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弃妇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分宠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分宠

作者:辰沙若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宴席竟然一直热闹到月正当空,众人这才随着杨玉环与太子妃一起去到紫云楼外。

    楼外早已设下香案,陈列瓜果酒灸,正对着曲江波光粼粼的水面,与那半圆的月。杨玉环领先拜下,众人纷纷随之拜倒,双手合十向月祝祷,默默念诵着。

    拜月之后便是乞巧,诸多命妇为了得一个彩头,纷纷比起针线活计来,拈起九孔针与五色线,看谁更先穿好。

    苏云心思不在乞巧上,只是带着虫娘坐在一旁笑看着她们争前恐后地穿着针线。

    “云娘如何不去与她们比一比,”太子妃一眼望见席上的她,似笑非笑地道,“若是云娘肯比,只怕她们都不是对手才是,那彩头岂不是都是建宁王府的。”这话里分明是嘲笑苏云是裁衣娘子出身,十足的轻蔑。

    苏云一笑,不气不恼地望着太子妃:“云娘自然是以太子妃娘娘马首是瞻,娘娘不肯入场,云娘岂敢争先。”

    太子妃冷笑一声,别开脸去不再看她,却是笑盈盈望向上席百无聊赖的杨玉环:“妾听闻贵妃娘娘素爱用香料,昨日自宫外得了些上好的降真香,不敢擅自留用,特意备好奉与娘娘。”

    她说罢自一旁宫婢手中取过一只金丝楠木匣,送上前去。

    杨玉环却是不着急接过去,冷冷望着她一会,才带着一丝冷淡地笑意,让宫婢接过那匣子,道:“太子妃有心了,只是香料宫中有的是,不必特意送上来了。”

    太子妃不急不忙笑着道:“娘娘不知,这匣子降真香乃是天竺百年鸡骨木制成,宫里也是没有的,听闻这是平卢节度使安夫人自平卢带至长安,饶是妾也只得了少少一匣子,奉给娘娘,以表心意。”

    杨玉环听罢,有了兴趣,让宫婢打开匣子来道:“让本宫见一见,究竟是怎样的好香。”

    那匣子方一打开,馥郁的香味便散发开来,清香微苦沁人心脾,让人精神不由地为之一振。就连杨玉环也不得不点头正色道:“果然是极好的香料,难怪太子妃特意送上来。”

    她望向太子妃的目光多了一丝柔和。

    太子妃连忙笑道:“妾不过是借花献佛,岂敢居功。”

    苏云在旁看见这一幕,微微冷笑,别开脸去,想来太子妃又有什么打算了。

    乞巧祈福一直热闹到三更才散了,杨玉环虽是不耐,却是碍着这是她为贵妃之后第一次见诸位皇族宗亲命妇,只好按捺着,直到宴席散了,这才带着宫婢回了宫去。

    贵妃的銮驾才进了含凉殿,早已众多宫婢女官相迎拜倒在道旁两侧,不敢抬头。

    杨玉环扶着贴身宫婢的手下了銮驾,抬眼望向丹陛上灯火通明的含凉殿,含笑道:“陛下可是已经到了殿中?可曾问过本宫何时回来?”

    道旁拜倒的宫正孙氏忙忙抬起头来,却是惊惶地道:“回娘娘,陛下他不曾……不曾过来含凉殿。”

    话音未落,杨玉环勃然色变,玄宗不曾过来?!自她被立为贵妃,玄宗日日留宿含凉殿,贵妃深得圣宠的名声早已传遍宫闱,可是今日他竟然不曾过来!这个时候了,不来含凉殿,自然是在别处歇下了!

    她一想到这里,顿时又气又恼,转身回到銮驾上,狠狠道:“与我去紫宸殿!”她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她眼皮下动手。

    含凉殿宫正孙氏不敢劝,只好起身来,吩咐宫婢伺候着,自己也跟着一道过去紫宸殿。

    夜色中,一队宫人手提着灯笼簇拥着銮驾向紫宸殿而来,才到殿前丹陛下,杨玉环冷声道:“与本宫上去问个明白,陛下去了何处!”

    孙氏不敢违逆,只得提起裙裾快步上了丹陛,低声问殿前伺候的小宦:“可知高内侍去了何处?”高力士与玄宗半步不离,知道他在哪里,也就知道玄宗在何处了。

    小宦哪里认得出她是谁,听她如此问,很是不屑地道:“你是何人?竟然敢来此处问高领侍的去处!”

    孙宫正哪里有心思跟他这般歪缠,一巴掌将他打倒在地,狠狠道:“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我是何人!贵妃娘娘在銮驾里等着回话,你若是老实点就快些说,耽误了仔细你的小命!”

    小宦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低声道:“高领侍跟着圣人去了蓬莱殿,说是新得了美人,所以……”

    孙宫正也顾不得听他什么所以了,大步下了丹陛去,到了銮驾旁,低声道:“娘娘,陛下带着高内侍去了蓬莱殿。”

    杨玉环有些奇怪了:“去蓬莱殿作何?那里不是空着吗,又不曾有妃嫔住进去。”

    孙宫正低声回道:“听看门的小宦说是,陛下新得了美人在蓬莱殿。”

    新得了美人!这话让杨玉环气得脸色发青,她才入宫多久,才被册封为贵妃,玄宗便又得了美人,竟然流连蓬莱殿,不肯再去含凉殿了!若是这般下去,却要她这贵妃如何当得下去!

    她咬牙切齿道:“好个新得了美人,我这贵妃怕是还比不得那美人!”

    孙宫正见她恼怒,却是心下惶惶,低声道:“娘娘,此时天色已晚,只怕贸贸然闯到蓬莱殿,会惹得陛下不喜,不如先回殿去,明日再召了那新美人拜见……”

    杨玉环手紧紧攥成拳,许久才闭了闭眼,狠狠道:“回殿去,明日一早,与我宣了那新美人来含凉殿。”她语气森冷,“我倒要瞧瞧是什么样的新美人,是谁这么有心送了进宫来!”

    孙宫正松了一口气,忙吩咐宫婢:“快快起驾回殿去。”

    这一夜,含凉殿冷冷清清,全然没有往日的热闹喧嚣,杨玉环坐在妆镜前,听着远远飘来的歌乐声,更是觉得心中懊恼非常,想不到她才得宠不到数月,就有人来分宠了,如今身为贵妃,离后位一步之遥,她如何能够容得下有人敢与她作对,打定主意要将这位新美人查个明白,除掉后患!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