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山田恋 > 第四百章 黄瓜柿子

第四百章 黄瓜柿子

作者:雪妖精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墨兰的面色平静,于真儿所说并不出她的意料。她那时间就觉得传出薛凌风休妻另娶肯定是他们查到了什么,而薛家要议和,可又担心薛凌风不和他们一伙,才用公公的性命要挟薛凌风,薛凌风无法,才只得答应下来,用缓兵之计应付对方。

    于真儿看墨兰表情无甚变化,又道:“薛五公子本来是不允的,可薛家下了狠心,若是薛五公子不允,他们会了结了薛三爷的性命,反正薛三爷在他们手里,他们也会在事发前和宫内的贵妃拼个鱼死网破,绝不会让贵妃和薛五公子得好。”

    “妹妹,我公公可曾被救了出来?”墨兰问着于真儿,只有公公被救了出来,薛凌风他们才能不束手束脚的,才能查清真相。而这才是她挂心的事。

    于真儿感叹于墨兰的镇定,答道:“开始时五公子应下了薛家的要求,要求见薛三爷,可薛家不肯,而薛三爷被关在何处,除了薛府最得信任的几人谁都不知道,十公子探不到,五公子和侯爷等人也一直没打探到。

    七公子去求过六公子,可六公子说他不知道,还劝七公子少管闲事,就连王夫人也不让七公子见。

    薛家要五公子写下休书,和薛蔓儿成亲当日才肯让薛三爷出面,而这期间,贵妃必须和辰妃联手扳倒皇后。

    五公子无法,只得应下,他总不能不管薛三爷的死活,反正皇后也一直想加害贵妃,以前有过,这次还是,贵妃宫内的huā红就是皇后搜宫的时间故意陷害贵妃的。

    就这样辰妃先找了圣上,无意间说出了在皇后宫内吃的茶有种怪味道,接着不少证据出,显示了皇后针对贵妃,嫉妒辰妃有孕的事。

    圣上探查之下,竟然发现皇后有很大的嫌疑,皇后身边的宫女招供说她见过皇后宫内有红huā,说皇后不喜贵妃和辰妃,骂她们狐媚惑主,想除去她们。

    又查出辰妃在皇后处吃了茶后,被太监生事,而去求见贵妃,因为是两宫的事,贵妃见了辰妃,从而才有了后面的事,而这个生事的太监招供是皇后收买了他。

    接着一桩桩,一件件都指向了皇后,是皇后先给辰妃吃了加了落胎药的茶,然后派人把她引向了贵妃宫内,让辰妃误以为她的龙胎是贵妃害的,又派人在搜贵妃宫内的时间故意放了红huā,陷害贵妃,从而要除去贵妃,还杀死了辰妃肚内的孩子,这样她去除了眼中钉,以后再慢慢对付辰妃。

    圣上是大怒,他知道皇后一直厌恶贵妃,以前就对付过贵妃,可自己念在结发之情,一直对她宽容,她就是无子,自己也不曾对她不好过,可她竟然残害皇家血脉,谋害后妃,实在是罪大恶极。

    圣上本想废后的,可不少朝臣上了奏本,说不能废后,圣上才没有下诏书,不过把皇后责令在宫内不得出宫,管理六宫的权利交给了贵妃,辰妃协助。

    皇后幽居,贵妃平反,地位更胜以前,辰妃也风光无限,薛家看似比以前更炙手可热,可这里面却有更大的暗潮。

    五公子派了很多人,可并没有见到薛三爷,就连贵妃下了诏令,想见父亲,接薛三爷进宫有事商议,都被薛六公子出面回了,说薛三爷得了病,怕见风,大夫吩咐过,若是见了风,怕是薛三爷性命难保。

    就是贵妃娘娘也不能不孝,总不能害父亲性命,派了御医,也没有见到薛三爷,说薛三爷现在无法见到生人,会加重病情。

    薛家以种种借口相拒,是铁了心不让薛三爷出面,眼见到了日子,大家还是没有打探到薛三爷在何处。

    无法五公子只能写了休书,选日子迎娶薛蔓儿,眼下只有这样才能见到薛三爷,才能救出他。”

    墨兰听到于真儿说到这里,挑了下眉毛,合着薛凌风真写了休书啊“那休书呢?”

