那些让他血脉喷张的事,他早没了念头。心内只想狠狠的报复墨兰,为自己找回面子。

    “兄长说的那里话!兰兰怎么害你了?是兄长自己过来的时间,没有看清楚脚下,才被凳子拌倒了,这也怪兰兰吗?”墨兰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答着。

    “你,你,若不是你,凳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我的脚下。定然是你害我的。”六少爷有些词穷,他也没有看清楚凳子是何时出现的,不过他觉得这事肯定是墨兰害他的。

    “兄长,这凳子一直都在,这每张桌子前定会有几张凳子,兄长不会不知道,是你自己没有看清,怎可往兰兰身上赖!”墨兰的脸上闪过了气愤,就像是被冤枉了一般。

    听她这样说,六少爷王明放倒真有些不大确定那凳子是本来就在还是墨兰故意放在那里的。看他不说话,扶着他的柳婆子,却眼神阴狠的看着墨兰道:“你只不过是寄住在侯爷的表小姐,六少爷乃是侯府直系的爷,如今你竟然伤了小少爷,夫人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的话一落,还没有等墨兰说话,就听得一句话语响起:“哦?怎么不放过我的孙女,说出来老身听听。”

    话落地,王氏在夏雨的搀扶下,从里间走了出来。

    六少爷王明放等人都愣了下,这老太太出来的时辰也太好了吧,正好听到别人威胁她的孙女,她出来,这还让别人怎么说。

    “你个死丫头,还不滚过来给六少爷磕头赔罪,都是你惹的祸,要不是因为你,六少爷怎么会受伤?你个贱蹄子,扫把星。”就在众人正因为王氏的出现而愣神的功夫,崔婆子已经指着夏雨开骂了。

    她的骂声倒是让墨兰愣住了,这,这也太让她想不到了,侯府的下人不都教过规矩的吗?可眼前这个叉腰怒骂的婆子和她们庄上的那些个泼妇有何分别?

    夏雨显然是被崔婆子骂习惯了,脸就是白了一下,她并没有理会崔婆子,而是看了墨兰一眼,她发现墨兰神色平静,眼内的目光却很冷,她明白了墨兰的意思。她垂手立在了王氏的身后,做一个大丫头该做的。

    看夏雨站在王氏的身后并不理会自己,崔婆子气的红了脸,冲她男人抱怨道:“看看吧,都是你惯的,惯的她这个贱蹄子看到爹娘连个礼都不见,我说的话她也当我是放屁。她眼内还有我这个娘吗?都是你养了这么个忤逆不孝的小贱人。”

    夏管事脸也沉的厉害,他一瞪眼,先是说了崔婆子一句:“当着六少爷呢,你别一口一个贱人,她就要是六少爷的人了,她再这样骂她,传出去不好听。”说完自己的婆娘后,他又冲夏雨喊道:“还傻愣着做啥!你娘的话你没听到,还不滚过来跪下!”

    夏雨被他这一喊,身体哆嗦了下,爹发了脾气,她心里有些怕,但更多的却是凄凉,娘去了后,爹对她就没有过好脸,娶了后娘更是作践她,不把她当闺女看。

    夏雨又看了看墨兰。小姐还是很沉稳,只是眼内的光更冷了,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多了份勇气,她站直了身子,高声道:“六少爷,爹,娘你们并未向老姑奶奶和小姐行礼。老姑奶奶和小姐是兰院的主子,等你们见过礼后,奴婢自会见礼。”

    她的话听得六少爷王明放几人都瞪大了眼睛,王明放因为受了辱,身上又疼,所以王氏出来的时间,他憋着气,并未见礼。而夏管事和崔婆子,柳婆子还有丫鬟,因为六少爷没有见礼,他们扶着六少爷,自然也有理由不用见礼了。

    现在夏雨这样开了口,他们要是再不见礼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王明放等人忍着怒气,对王氏施了一礼,王氏并没有叫起,可他们却自顾的起来了。

    “奴婢见过六少爷,六少爷安。”夏雨冲六少爷行了一礼,起了身,然后对着她的老子娘行了一礼。

    “死丫头,你爹让你跪下,你耳朵聋了啊。还不快滚过来跪下。”崔婆子看夏雨并没有跪下,又开始喊了起来。

    “白妈妈,夏雨,府内是什么礼数,不用我说吧,给我掌嘴。”王氏一直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此刻撂了手里的茶杯,眼内寒芒一扫,吩咐着二人。

    “是。老奴(奴婢)遵命。”白婆子和夏雨各自应了一声,然后相视了一眼,不再犹疑,一起往六少爷几人身前走来。

    “死丫头,我看你敢。我可是你娘,你敢动手,回去看我咋收拾你。”崔婆子一脸不屑的叫嚣着,从来都是她打骂这个丫头,她就是借那丫头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动自己。二夫人的丫鬟和婆子也在旁边看着好戏。

    啪啪啪,耳光声响了起来,白婆子打的是崔婆子,夏雨打的是二夫人身边的柳妈妈和那个大丫鬟。二人手下都不留情,用力的打了起来。

    PS:一更到,今天大封推,雪会努力码字更新的,亲们,多多支持吧,求的话说了很多,但还是说声,你们的支持,是对雪最大的鼓励,是雪码字的动力。祝亲们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