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事情始末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事情始末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晴儿不断反抗着,可她那里打的过邱氏,邱氏身体结实,又整日做活计,可比她厉害多了,没一会白晴儿就被邱氏踢倒了在地上。只剩挨打的份了。

    “呜呜呜,打死人了,墨家的婆婆这样毒打媳妇,还有天理吗?我要高官,我要告墨家毒打新媳妇。”白晴儿反抗不过,倒在地上哭了起来,嚷着要报官。

    这时间二郎走了进来,把手里写好的休书扔在了白晴儿的身上,道:“要报官是吗?行啊,那就什么脸面都别留,你拿上休书去告官,也让大家看看你这个被毒打的新媳妇犯了什么七出之条,也看看犯了盗窃之罪该如何判刑。”

    白晴儿听了二郎的话,定定的看着地上的那张纸,上面休书二字刺疼了她的眼睛,她检了起来看着,上面一条条写的清楚,把自己的过错都写了出来。

    这样的休书要是被人看到她白晴儿也不用做人了,口水都能把她淹死,她也不哭了,从地上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盯着二郎问道:“就凭妹妹的猜测你就要休了我?你们说我和钱玉儿有关系,你们有何证据?官老爷要人死也得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吧。就凭墨兰她红口白牙的就能诬赖我吗?你都不用听我的解释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武断。”

    二郎直视着她答道:“我要休你,不全是因为钱玉儿的事,上面我已经写的明白,你不尊长辈,闹的家里不和,还犯了盗窃,这些才是我休你的原因,此刻起你不再是我墨家的人了。你也不想听你所谓的解释。不想再听你的瞎话。”

    墨兰看白晴儿还要辩解,上前一步,看着白晴儿道:“你想要证据是吗?钱玉儿还没死呢,她只是被关了起来,你要证据也简单,明日我就让人把她带来,你们一见不就知道是不是认识了。”

    白晴儿听到墨兰的话蹬蹬退了两步,干姨竟然没死吗?自己很久没见过她了,还以为她被墨家联合薛家给害死了呢。她一定是在骗自己,他们这么恨干姨,怎么可能不害死她。

    “你胡说,明明她被你们家害死了。她怎么可能还活着?你们是杀人的凶手。她只不过是觉得墨家好,想给公公做妾,可你们就害了她,墨家都不是好人。”白晴儿冲墨兰大喊着。

    “这是承认了?事到如今你还顾虑什么?说说吧,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墨兰并没有大声,到她赖不了,二郎也对她彻底死了心,连休书都写了。所以不怕她再有何作为。

    “我凭啥要和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到处勾引男人的贱人,你也配和我说话?你都不知道被男人祸害了多少回了,你个破烂货。”白晴儿现在是啥也不怕了,反正二郎休书写了,事没了转圜的余地,她已经不是墨家的人了还顾及什么,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二郎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扇了白晴儿两个耳光,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打一个女子,本来如果是他和白晴儿的事,白晴儿再闹,他也不会动手的,可她竟然这样辱骂妹子,他如何忍得了。

    “你,你竟然打我?你有什么权利打我?我说她你心疼是不是?我就骂她,她是个贱人,她勾引男人,我看连你也被她迷了心窍。她要不是你妹子怕是你就得娶她吧?她是你妹子你也能娶啊,反正你们墨家什么破烂事没有过。还在乎多个乱伦吗?”白晴儿已经彻底没了理智,口无遮拦了,现在的她疯魔了一般,完全看不出原来那秀气的样子。

    “你才是破烂货,你是个下作的贱人。你是个没人要的小骚蹄子。你还赖在这做啥?你给我滚出去。别脏了我家的地儿,再不走我打死你个烂货。”邱氏上前打了白晴儿几下,然后使劲的往外拽她,想把她拽出去。

    墨全,王氏和墨长河全都黑了脸,本来白晴儿是个年轻的弱女子,先头还是二郎的媳妇,所以他们不参与,想着邱氏,二郎和墨兰出面就够了,可她现在这样骂墨兰,他们有些无法忍耐。

    “唉,作孽啊。这样无德行的女子也娶了进来,我们都瞎了眼啊。”墨全长叹了口气。

    墨长河脸色铁青,可他无法出手,对方要是个男子,他早上前打人了,可现在他只能干生气。

    二郎一脸愧疚的看着妹子,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喜欢错了人,因为他色迷心窍才害得妹子被这样骂。

    墨兰看了看兄长,摇了下头,示意他不要在意,反正她没少被骂过。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假话,任谁被骂都不能舒服了。