    于真儿听墨兰这么一问,噗嗤笑道:“休书在来尙昌的路上被人掉了包,送到尙昌的只是白纸一张,想来总没有人拿张白纸说是休书,赶你离去吧。”

    墨兰微微笑了下,这事定是薛凌风派人做的,他是不会让自己见到休书的。

    “什么时间成亲?”墨兰又问了句。

    “就这几天,我之所以来,是因为薛家和侯爷府被盯死了,无法传信回来说〖真〗实的情况,也不能派人回来,会被人截杀。而我是大家商议后派我来的,一则薛府不会盯我,因为他们不会想到我会愿意来这里。

    二则我目标不明显,我换装离开后,我的丫鬟也替我按日子去酒楼,这样他们不会怀疑,而我则来了尙昌见你,把事情和你说明白,主要是五公子怕是忧心。怕你乱想,又无法传言,怕尙昌府内的人欺辱你,怕你有着身孕忧思过多,对身子不好。”于真儿把情况说了下。

    就这几天吗?成功不成功就是这几天啊,她不在乎薛凌风娶薛蔓儿,因为知道是假的,她也不在乎薛蔓儿以后如何,反正事情有因才有果,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必须为自己承担。

    她在乎的是薛凌风能不能救出公公,她期盼薛凌风救出公公,他们早日归来,那样她才能一家团聚,过自己的生活。

    “真儿,谢谢你,你千里奔波,这份心意让我心内真的过意不去。”墨兰真心的冲于真儿道谢。

    “姐姐和我客气做甚?姐姐若是真的想谢我,真儿有个要求,姐姐能满足真儿吗?”于真儿说完一脸期盼的看着墨兰。

    “你说。”

    “姐姐,我想尝尝五公子说的那个老婆饼,他说这样一说,你便会信我,姐姐果然信我,可是这个老婆饼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问五公子他不肯说,只说是吃的,姐姐可以做给真儿吃吗?”于真儿说的有些〖兴〗奋。

    又一个吃货吗?墨兰暗笑,不过这个老婆饼自己还真不会做啊。

    “真儿,这个老婆饼姐姐真做不了,不过真儿既然来了,可以吃别的吃食,姐姐可以做给你吃。保证你没有吃过哦。”墨兰笑着说道,她竟然挺喜欢于真儿的,看来以后她们做了妯娌的话,会合得来。

    “好啊,真儿好喜欢京城酒楼的吃食,看来真儿是来对了,我要有口福了。”于真儿一脸的〖兴〗奋,跟着墨兰和她回了悠然居。

    这下庄子更有闲话说了,墨家的墨兰竟然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回悠然居,有可能是奸夫,看来薛家公子休妻另娶的事不假了。看来墨兰肚子内的孩子真不是薛家的,墨兰快被赶出薛家了,等等。

    于真儿跟着墨兰到了悠然居,先去拜见了薛夫人,于真儿相当的恭敬,若是她将来嫁给薛凌云的话,那薛夫人就是她正经的婆婆,她如何能不恭敬。

    薛夫人对她也很和善,又听她把事情说了一遍,谢过了她千里来送信的情意,起码现在她们心内都有底了,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过后墨兰吩咐厨房给于真儿做了几个地道的农家菜,吃的于真儿直喊好吃。

    墨兰和薛夫人又带于真儿去看了她们种的菜,于真儿是什么都好奇,竟然心血来潮自己下地去摘菜。

    看着翠绿的黄瓜,于真儿无法下手,自己吃的时间觉得脆甜清香,可这架子上的黄瓜怎么这么多刺啊。

    她伸了手,还没有碰到黄瓜,就被黄瓜茎上的刺刺到了手,吓得她急忙缩了回去。

    无法她又去摘西红柿,西红柿每颗上都结了很多,有的还青还小,有的则微红,有的却已经成熟了,又大又红,看着让人喜欢。

    于真儿摘下了一个西红柿,又摘下了一个,她觉得好过瘾,好有意思,不断的摘了起来。

    墨兰在旁边拿起了一个柿子,用手擦了两下就放进嘴内啃了起来。

    于真儿看到了,急忙喊道:“姐姐,别吃,还没洗呢。”

    墨兰笑笑,道:“没啥,这东西不脏,我们常这样吃,很好吃呢,又沙又面,不信不尝尝。”

    于真儿稍微的犹豫了一下,然后拿起了西红柿使劲的在手上蹭着,蹭了半天她才放进嘴内咬了一口。

    “这样吃。”墨兰教着她,先在西红柿上面咬了个口子,然后开始吸里面的汤,哧溜一下吸进嘴内,甜甜的带一点点的酸,西红柿的子都进了嘴内,好吃极了。

    吸完后西红柿都差不多吸瘪了,然后在吃西红柿的肉,西红柿的肉很沙,是另一种味道,吃起来不一样。

    于真儿学着墨兰吃,她觉得不但好吃,还很好玩,一时间吃的不亦乐乎,弄的嘴角边上全是红红的汁液。她也不擦,拿袖子一抹嘴,看的旁边的丫鬟都捂嘴偷笑起来。

    墨兰则觉得她天真活泼,心思很纯净,心内对她好感更重。

    墨兰又领着于真儿来到了黄瓜架前。

    她伸手摘了根黄瓜,拿衣裳撸了上下面的刺,然后把黄瓜上的黄huā一掐,递给了于真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