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三十章 女屌丝对战官二代娘子

第三十章 女屌丝对战官二代娘子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记绸缎铺里,二楼围了不少人都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围着一匹缭绫料子的几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在抢一匹料子。

    最焦急的要数掌柜娘子,她知道这两边可都是不能得罪的人,尤其是眼前这位蛮不讲理的曹娘子,可是官户人家出身,不是她们这种寻常商户能开罪得起的。这么争执下去,只怕要惹来大麻烦,还要坏了生意。

    她实在没了法子,涎着脸拉着魏氏几个人到一旁,赔笑道:“秦二奶奶,你瞧这……那位是太学曹博士府上二娘子,可巧她也瞧上了那匹缭绫,这怕是……”她为难地搓搓手。

    原本魏氏冷了脸,打定主意要把这料子要过来,难得云娘瞧上一匹料子,还是那边不讲理,自然不能相让,只是听说那位是太学曹博士府上娘子,不由地愣住了。轩郎他们几个可不就是在曹博士开得私学书院里习课业,若是真开罪了这位娘子,岂不是……她有些犹豫了。

    二夫人却是一听就叫了起来:“是曹博士府上娘子,那可是彦郎几个的座师府上娘子,还是官户人家,哪里是我们开罪的起的,难不成还要跟她抢料子,快些送与她才是。”她已经按捺不住要上去巴结一番了。

    魏氏看了一眼云娘,却是有些为难,她不想委屈了云娘,可是又怕真的得罪了曹娘子,坏了轩郎、毅郎几个的课业前程。

    苏云听闻那个蛮横跋扈的女娘就是曹博士府上的,只得感叹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她轻笑着与魏氏道:“二表嫂,无妨的,那匹缭绫也不是什么十分稀罕之物,让给她也无妨。”大不了她另外挑一匹就是了。

    魏氏心里十分惭愧,她握着苏云的手低声道:“对不住,云娘,这料子……不如你再另外挑几匹好的,真是委屈你了。”她真心觉得愧疚,云娘第一回出来,就要因为她们受了委屈。

    苏云不在意地笑了笑,向掌柜娘子道:“那匹料子就让给曹娘子吧,我另外再挑选一匹就是了。”

    掌柜娘子忙不迭地道了谢,心里松了口气,对苏云也越发感激,要不是她肯相让,今日必然是要得罪了一边去了,若是惹恼了曹娘子,只怕生意也做不成。

    二夫人此时顾不得了,满脸堆笑上前去,与曹娘子道:“不知道是曹博士府上娘子,真是多有得罪,那匹料子娘子只管拿了去,一会子我来付了银钱就是了。”

    曹娘子斜着眼打量了一番上来示好的二夫人,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位夫人倒还知趣,那便有劳了。”她让丫头拿过那匹缭绫,得意地看了一眼苏云,大声道:“这料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有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的,就敢抢,真真是可笑!”满满是讥讽之意。

    二夫人忙应和着:“可不是,这匹缭绫花色极好,自然只有曹娘子能穿的好看,旁人是不用想的。”

    苏云只觉得这二夫人的脸皮真是非一般厚,曹娘子也十分可恶,她的脾气原本不愿受这种气,但是魏氏和秦府夹在中间实在为难,她只得忍了这气,似笑非笑地道:“说的也是,这匹缭绫最合适曹娘子,咱们还是另外挑一匹做裙子便是了。”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对那匹缭绫看也不看一眼,全然没放在眼里的意思。

    曹二娘原本还是一副得意的模样,觉得苏云这一群商户女眷都该如同二夫人一样对自己好好恭维一番,谁料苏云一番不在意地模样,似乎并不十分看重这匹自己抢来的缭绫,心里顿时气恼不已,却又无处撒气,只得一跺脚:“走,我可不屑与下贱商户女在此纠缠,没得丢了脸面去。”冷哼一声,昂着头一副高贵不屑与她们多话的样子。

    这下子连掌柜娘子的脸都黑了,旁边来赵记绸缎铺买料子的人也都有些指指点点,很是不忿,这西市可都是商户和平民百姓所居之处,自然来的大都是商户女眷,听得她如此轻贱商户人家,哪里能忍得住,虽然不敢上前与她作口舌之争,但还是会窃窃私语,很是气恼地责怪着这位官家娘子太过失礼。

    曹二娘不想惹来了众怒,更是气的咬牙,奈何围观的人众多,又不好再惹了众人,只能瞪着苏云,都是这贱户女害了她这般丢了脸面,谁料苏云一脸淡然并不理会她,众人又是指指点点说个不停,她只得怄着气恨恨带着丫头抱着料子快步出了铺面去。

    魏氏心里过意不去,低声与苏云道:“叫云娘受委屈了,实在是对不住。”

    苏云看着曹二娘一脸气恼地上了马车去了,哈哈一笑:“二表嫂说哪里话,不过是匹缭绫,哪里值当与她置气。”不就是个没家教的官二代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二夫人却是叹着气过来,脸色很是不好看地道:“云娘也不该,方才应该上去与曹娘子赔个礼,好叫她不再计较,这会子只怕她心里还是恼着呢。”

    苏云对于这种把自己脸伸过去给人打还一脸笑的人实在是无言以对,她转过身去翻捡料子,全当没听见。

    还是魏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低声与二夫人道:“二婶,今日这事也该是那位曹娘子不讲理,云娘已经把料子让给她了,不该再委屈了去。”二夫人没好气哼了一声,别开脸去不再说话。

    待到给郎君们挑选料子,二夫人一眼就看中一匹松花绿瑞锦软缎,摸着料子笑道:“就用这个给二郎和彦郎做上一套夏衣再合适不过。”

    苏云看着那匹料子只觉得一头黑线,无法想象秦二郎与彦郎两父子那副文弱有礼的人穿着这花花绿绿的一套袍子会是什么个囧样,恐怕真会叫人觉得这两个人是乡土气息浓重的暴发户。要不是知道二夫人真心觉得好,她一定认为是故意作弄他们。

    她深吸了口气,实在是忍不住道:“恐怕这匹软缎作袍子瞧着太花哨,不如用这匹,”她挑选出一匹石青色联珠软缎,“做袍子,那匹瑞锦就作束带,瞧着倒还妥当。”

    二夫人狐疑地接过来看了看,抬头看向掌柜娘子,这时候掌柜娘子早已看出这位小娘是真心会打点衣料,笑着连连点头:“娘子说的再合适也没有了,这匹软缎作衣袍也是十分挺括舒适的。”

    二夫人将信将疑地道:“那就……做一套吧,若是不合适我可不依,必然要另作的。”苏云连话都不想跟她说了。

    就这么折腾了大半天,几个女人才都满意地打道回了府,苏云却不是为了得了新衣服高兴,她方才在西市时,特意留心看了,整个市坊都是这种卖衣料和请裁衣娘子做衣裳的铺面,并没有成衣行,想来在盛唐这成衣制作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这倒是叫她很是期待,这么说她倒是可以大展拳脚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