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十章 东风吹 战鼓擂

第十章 东风吹 战鼓擂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娘在房里么?”有人在房门前问着。

    进来一位穿着青碧半臂襦裙,束着双鬟髻面目清秀的女娘,向着苏云笑盈盈道:“三娘。”

    小巧忙上前拜道:“四娘子。”

    苏云这才知道来的是苏家四娘子蕙娘,只是她与那个刁蛮霸道的五娘实在是不像一母同胞。她这么客气,苏云倒也不好太过失礼,起身笑道:“是蕙娘呀,进来坐。”

    四娘笑着打量了一番苏云:“三娘看着好了许多,前一回真是吓死我了!”她眉间微蹙,很是担忧的模样,“可不敢再胡闹了。”

    苏云猜她说的是寻死的事,笑了起来:“不会了,一时糊涂才会那样。”

    四娘叹了口气:“说来也是邹家的不是,三娘嫁过去一年,并无什么过错,怎么就被送回来了。”说着眼圈也红了,拿出手绢轻轻拭着泪。

    苏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模样,看着倒像四娘是那个被赶回来的弃妇,自己反倒一点也不难过。她咧着嘴,干笑道:“我无事的,四娘只管宽心。”

    四娘轻轻叹道:“原本出了这么大事,我早就该过来陪你说说话,劝一劝你,奈何这两日受了点风寒,身子不济事,所以到今日才来看你。”

    苏云顺着问了一句:“可好些了?”

    四娘笑着点头:“已经大好了。”她停了停,问道,“听说今日大嫂陪着你回邹家去了,可都说好了?”

    苏云摇了摇头:“邹大郎不在府里,邹老夫人身上不好,不曾见我们。”

    “邹大郎?”四娘有些吃惊,看着苏云,自己这位三姐对邹霖可是痴心一片,怎么会这么生分地称呼他。只是现在她更关心的是邹家的态度:“那么可还要再去?”

    苏云微微颔首:“自然是要再去的。”

    四娘眼神中暗藏着一丝恨意,又飞快掩去,她料到自己阿娘和两个嫂嫂想尽法子也会把苏云娘再送回邹家的。她向着苏云轻笑着道:“想来必有法子的,三娘不必着急。”

    苏云在心里苦笑,她当然不着急,她着急的是怎么让邹霖把休书和嫁妆一起给她。

    两姐妹说了一会子话,四娘才起身告辞走了。

    第二日王氏不情不愿地再带了苏云去邹家,一路过去,王氏的脸色比前一日更难看,气咻咻地道:“你但凡有点能耐,也不会叫邹家就这么赶了回来,还要我陪着你上门去丢人现眼。”

    苏云一副委屈怯懦的模样,低声道:“大嫂一会可还要进去?不如我自己去吧,也好不累了大嫂受气。”

    王氏眼前一亮,却是有几分不信任地看着她:“你可能说明白?邹家肯听你的?”

    苏云怯怯望了她一眼,道:“若是不成,再来说与大嫂知道。”

    王氏想了想,让她先去试探一番邹家的态度倒也无妨,也能省的自己一道去吃了冷眼和闭门羹,丢了脸面去。她不耐烦地摆摆手:“罢了,那便你先过去说一说,若是不成又再说。”

    苏云暗自窃喜,面上是半点不露,答应着。

    到了邹府门前,王氏只让苏云带着小巧下了车,却是叫着马车去了南市市坊置办衣料子去了。

    邹府门前看门的小童看着苏云走到跟前来,只觉得一头冷汗,这位被扫地出门的大奶奶怎么又来了,前一日好容易才打发走,他想起紫云的交代,不能叫她见到大郎,壮起胆子来,向苏云道:“郎君不在府上,大奶奶还是请回吧。”

    苏云可不像前一日那么好打发了,她向那小童冷笑道:“连马都还栓在那边,就敢瞒着我说不在,便是不在你还敢拦着我回府?!”她下来时,小巧就悄悄告诉她,邹大郎往日骑的朱骠马在拴马石上栓着,人肯定在府里。

    小童吓了一跳,这位大奶奶自嫁过来,就一直不曾管过事,府里上上下下也都当她不存在一样,都是听柳玉的差遣,哪里见过她这样板着脸发怒。登时他有些傻了,愣愣看着苏云,口中嗫嚅道:“不……不敢……”

    苏云带着小巧径直朝里面走去,那小童回过神来,想起柳玉的交代来,又匆忙上前拦阻:“大奶奶,郎君真的不在府上,不如你……你还是改日再来……”

    苏云回过脸,冷冷看了他一眼,看来这些下人都得了吩咐不让她见邹霖,除了柳玉再不会有别人,看来她已经在这府里一手遮天了!

    小巧此时壮起胆子,上前一把挡着看门小童,结结巴巴道:“你好大胆子,大奶奶……要回府,你也敢……也敢拦着!”

    小童此时已是心虚了,眼前这一位虽然在府里不得势,可是好歹也是明媒正娶的大奶奶,也不是他一个小僮仆开罪得起的,可是那边的玉娘子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要是叫玉娘子知道自己放了大奶奶进去,只怕也要揭了自己的皮去。

    他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为难的不行,只能眼睁睁看着苏云昂着头带着小巧进去了,他只得一溜烟快步进了府去,赶在苏云见到大郎之前,报与柳玉知道。

    小巧引着苏云一路去了前院书房,邹霖除了去乡院,往常都在书房里。一路上邹府的丫头仆从看见苏云带着小巧过来,俱是吃惊地瞪大眼睛,大概看见苏云那一脸阴冷的神色,却是没人敢来拦。

    到了书房门前,苏云不叫小巧上前,自己上去一把推开门,气势汹汹地进去了,她今天倒要见识见识这个负心的渣男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只见房中的桌案前坐着一位模样端正,清隽文雅的年轻男子,他手里持着一卷书卷,正抬头皱着眉头看向这边,不明白是谁这般大胆竟然敢闯到书房里来。

    苏云的身后此时传来一声厉喝:“苏云娘,你竟然厚颜无耻到自己回府来,难不成还想求郎君看在你可怜的份上再接你回来?”柳玉气急败坏,带着丫头仆妇大步朝着这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