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一百二十章 谁没有一段伤心事

第一百二十章 谁没有一段伤心事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宫,太子阴沉着脸攥着一张薄薄的信函走进殿来,太子妃韦氏又惊又喜,起身迎住他,拜道:“殿下如何过来了?”却是转头吩咐身后的宫婢:“快去送了熬好的参汤来。”

    太子毫不理会她那一副欢喜的模样,却是将手中的信函狠狠拍在案几上:“他竟然要娶个弃妇为妻,分明是要将我的脸面尽数丢了去!”

    太子妃不明所以,接过那封信函看了看,脸色变化不定,看到末了却是笑了起来,将那信函放回案几上:“殿下这是为何气恼,倓郎要娶妻了,这可是大喜事!”

    “大喜事!你以为他是要娶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娘么?那是个弃妇,听说还生了孩子,这是要把我们皇室的脸面都丢干净了,娶了这么个人做正妻!”太子咬牙切齿地道。

    太子妃望着他无法掩饰的怒气,却是目光微黯,开口道:“倓郎如今并非宗室,只是个小小的并州刺史,那苏云娘也是正经人家的娘子,便是和离过也并非不能娶,殿下又何必如此恼怒。”

    她没了方才的欢喜,慢慢坐回自己的席上,整了整绣着织金缠枝凤尾huā纹的袖口衣裳:“这信函分明是倓郎送呈圣人的,如今却送到殿下手中,看来圣人已是默许了此事,否则早已下诏处置,又岂会如此轻易放过?”

    太子脸上的怒色慢慢隐没了,望了一眼太子妃,沉沉道:“莫非你也觉得倓郎娶亲一时无关紧要?就这么让他娶个弃妇回来为妻?”

    太子妃微微露了一丝笑,轻柔地道:“非是妾身以为,而是圣人已经准了,虽然不知为何会如此,圣人平日十分看中倓郎,如今虽然被贬去了并州,却也是时时记着的,他既然已经准了此事,那么必然有缘故,殿下又何必太过在意。”她说着,分明看见太子脸色慢慢冰冷起来。

    “妾身看来,倓郎对那苏云娘怕是真正有心的,前一回听说他与苏云娘在南郊私会,还遇上了贼人,幸得不曾出什么大事,不然只怕那才是颜面尽失。既然他二人早有心意,与其闹开了不好看,倒不如成全他们,又是在并州,不会回长安来,殿下觉得可是如此?”太子妃不紧不慢地说着。

    太子听得李倓与那苏云娘早已暗中来往,更是曾私会,脸色铁青,许久不曾开口,到最后才起身来,冷冷道:“罢了,既然圣意如此,就由得他吧!他既然不肯听我这父亲的吩咐,又是自甘下溅,也就不必问我的意思了!”却是起身向着殿外走去,不曾再与太子妃说一句话。

    太子妃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咬牙低声道:“若不是为了那个贱人之子,只怕他也不回进我的寝殿!果然是对我毫无情意了!”

    齐妈妈在旁看得清楚,上前来劝慰道:“太子妃切莫如此想,你与殿下多年夫妻,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太子殿下也是知道如此的,虽然不大来这边,却是十分尊敬你,平日都是相敬如宾,何至于毫无情意。”

    太子妃冷冷笑着,目光里却是无尽地倦意和绝望:“妈妈又何必安慰于我,你我都知道他不过是因为那个人才留着这点子情面。当初他知道张氏的死时,不就已经不管不顾要上表请求废妃和离么?”

    齐妈妈叹了口气,看着容颜依旧艳丽却是眼神空洞茫然的太子妃,若是当日她肯跟了那个人,或许不会有今日的荣华富贵,却一定不会这般绝望心酸,只是终究往事不可追,再后悔又能如何。好在那个人却是一片痴心,甚至愿意为了她扶持太子,才能护得住太子妃的地位不至于被废除。

    “只是想不到李倓与苏云娘却是真的牵扯在一处了!”太子妃很快便将感伤之心抛在脑后,她阴阴冷冷地说着“先前不过是为了让太子好好看看李倓与一个弃妇纠缠不清,最后还不堪地死在一处,让他瞧瞧亲手教出来的儿子是怎样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虽然让那李倓和苏云娘逃脱了性命,如今倒是歪打正着,他们竟然真的有了私情!”她不禁大笑起来。

    齐妈妈有些忧心,轻声道:“只是如此怕是李倓已经知道当日千秋宴上主使之人……”

    太子妃毫不在意地笑道:“知道又如何,他怕是早就知道了,想来更是猜到了真正要杨氏姐妹死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并非我这个嫡母,隶王府的事他也查得清清楚楚了,却是终究不敢说出真相,宁可被圣人贬去并州。如此我还怕什么,他要娶那苏云娘,再好不过,若是他娶得是哪一户有权有势的贵府娘子,我倒还要忌讳几分,那苏云娘不过是个民妇,他没了助力,想要再回长安怕是难如登天!”

