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三十三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第三十三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氏抚着隆起的小腹,皱着眉,脸色有些不好看:“阿家要帮着云娘在西市开一家绸缎铺?”

    魏氏点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打听空置的铺面了,已经寻着了,阿家这就会着人去采购衣料,拨几个会打理的铺面的管事过去帮衬着。”

    何氏沉吟一会,终究忍不住开口道:“不是我吝啬,只是这开铺面不是小事,阿家是心痛云娘身世坎坷,想要帮着她谋一份家业,日后也好再嫁。只是这绸缎衣料铺可是从不曾打理过,云娘也从未抛头露面做过生意,若是盈利也就罢了,若是亏了难不成还要再填亏空?咱们府里虽说有些家财,可也都是公爹辛苦跑商赚回来的,轩郎与毅郎还在习课业,若是不能高中,还得指望着这点子家财,哪里经得起这么填进去?!”

    魏氏有些迟疑,她先前看大夫人的心思,是打定主要要帮着云娘开绸缎铺,她原本也是想着云娘身世坎坷,颇为赞同,如今听何氏一说,也很是有理,不禁犹豫起来。

    苏云带着小巧正进来,她听说魏氏打听到有空置的铺面,又惊又喜,这便过来了。她笑着与何氏、魏氏道:“两位表嫂安好。”

    何氏此时微微露了笑,向苏云道:“云娘来了,快坐下吧。”

    魏氏起身让了云娘坐下,这才坐下笑道:“前日你说起想要开个绸缎铺,我使了人去打听了,西市上正巧有一处铺面正要盘出去,是一开的二层铺面,用来做个绸缎铺倒是合适,只是比不得赵记那般大。”

    苏云听的欢喜,连连点头:“已经是极好了,有劳二表嫂了。”

    何氏这会子却是笑盈盈,打着团扇看着苏云:“阿家可是十分心痛云娘,这一处铺面在西市,盘下来说不得要花个二、三百金,还说要替云娘你把管事和衣料都给置办好,可是真心替云娘打算地周全。”她似笑非笑看着苏云,倒要瞧瞧这个云娘是真打算自己开绸缎铺,还是有意要让大夫人出钱帮衬。

    苏云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大夫人竟然打算帮自己都打点好,她先前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只当魏氏只是好心替自己打听了铺面的事,可不曾想到这个。何氏话里的语气她自然也听出来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大夫人为自己破费。

    “二表嫂,姨母要替我置办衣料和管事的?”苏云转头问魏氏。

    魏氏迟疑地点点头,大夫人原本不叫她说与苏云知道,谁料何氏却是直接说了,她也只好点头了。

    苏云笑了起来:“姨母一番心意,原本不该推辞,只是我也有些积蓄,这绸缎庄也是打算经营起来日后作安生立命所用,自然不该让姨母破费,还请两位表嫂说与姨母知晓,多谢她的美意了。”

    “我才来长安,人生地不熟的,二表嫂替我打听到了铺面的事,已是十分感激,别的有什么难处,我也会开口的,至于钱帛就不必了,我手里有些余钱,足够开个绸缎铺。”苏云微微笑着。

    何氏与魏氏不敢置信地对望了一眼,还是何氏先笑了起来:“云娘既然打定了主意,那也不好勉强,若有什么难处,可不能瞒着,不然就是拿我们当外人了。”她的语气亲近多了。

    苏云笑了笑,心里却是有些感慨,自己毕竟不是秦府的人,就算是大夫人是一番诚心,但是终究难免有人生出别的心思了,看样子还得早些把铺面打点起来,搬出去住才是正理。

    魏氏让人访到的铺面在西市东南角,原本是家肉铺,生意不景气,东家索性把铺子盘出去了,原本也没留下什么可用的物件,故而只要了二百金。苏云带着小巧去瞧过铺面,虽然位置稍微偏了些,但好歹也在西市,人来人往不愁没有生意。只是这铺面怕是要好好改装一下。

    拿到铺面契书,苏云便请魏氏帮她寻了几个工匠,把一楼铺面的双扇牗给卸了下来,扩大了窗户,改成了可以拆下来装上去的窗板,这样一来从门前经过的客人就能一眼看见铺面里摆放的东西,虽然在这一千多年前弄不出落地橱窗,但这个法子总是可行的。

    衣架和模特的事叫苏云有些伤脑筋,这些工匠只会做橱柜和平常的架子,要让他们刨个模特出来只怕是很难,苏云想了很久,忽然想起西市街上那个耍傀儡戏卖艺的百戏伶人,寻到了会做傀儡子的巧匠,订了十个放大版的木偶,权当模特了。

    至于管事的人,却叫她犯了难,这初来乍到的却要上哪去找信得过又合适的人选?

    小巧见她一副愁眉不展,支着腮帮子长吁短叹地,笑着道:“说来倒是有个人选,绿柳不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又是个能干伶俐的,倒不如让她过去帮着管事,再去买几个人便是了。”

    苏云眼前大亮,先前她叫小巧悄悄使了银钱,把奄奄一息的绿柳送去看了郎中,让她好生养着,到底是年轻底子好,不到几日就渐渐好了,只是还不曾寻到地方安置她,如今让她去铺面里管事倒是一举两得了。

    这么一来,也算是万事俱备了,只差最重要的采购衣料的事了,这个倒是苏云最不愁的,她不比别的绸缎庄,是靠卖衣料为盈利的,她要开的是成衣行,真正赚钱的是制作和手工费,原料大可以在别的绸缎铺里买,想来还可以与绸缎庄压压价,做个长期买卖。

    她把这些都盘算好了,长长吐出一口气,正要叫小巧去知会绿柳时,却听外边有人问:“云娘在房里吗?”二夫人满脸是笑打了帘子进来。

    苏云一愣,这往日没个好脸,从不来往的二夫人今日如何会上门了?她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