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居然是邹霖!苏云真的很想掉头就走,她大老远来到长安,就是为了离邹家远一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开始全新的生活,不想再跟这个“前夫”有什么瓜葛,谁想到他竟然也在长安,更是好巧不巧遇见了!

    “云娘,你怎么也会来了长安?!”邹霖一脸惊讶,扫视着苏云,道。

    他正挡在自己跟前,躲是躲不掉了,苏云只得抬头看着他:“邹大郎有什么事么?”尽量让自己语气平和,不表现出厌烦来。

    邹霖却很是吃了一惊,苏云娘越来越不像从前了,看她现在这种平淡从容,不卑不亢地直视自己的模样,让他觉得很陌生,又很想知晓她心里究竟打得什么主意。只是为何会在长安见到她?莫非是她知道自己来了长安,才又追了过来,先前的和离不过是欲擒故纵?

    他正胡思乱想着,远远地听见娇娇的唤声:“郎君,可买到了私婢了?”是柳玉,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柳玉一边打着团扇,一边娇弱地走了过来,长安虽好,可是这五月里的日头毒地叫人睁不开眼,要不是新买的宅院了短了人伺候,要买几个丫头,她放心不下,怕买进来的是模样太出挑的,才不得不跟了来这混杂的官市上。

    才走到跟前,她一眼看见邹霖跟前站着的一脸无奈的苏云,登时瞪大眼惊叫起来:“苏云娘!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尖锐刺耳,全然没有先前那娇弱的模样,把旁边买奴婢的人都招了过来,不住打量着这一男二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云很想知道今天出门是不是该翻翻黄历,是不是犯了太岁了,怎么会到官市上买几个丫头都会碰见这一对极品,自己都躲到长安了,还能碰见,果然是有缘千里来相见!

    她冲着柳玉咧咧嘴:“那么我便告辞了,不打搅二位的雅兴了。”大不了明天再来买,离这对极品还是越远越好。

    “你给我站住!”柳玉已经气疯了,好不容易让邹霖把苏云娘赶了回去,又到了长安来了,谁知道这个贱人还是不要脸皮地跟来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纠缠不休,她今天若是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贱人,她就不姓柳!

    “你果然是不要脸皮了,居然从洛阳追到长安来了,你是去打听了郎君到长安来了,才会这么死缠烂打跟着来了!”柳玉狠狠瞪着苏云,“你别忘了,你已经被赶回苏家了,郎君就是怕你再来纠缠,才给了你和离放妻书的,想不到你居然还不肯罢休,真是够无耻!”

    苏云原本抱着躲开他们的打算,想不到这柳玉竟然跳出来一通辱骂,这倒激起她的怒火了,躲开他们只是不想多生事端,也不带算跟他们有瓜葛,并不是怕了他们,竟然这样出口成脏侮辱人,若是再忍让那就不是她苏云了。

    苏云不走了,她转回头冷冷看着柳玉,鼻子里嗤笑一声:“我记得邹府也是个书香门第,在洛阳也是有些名声的,怎么这么不要颜面了。”她冷笑着,“你不过是邹府里的侍妾,出身乐户贱籍,照着规矩就该安分守己待在府里,伺候正房侍奉郎君,想不到居然敢抛头露面来这里,还口出狂言,侮辱良家娘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一旁众人听说这个破口大骂的女子竟然只是个妾侍,还是乐户贱籍出身的,登时看她的眼神便变了,带着一丝不屑和鄙夷,这么个贱户出身的妾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撒泼,果然是府里没了规矩了,连带看邹霖的目光都有些不齿,让邹霖越发恼怒。

    苏云不紧不慢,向着铁青着脸的邹霖道:“邹大郎,柳氏毕竟是你的妾,当初我在你府里的时候,她仗着你的爱重,让我受的委屈也不必说了,如今我们已经和离,我与你邹府再无半点瓜葛,她竟然敢这般辱骂诬陷于我,说什么死缠烂打,说什么从洛阳跟到长安,这倒好笑了,难不成这长安城是你们邹家的,我却是来不得?!便是这官市也是你们的么,可以放任妾室当街辱骂撒泼?!”她这话一出,旁边竟然有好事者叫好起来,都是看不上邹霖纵容侍妾当街撒泼的行径。

    邹霖此时又气又怒,他气的是从前软弱老实的苏云娘,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但主动要求和离,就连悄悄打听了消息,追到了长安还是不肯承认,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故作清高,让他没了脸。他怒的却是往常看着聪明的柳玉,怎么会这般丢脸,竟然不顾身份在此与苏云娘吵了起来,她再怎么也只是个侍妾,怎么能辱骂撒泼!他却忘记了,当初可是他纵容了柳玉对苏云娘多加辱骂欺凌,这下子却是全怪在柳玉头上了。

    苏云看着脸色阴沉的邹霖,朗声道:“今日的事邹大郎必然要给我个交代,难道我就这么被你的侍妾白白折辱了?若是不给个说法,咱们索性去京兆府里说理去!”她料定了邹霖不敢去,这事在长安闹开了,那他这宠妾灭妻的名声可就坐实了。

    邹霖咬了咬牙,看着毫不怯懦正视自己的苏云,只觉得越发懊恼,咬了咬牙,这事不能再闹大了,不然传到曹府去,知道自己带了侍妾来长安,还纵容侍妾当街撒泼,莫说与曹家的亲事,就是之后的前程也尽毁了。

    他看着苏云,只觉得气恼,却又觉得恨不起来,终于开口道:“云娘,我这就让玉娘给你赔罪。”他一把攥住柳玉的手,沉了脸狠狠道:“还不快些给云娘赔罪!”等苏云娘再回到他身边,必然要好好收拾一番!

    柳玉哪里肯,正要哭闹一番,却是被邹霖那满是狠厉的眼神给吓住了,不禁抖了一下,他可从来都不曾这样对待过自己,终究是不敢违抗,咬着牙强忍着气,挤出一句话来:“是……是我的不是,对不住……”一旁围观的众人都指指点点,耻笑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户侍妾来。

    苏云看着满是不甘的柳玉,冷笑一声上前两步,走到柳玉身边低低声笑道:“当初我便说过,这个男人你拿去就是了,我不会要了,偏偏你还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我,今日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你若是再敢在我面前放肆,有一次我就狠狠教训你一次,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她说完,理也不理阴沉望着的邹霖,带着小巧转身走了,只有柳玉气的涨红了脸,却是不敢再说半句,低着头跟着邹霖也走了。

    围观的人慢慢散去,口中还议论着这邹大郎是何许人,怎么会这么坏了规矩带着侍妾出来。人群中立着一个一身银白素面软缎袍服的年轻男子,看着人都散开去了,嘴角微微扯出一丝笑意,方才那一幕倒是有些意思。

    一旁的随从轻声问道:“殿下,马市那边的胡商说要的一百匹叱拨骏马已经送来了,要不要去瞧一瞧?”

    男子微微点头,那一丝笑意已经湮灭了,俊颜沉静如水,冷冷道:“随我去看看吧。”带着几个随从顺着东胡巷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