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一百七十六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林苑,原本也是皇家园林,只是此处风景远不及骊山行宫,慢慢成了一处颇为荒凉败落的园子,而隶王李琰就软禁在此处。

    徐氏紧紧跟着李倓向里面走去,却是紧紧握着苏云的手,她眼中的急切和期盼已是丝毫不加掩饰,用力咬着唇,一步都不肯落下。

    苏云不曾想到玄宗竟然真的答应了,允准徐氏去芳林苑见隶王,并命苏云陪她一道过去,这样温情的决定全然不似玄宗会做的,当初既然下旨囚了李琰,如今又何必这般故作怀柔。

    不过大*OSS的心思,苏云是猜不透的,她只是怜惜徐氏的痴情,还有当日隶王为她的决绝,陪着一道过来了。

    园子里久已少人来,仆从们打扫也不尽心,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满是落下的樱花瓣,道旁的草木茂盛浓密,恍如进了无人的荒园。

    徐氏望着已经破败不堪久不修葺的殿堂,眼中噙着泪,低声道:“他那般高傲的人,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屈辱,这半年光景却不知道是怎样过来的。”

    殿堂名为曲风,殿旁还有一处幽深的荷池,池中芙蕖倒是长得极好,玉立婷婷,五月的季节已经有几株含苞欲放的粉荷了。

    荷池边垂柳下正坐着一个清瘦笔挺的身影,手中握着一卷书,神色平淡地望着荷池里游来游去自在的锦鲤,一身灰色素净的衣袍,全然看不出身份来,他正是隶王李琰。

    徐氏远远见到他,已是控制不住泪水,松开苏云的手,快步上前去,却是在他身后不远处停下了步子,拜倒下去:“殿下。”

    李倓与苏云在她身后也走上前去,欠身作礼。

    隶王慢慢转回头,望见徐氏之时,原本平淡的目光为止一紧,却是转开头,冷漠地道:“你来做何,我已不是什么皇子,不必向我作礼。”

    徐氏泪如雨下,却是不肯起身:“殿下命人送到徐府的休书,妾已焚了个干净,时至今日,殿下与妾仍然是夫妻,既然是夫妻岂能让殿下一人留在这荒落的园中,妾当共苦。”

    苏云吓了一跳,徐氏来竟然不只是为了见隶王一面?她要留下,留在芳林苑陪隶王?她不由地与李倓对视一眼,二人都是惊疑不定。

    隶王似乎也是吃了一惊,转回身来正视着眼前含泪拜倒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她是他的妻子,却从未得到过半分宠爱,纵然是这样,却还不肯在他已是沦为阶下囚之时独自保身,竟然费尽心思来了芳林苑,恳求留下!

    “你不必如此,你我虽是夫妻一场,却并无太多情意,当初我不过是奉旨娶妃,这数年来对你也是寻常,如今我落得如此境地,并不想连累你,我已与了你休书,你安生回徐府,日后再觅一门好姻缘也不难。”夫妻数年,这竟然是隶王第一次如此平和地与她说话,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李倓与苏云此时已觉得不便,推开去了,让这对夫妻好好说话。

    徐氏抬起头,泪眼盈盈望着隶王:“妾当日嫁进隶王府便不曾想过会有离开一日,如今殿下受人陷害困于此处,妾又岂敢苟全于徐府,请殿下容妾伺候在侧,便是不能为妻妾,愿为侍婢贴身伺候,请殿下成全。”

    此时隶王不得不动容了,她竟然宁可为侍婢也要留在自己身旁,为了这么一个从来不曾好好待她的夫婿?!他不值得她如此!可是看着这样满面泪水仍旧坚定望着他的徐氏,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

    苏云听了徐氏的决定仍然是大吃一惊,只是看着她因为隶王默许她留下后满脸欢喜的神色,终究是说不出劝阻的话,只得望着李倓。

    李倓向隶王抱拳道:“五叔,既然如此,我这便进宫去回话,这便告辞了。”他似乎对徐氏打算留在芳林苑的事并没反对之意。

    徐氏此时容光大盛,抹了泪笑着上前拉着苏云的手:“多谢你,我如今能留在王爷身边已是心满意足。”

    苏云叹了口气,低声道:“晚些我让人送了衣裳被褥来,得空就过来看你,你……莫要太自苦了,若有什么事还是叫人捎了消息给我就是了。”

    徐氏感激地望着她,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却是对自己真心关切,自隶王府到这满庭衰败之色的芳林苑,她并不曾因为身份地位而有所改变,这是一份真挚的情谊。

    她松开苏云的手,退后一步恭恭敬敬拜下去:“云娘,请受我一礼。”此时的她已经无以为报,更是无法回报苏云这番情谊,只有这一礼表达心意。

    进宫的马车上,苏云良久沉默,她不知道如今徐氏的选择是对还是错,隶王他毕竟对徐氏从未有过半点情意,若是徐氏一时为情驱使留在了芳林苑,蹉跎了年华,待到日后隶王若有东山再起之时,只怕徐氏仍旧是下堂妇,白白付出一片痴心。

    可是不让徐氏留下,她却又是何等难过,这样的事着实是为难。

    李倓见她如此,知道必然又是担心徐氏与隶王之事,开口道:“云娘,徐氏既然有心留在芳林苑,五叔也是答应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那边看守之人皆是监门卫,我还能照应着,必然不会让他们太过艰难。”

    苏云低低声道:“我只怕,徐娘子一番痴心错付,隶王殿下对她似乎从未有过半分情意。”

    李倓笑了起来,凑近她道:“这你可就错了,照我看来,五叔只怕对徐娘子已经有了心意了。”

    什么?苏云大吃一惊,抬头望着他:“你说隶王对徐娘子……”

    李倓颔首,笑着道:“当日五叔在公堂之上不管不顾地与徐娘子决裂,便是为了保全于她,你且思量一下,若是真无情意,又岂会费这番心思,那贺氏和崔氏,五叔自始至终从未曾提起,便是赐死之后也是毫无半点悲伤之意,难不成这还瞧不出什么来。”

    “况且,五叔为人素来不善作伪,方才若不是真的对徐娘子有情,绝不会答应让她留下,那荒园里可是只有几个小宦,徐娘子留在那里,还能是什么身份。”李倓摸了摸苏云的发鬓,笑道。

    苏云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如此说来,隶王还真是对徐氏动了心了,也算不辜负徐氏这些年来痴心不改,盼得云开见月明了。这下她总算放心了,窝在李倓怀里笑了起来。

    --------------------

    晚点还有一章,有童鞋问俺安史之乱的事,很快就要出来了,很快苏云小童鞋就要面对穿越后的大挑战了,俺努力码字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