    齐妈妈这才想明白了,点头道:“既然太子殿下已经不过问此事,那么就由着他们去吧,只作不知?”

    太子妃摇头,笑得妖艳:“圣人已经将信函交予东宫,也便是让我们过问此事,岂能假作不知,非但不能不过问,还要好好操办起来,要热热闹闹帮李倓娶了苏氏过门,要热闹地让众人皆知,更要让咱们的太子殿下记住他的这个好儿子是如何辜负了他的期望!丢尽了他的颜面!”

    齐妈妈喏喏地应着,却是为难道:“只是他们远在并州,怕是想要操持也不便,却不知该如何打点?”

    太子妃想了想:“召韦夫人进宫来,这件事怕是要她出面才可。”

    齐妈妈应下了,转身要出殿去,却是生生停住了步子,立在殿门边,望了一眼太子妃,轻声道:“昨日临晋公主使了人来,说将军即日便要回长安了。”只是这样简简单单一句话,她却觉得有千钧之重,也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太子妃会有怎样的反应。

    太子妃原本得意的笑脸慢慢地僵硬了,脸上的笑一点点褪色,一点点变得死寂,终于只剩下毫无表情的容颜,就那样僵坐在原地,许久才如同从梦里回过神来,目光飘忽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到殿中恢复了安静,没有人在看着她,正襟危坐的太子妃韦氏却是缓缓低下头,望着一身华丽织金凤纹衣袍,头上的九翅凤钗微微颤动着,垂坠下来的珠串步摇悉悉索索地作响,一切那么地高贵无匹,却又那么的孤冷寂寞,这不正是她当初想要的。

    依稀记得那是二十年前,她不过及笄,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将门虎子,人才出众,品貌不凡,不到二十已经是御前第一人,若是当初的誓言成真,两小无猜的情意便该是郎才女貌恩爱白头的结局,只可惜她却是不甘心只做一位寻常的官家夫人,她的聪明隐忍,她的计谋野心都想要有更为高贵的身份来承载,她选择了同样不甘平凡的忠王。这样的抉择无关私情,她与忠王不过是联手谋取更多想要的,却是舍弃了他。

    至今仍然记得在赐婚诏谕下来的那一日,是他亲自来韦府宣读诏书,他打开明黄的卷轴,没有看过一眼诏书上的字,只是望着她,直直的冷冷的望着她,一字一句地念出那残忍地结局,目光如同在拷打着她心中最深处的柔软,只是她终究不曾再说过什么。

    之后便是忠王府里一日复一日的生活,没有她想象中唾手可得的权势和高贵,却是要面对丈夫的妻妾成群,还有从不曾拥有的宠爱,直到终于有一日张氏进了王府,忠王对她的宠爱超乎寻常,她甚至很快怀上了孩子,眼看就要威胁到她的位置,她不能再容忍!

    张氏死的那一夜,忠王不在王府,他在骊山行宫,得到消息之后连夜赶回来,看到张氏的尸体和那个哭个不止的孩子,第一次她看见了城府深沉的忠王李屿也会流泪,只在那一夜,他不曾追问过张氏的死因,只是将那个孩子抱走了,抱到了自己的寝宫,亲自教养。

    第二日来的却是册封太子的诏谕,忠王李屿自那一日起便成了大唐太子李亨,而他作为太子草拟的第一封奏章便是求诏废除太子妃韦氏,休弃回韦府。

    已经记不清那是怎样的混乱,她只是愣愣地坐在自己的〖房〗中,甚至已经打算好了,若是他真的将奏章送了上去,就即刻吊死在〖房〗中,她是舍弃了心嫁进王府的,不能再把尊严也给丢弃了。

    那道奏章终究没能送上去,被他阻拦住了,此时的他却已经是陇右节度使,深得圣人器重,手握一方兵权,他在王府的书房与太子密探许久才离去,自那之后,太子不曾说过废妃的话语,却也不曾再与她亲近过,即便是为了礼法规矩生下了嫡子嫡女,却也没有彼此信任过,他们成了各取所需,名义上的夫妻。

    或许太子妃韦氏是应该感谢他的,他成全了太子妃的尊严,让她真正成为大唐未来的国母,储君之妻,离她最初的期望只有一步之遥。但是韦二娘却是恨他的,如果真的曾经许过誓言,为何不让她自生自灭,任她被休弃作践,让她有机会和权利后悔当初那贪慕虚荣的抉择?

    他要回来了,此番攻打吐蕃顺利,连番获胜,想必圣人又会厚赏加封,太子也是高兴地,能够有这样一个有力的臂膀助力,何愁大位不可得。而她,却是说不出的哀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