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八十六章 一起除掉!

第八十六章 一起除掉!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宫。太子妃韦氏穿着晨衣平和安静地坐在妆镜前,让宫婢替她梳着发髻,一脸漫不经心地问一旁的齐妈妈道:“可都打探清楚了?”

    齐妈妈躬身道:“已经打探清楚了,建宁王这两日都在西边的庄子里,不在王府。”

    太子妃在铜镜中左右看着,细细打量着宫婢梳好的发髻,轻轻一笑:“好端端的,怎么回了那庄子上去了,难不成还怕这东宫里有人敢吃了他?”

    齐妈妈低声回道:“只是前一日建宁王曾回过长安,却是……”

    “却是什么?有什么说什么,不必这么吞吞吐吐的。”太子妃瞥了一眼齐妈妈,冷冷道。

    齐妈妈连忙上前一步,压低声说道:“只是与建宁王一道回长安的还有那位苏娘子,建宁王送了她去了怀康坊,还在苏宅停留了好一会才出来。”

    “苏娘子?”太子妃拧起眉头,“就是那个开成衣铺的苏云娘?”

    “正是她,”齐妈妈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西边庄子旁的那一处田庄就是她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建宁王与这苏云娘有了来往,瞧着怕非同一般。”

    太子妃来了兴致,她摆摆手挥退宫婢,望着齐妈妈:“当初在行宫救下那苏云娘的不就是李倓,如今更是这般密切来往,说不得是有什么打算……”

    齐妈妈颇为担忧地道:“那苏云娘会不会知道先前行宫之事是……所以圣人让建宁王彻查此事,建宁王才会这般与她来往,怕不是就在查探行宫之事。”

    太子妃脸上浮上一层阴霾,慢慢拈起一枚金镶玉步摇簪在头上:“是了,苏云娘前次逃过一死,李倓自然要去寻她,这倒是巧了,留不得的两个人居然搅在了一起。”

    齐妈妈有些迟疑:“昨日四娘子过来,说是想要把苏云娘收到寿王府做奉御,这却是……”

    太子妃不在意地笑着:“她如今倒是想明白了,怕是知道寿王是不会对她用心了,死了心了,却想着用苏云娘来留住男人,说来苏云娘与寿王却又怎么会相识的?”

    齐妈妈疑惑地摇摇头:“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像是她去过两回寿王府,兴许是那时候见过。”

    太子妃却是不相信的,她取过另一支金胜在头上对着镜子比了比:“这倒是奇了,寿王对杨玉环何等专情,当初杨氏离开王府去骊山时,寿王便去了益州,常年不回长安,如今回来不过一回,见了那苏云娘一面就动了心?教我如何信得过。”

    齐妈妈听她如此说也是狐疑不已:“那苏娘子瞧着也不过是姿色寻常,算不得什么上乘,怎么会叫寿王动了心去?”

    “且不管寿王是否真看上这苏云娘了,她留不得!四娘的打算怕是要落空了,还有李倓……”太子妃的脸色转狠,“他也留不得,若要再让他这般查探下去,只怕会牵连到尚书府。”

    齐妈妈唬了一跳:“只是太子殿下对建宁王十分看重,若是贸贸然下手,只怕……”

    太子妃冷冷一笑:“怕什么,他倒是有心护住李倓,连行宫之事都瞒住他,不过是怕出了什么差错牵连了这个宝贝儿子,只可惜,如今杨氏入宫,李林甫也是蠢蠢欲动,他自身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

    她招招手,让齐妈妈附耳过来,低声交代了几句,这才道:“让他们办的利落点,莫要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更不可再像行宫之事,功亏一篑!”齐妈妈忙答应着,退了下去。

    苏宅里,正是安哥儿的满月宴,秦府里的长房二房夫人都过来了,何氏带着秀姐儿,连同魏氏也来了,一众人坐在内堂里说着话。

    “云娘呀,瞧你这院落也不小,怕是花了不少银钱吧?听说你那成衣铺倒是赚了不少银钱,门庭若市的,好不热闹呀。”二夫人一边四下张望着,打量着宅院里的摆设布局,一边堆着笑问道。

    苏云抱着安哥儿,轻轻笑道:“这院子临着西市,旁的人家嫌吵不肯买,东家又是急着转手,才会便宜卖与了我,没花多少银钱。铺子那边这些时日进购的衣料子涨了几成价钱,所以一时不过是刚刚持平,不曾赚什么。”

    二夫人自然是不信的,她有些愤愤地觉着,是苏云怕她知道自己成衣铺赚了银钱,所以才会有意隐瞒,说来苏云赚这些钱也是长房的主意,为了不让二房分了去,才会悄悄出钱让苏云开了成衣铺,如今怕是赚了不知道多少了,想不到这弃妇竟然还有这手艺。她一时忿忿不平,掉了脸不再理会苏云。

    倒是何氏这会子殷勤起来,凑到苏云跟前,笑眯眯地道:“我还不曾来过这边,云娘果然是个贤惠能干的,把这宅院和铺面打点地井井有条,倒是叫我这做嫂子的都佩服起来。”