    王氏看着墨兰,冲她使了个眼色,墨兰会意,奶奶和她想到一处去了。

    “哥,白家你都熟悉吧,等会把她爹和她兄弟的情况和我说说,明天薛家的公子会过来。骂人算什么本事,把人收拾了才行。”墨兰大声和二郎说着。

    白晴儿正和邱氏撕巴着,她嘴里一直在咒骂着,就像个泼妇一般,显然是真的豁出去了,可她此刻听了墨兰的话,一下子静了下来,站着不动了,静止不动的她挨了邱氏好几下。

    她并没有还手,而是用力挣开了邱氏,急速的冲到了墨兰的身前。

    二郎一看,急忙护在了妹子的前面,不让白晴儿碰她。

    “你躲开,我不找你,墨兰,你给我出来,你刚才的话是啥意思。你要害我父亲和兄弟吗?你咋这狠的心。我爹和我兄弟都是无辜的,你不能对付他们。有狠的你都冲我来。”白晴儿隔着二郎冲墨兰喊着,墨兰轻轻的拉开了二郎,站到了白晴儿的对面,看着她说道:“你不是说我是个狠的吗?那我为何不能对付他们?你父亲兄弟无辜不无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嫁进墨家是别有用心。

    既然你不想我家过好日子,那我为何要让你过好日子?

    你闹得我家鸡犬不宁,那你家太安宁了是不是说不过去?

    还有我不信你父亲无辜,上次你父亲抓到二郎在你屋内怕就不是巧合吧?是事先设计好的吧?这里面若是没有他的帮助你自己成不了事。

    不想他们受牵连,那就把事说清楚,我也听听我们墨家是怎么对不起你,要让你处心积虑的嫁进来,祸害我们。”墨兰表情平静。打蛇打七寸。白晴儿虽然不好,可她确实很在乎她的父亲和兄弟,现在就得用他们要挟她。她得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白晴儿眼珠转着,她有心不信墨兰的话,可她想想钱玉儿的结果,想想薛家,她不得不信,薛家收拾她小小的白家不是绰绰有余吗?自己真是太冲动了,要是不撕破脸就好了,自己要是能沉得住气就好了,白晴儿心内暗自悔恨。

    “我说了出来,你能保证不对我父亲兄弟动手吗?”白晴儿开口谈起了条件。

    “不能,我不保证什么,等我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再说。”墨兰不应,她得知道了因果再说。

    墨家的众人都不出声了,静静的看着白晴儿,特别是二郎,他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白晴儿站了半晌没说话,她显然是在思考,过了会儿,她一咬牙,站定了身子,说道:“钱玉儿是我干姨,她和我娘是结拜的姐妹。”

    此话一出,墨家都一愣,竟然是这样的关系吗?不过钱玉儿应该比白晴儿的母亲小不少吧,她们怎么结拜呢?

    白晴儿看着墨家人虽然疑惑却并没有接自己的话,既然说了那就说清楚好了。

    想到这里,白晴儿继续说道:“八年前,干姨她在镇子上救了我兄弟,没让他被拐子拐走了,我们一家都很感激她,她虽然比我娘小了很多,可我娘因为感激还是认了她做妹子。不过这事很少人知道,只有我们一家和干姨知道内情。

    后来我娘去世,钱姨和我家就来往的少了,她守寡后更是少来我家。

    前年我在镇子上碰到了干姨,让她到家里坐,她很高兴的和我说她相中了一户人家,她要到这户人家中做妾。

    当时我很不在意。做妾有什么好的,干姨长的好,再嫁没啥问题的。我还劝了她。

    可干姨说我不懂,说这家的妻是个泼辣的,配不上这家的男人,她一定会得到这个男子的宠爱,迟早会当家做主的。

    当时我看她对这家很中意,就问了下,于是干姨和我说了墨家的一些情况。于是我也知道了墨家。

    后来干姨又来了一次,模样很凄惨,和我说她做妾的事不成了,说墨家的人都不是好的,他们太厉害了,她被逼了出来。

    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救了墨家的当家男人,有了肌肤之亲,可那男子因为妻凶悍却不敢要她,还说那家的来太太是个厉害的,不准儿子休妻纳妾,绝了她的路。

    干姨说墨兰是个恶鬼,说她心狠,什么坏事都做的出来,反正墨家没好人,你们都对不起干姨。

    干姨还说,她觉得墨家人要害她,她很害怕,再后来我就见不到干姨了,我偷偷的查了下,才知道她是被墨家和薛家害了。

    我很怕,可我也恨,干姨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她心地那么好,就因为看上了墨家的一个男人却落了个被害的结果,墨家不是好的,我恨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