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肯罢休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肯罢休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宫,太子妃韦氏怔怔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言不发,脸色落寞不堪。

    齐妈妈低叹一声上前来,轻声道:“太子妃不必太过忧心,如今皇甫将军不过是大理寺回话,并不曾真正被关押,不算获罪,想来问明白了就会放回去。”

    太子妃慢慢收回目光,低声道:“你又何必安慰我,他有何罪,不过是因为太子获罪罢了,圣人不会饶过他的。”

    这话惊得齐妈妈脸色大变,忙不迭左右看,直到确定无人才低声道:“太子妃不可妄言,只怕惹来祸事。”

    太子妃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是了,现在东宫人人皆知圣人不喜太子,连太子亲信的皇甫惟明都已是阶下囚,若是我再有轻举妄动,胡乱言语,只怕下一个被送入大理寺的就是我这太子妃了。”

    她几近癫狂地大笑出声:“那就让他关吧,谁会在意!”连他都因为自己被牵连,关入了大理寺。

    齐妈妈看她如此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当初若是不为这皇族的富贵权势,或许她与皇甫惟明会是一对佳偶天成,相濡以沫地度日,又怎么会是如今这情形。

    她轻声道:“太子妃,耽误之际只怕还是要设法请寿王妃代为说情,请寿王殿下出手相助,这些时日寿王殿下可是深得圣人爱重,若他肯开口想来还有转圜余地。”

    太子妃冷笑出声:“你以为她如今还是有求于我的寿王府良娣?她现在可是堂堂寿王妃了,连尚书府都不去了,还会记得我这个岌岌可危的太子妃?”

    “寿王现在不同往日了,杨氏为宫中贵妃,他又得圣宠代为理事了,你说四娘可还瞧得上咱们。”太子妃望着齐妈妈“何况太子与寿王早已是水火不容。寿王怎么也不会出手相助的。”

    齐妈妈踌躇道:“那……那难不成要像昨日建宁王妃入宫时所说,要去求一求贵妃娘娘?”

    太子妃听得建宁王妃的称呼便是皱起了眉头,只是说道去见杨玉环,她又微微有些沉吟,许久才道:“或许这也是个法子。”

    如今宫中杨玉环最为得宠,又是贵为贵妃统御六宫,而她并无子嗣,也无势力庞大的母族可以凭借,若是能够与东宫重修于好,互为依仗倒是极好的法子。如此一来倒也不必惧怕李林甫。

    只是这主意真的是苏云所出?她又为何要帮东宫?太子妃狐疑地想着,或许是李倓之言,让苏云告诉她的罢了。这么想来她心里才觉得不错。

    只是她先前与杨氏姐妹可是互为敌对,去岁千秋宫宴上,甚至不惜动手除掉她们,可惜功亏一篑,如此杨氏又怎么会与她联手?

    她蹙眉许久。终究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开口问道:“太子殿下在何处,我要去见他。”此时只有与太子商议一番,只有救出皇甫惟明,东宫才能安然无恙。

    齐妈妈却是脸色很是难看,有些为难地道:“殿下现在云岚殿。云琴在殿中伺候。”

    太子妃脸色一时铁青,双手紧握成拳,几乎是硬生生压着自己不怒骂出声来。皇甫惟明因为他已经被收入大理寺,东宫亲信之人都是岌岌可危,他这个太子也已是朝不保夕,竟然还有心思寻欢作乐,还是她当初赏给建宁王府的人!

    想到这个。她便怒不可遏,当初为了离间李倓与苏云。让苏云不那么好过,她特意挑了东宫里几个美貌如huā的宫婢送去建宁王府,美其名曰送去伺候,其实醉翁之意人尽皆知了。

    可是她怎么也不曾想到,这四人竟然无一个被李倓宠幸过,当初最为用心的觅梅还被发落了,更是李倓亲自决定的,这三个人也没能过上多久,就被苏云原原本本送了回来,说的却是三人不愿留在建宁王府,她还挑不出半点毛病来,只能咬牙收下了。

    谁料三人才回了东宫,第二日太子就召了云琴侍寝,宠爱有加,还要给正经位份,如此一来建宁王府倒是没有什么波澜,东宫却是多了一位妾室,叫她怎么能不把牙咬碎了。

    想到现在,皇甫惟明还在牢狱之中,李林甫与那安禄山已经打定主意要扳倒太子,更是拿韦家作垡子,只怕以太子与她如今的情形,很有可能太子就会舍弃她这个太子妃,保全自己,那么自己恐怕真的就毫无容身之地。还有这东宫里,美人已是多如牛毛,个个虎视眈眈着她这个太子妃的位置,她怎么能让她们如愿,怎么能让她们真的扳倒自己!

    要与杨玉环结盟,唯一的法子就是让她与李林甫交恶,与东宫同仇敌忾,如此要想斗倒根深蒂固的李林甫,就只有联手,那时候不愁杨玉环不与东宫修好。

    只是在此之前,也不能让苏云好过了,她竟然敢如此张狂,竟然敢把人送回来,现在就要让她知道什么叫不好受!

    太子妃自以为得计,笑出声来,与齐妈妈道:“先前你不是说,那建宁王妃是洛阳人士,曾嫁为人妇,后被休弃,可是如此?”

    齐妈妈忙道:“的确如此,建宁王妃曾是洛阳邹氏府中弃妇。”

    太子妃微微挑眉:“那邹氏郎君现在何处?”

    齐妈妈忙道:“邹大郎现为太史局丞,乃是太学博士曹方之婿。”

    太子妃笑了起来:“原来是他家婿,那可真是巧了,我与那曹夫人也算是熟识。”她得意地道“明日你吩咐下去,让曹夫人带着邹家夫人一并进宫来,我要见一见她们。”她可是要好好跟这一对母女说说这位邹大郎休弃的妇人,还有那个邹大郎的儿子,让苏云知道什么叫不好过!

    齐妈妈一愣,却是心中无可奈何地感叹,只怕太子妃还是想着与建宁王妃斗下去,如今都已经是这等关头,再得罪了建宁王妃又能有什么好处?东宫已是四面树敌,而太子妃的位置只怕也是难保了,那位建宁王妃分明是个厉害的,这样的人还是笼络更为合适。

    她只能低头应下道:“是,婢这就去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