    苏云知道何氏如今性子与从前不同了,也不搭腔,看了看安哥儿,又逗弄了一下秀姐儿,笑了起来:“这两个孩子还真是性子不同,秀姐儿最是乖巧,不哭不闹的,不像这个磨人精,这些时日精神头越发好了,每日总要哭闹上一会子,吵得耳根不得清净。”

    何氏瞥了自己女儿一眼,装作未曾听到一般不理不睬。

    倒是魏氏笑盈盈伸手抱过安哥儿过去,道:“安哥儿是个小郎,自然要吵闹些,何况长得这么讨人喜欢,哪里会厌烦。”她一边说着,一边自袖中摸出一对小巧玲珑的赤金缀着花生的手脚镯儿,塞在安哥儿的襁褓中,“戴上平安镯,日后管保平平安安诸事顺利。”

    苏云拦不住,只得笑着向她道谢:“二表嫂破费了,他一个小孩儿哪里能用得上这么贵重的东西。”

    魏氏轻轻抿嘴笑道:“不过是一对小镯子,花不了什么银钱,这可是我的一点心意,不能再推让了。”

    大夫人这时候笑着道:“把哥儿抱来与我瞧瞧,好几日未曾过来了,怪想的,看看是不是又重了。”她接过魏氏手上的安哥儿,笑得合不拢嘴:“可不是,足足长大了一圈,刚生出来时那小模样,叫人看了心痛。”

    她抬头望着苏云,笑道:“云娘,先前你来长安,说要开间铺面,原本是我这作姨母的该替你打点起来的,偏偏你不肯要,如今安哥儿满月了,于情于理我都要表示心意,你在长安也是没什么家财伴身,又要抚养安哥儿,我让你二表嫂去访了一处庄子,用自己的体己钱盘了下来,就算是我给安哥儿的满月礼,也好给你们娘儿两个添些进项,你收下它。”

    魏氏取了庄子契书递给苏云,笑着道:“这是阿家的一片心意,你快收下吧。”

    苏云愣住了,她不曾想过大夫人会替她买了处庄子,看那契书上所写的还是在韦曲附近的庄子,怕是花费不下数百金,着实贵重,她愣愣看着不敢接。

    一旁的二夫人和何氏却是都盯着那契书脸色不好看。二夫人是未曾料到长房的对自己的姨侄女这么大方,竟然费了这许多银钱给她置办了庄子,如此一来,这苏云娘的家财怕是不少了,不但有铺面有宅院,还有处庄子,比起长安城里许多平常人家还要阔绰了。

    何氏却是已经气的几乎要跳起来,她原本听说婆婆要替苏云娘买一处庄子,只是不曾打听到是否买了,还几次在魏氏耳边说,让她拦着婆婆,莫要把钱财花在苏云娘身上,白白便宜一个外人。想不到婆婆今儿当众拿出契书与了苏云娘,还说是给安哥儿的满月礼,如此比较起来,秀姐儿满月之时可是没有这么破费过,这偏心也太过了!

    她本要气冲冲站起来说几句,奈何如今婆婆正瞧不上她,若是撞上去怕是更丢了脸面,便挤出笑来,向苏云道:“云娘真是好福气,先前阿家说要给你买铺面,这会子还替你置办了庄子,可是样样都替你想到了,你快收下吧,日后可是添了一项嫁妆。”她笑着瞅了一眼契书,“还是韦曲的庄子,啧啧,怕是不下五百金吧,实在是贵重!”

    苏云心里低叹,她知道何氏看不过大夫人这般帮衬她,难免要说出什么难听的。她坦然望着何氏:“大表嫂说的极是,这礼太过贵重,我实在是受之有愧。”她把那契书接过来,却是走到大夫人跟前,双手奉上:“当初我只身一人来长安投奔姨母,姨母不嫌我是个弃妇,对我如同亲生女儿一般,百般照顾,时时挂心,有什么事也都替我打点起来,这份情意我铭记在心,半点不敢忘记。只是这些钱财之物,还请姨母不要替我担心,实不相瞒,我来时带了不少陪嫁的钱财来,这成衣铺虽然赚的不多,但也能维持生计,自食其力是足够的。还请姨母收回去,莫要叫我心里不安。”

    大夫人却是望定苏云,开口道:“这庄子是我的心意,你阿爷阿娘过的早,无依无靠来到长安,我这姨母就是你的娘家人,哪里能看着你这儿辛苦持家还不帮上一把。你有没有钱财不要紧,这是我用体己钱盘了与你的,为的就是能够看着你和安哥儿过得更好些,谁敢有什么话说,只管与我来说道说道!”她一手抱着安哥儿,一手把那契书塞进苏云手里,坚持不肯收下。

    推让了半天,苏云看着大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只得低声应着接过了契书,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原本在苏家,那些她名义上最亲的人想尽法子要夺取她的钱财,还要赶了她出门来,而这位姨母,却是处处关心,替她想得周全,全然不惜破费只为了让她过得更好些。看着何氏难掩愤恨的目光,还有一旁二夫人贪婪嫉妒的眼神,苏云突然坦然起来,既然已经这身体当成是自己的了,那么亲人也便是自己的亲人,亲人的给与是不求回报的,但她一定会好好报答这位真正关心自己的姨母。

    ----------------------

    今天临时加班,只有一更,明天还是双更,谢谢大家。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