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九章 壮烈

第九章 壮烈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久经历生死逃亡,昨日才从虚脱中渐渐恢复,又被安久控制着运动累到半死,这会儿真是太想休息了……

    梅如焰走在梅久后面,看见她身子一晃,径直向后倒,忍不住惊呼一声伸手去接她。

    莫思归闻声,旋身想拉住她,梅久闭上的双眼倏然睁开,一双映着红枫微带戏谑的明眸,陡然闯入他的眼帘。

    安久趁着他怔愣的瞬间,顺手拉住他的腰带,借衣物遮掩,另一只手如蛇一般穿入他两腿之间,攥住一把肉,竟是用此借力将自己整个身体带起来!

    这个力道,怕是指甲都扣到皮肉中去了,而在外人看来只是抓了一下腰带而已。

    莫思归痛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盯刚才还一脸羞怯的表妹。

    “多谢。”安久挑挑眉,低头剃了剃指甲。

    “快进去吧。”莫思归一瘸一拐的登上阶梯,衣物摩擦大腿内侧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安久知道现在控制梅久的身体没有太大意义,她只是不想放过任何灵魂与躯体磨合的机会。

    进入正堂,安久见莫思归没有太拘谨,行的都是寻常礼数,亦放松了许多,学着梅久平时的样子欠身行礼。

    正堂里摆设看起来简单朴素,但是安久认得光是那几把扶手椅都是上好的紫檀木,地面上铺设的地板乍一看像是木质,再仔细一瞧竟是竹子,这些竹子不知用什么方法弄平,衔接的严丝合缝,表面打磨光亮,犹如一整片地板,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屋里每一个地方似乎都很寻常,看上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可见处处都极为讲究。

    “都免礼。”家主温声道。

    三人直身,便听他接着道,“十四娘、十五娘才回家,今日认认诸位族老,顺便拜师。思归已是启长老定下的徒弟,今日与两个孩子一起行拜师礼。”

    安久心道,不是说要入族谱吗?怎么改拜师了?这家里传达的任务也太不明确了吧!随机应变有风险啊。

    “十四娘、十五娘。”家主唤道。

    安久与梅如焰抬头。家主清癯的脸上挂着淡淡笑容,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羽扇,“我们梅氏虽是商贾人家,但向来注重施教,我们梅氏的儿女,都是文武双全,从来没有不学无术之辈。而且,只有被某一位族老认可,拜了师之后才有资格将名字写进族谱里。你们可有疑问?”

    “无。”两人齐声道。这能有什么疑问,不是明摆着的吗?就是说资质差的孩子不被家族承认。

    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甚至连游戏规则都不清楚的地方,不知道不能入族谱会有什么后果……安久略有些危机感,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她一样也不会,要不要把梅久唤醒呢?若是梅久上阵,自然样样不成问题。

    家主令人摆上考验琴棋书画的用具,“你们两人从中择两样。”

    梅如焰道,“姐姐擅长笔墨,这琴棋就给我吧?”

    她说的好像很成全,其实本身就很擅长琴棋,她在妓馆中被养大,这些娱人的技艺学的最好。

    安久也很满意,果断点头答应。不懂琴棋不能乱表现,但是用毛笔写几个字还是可以的,最多不过美丑之分罢了。

    “姐姐先请。”梅如焰道。

    安久略略回忆一下握毛笔的方法,等侍婢铺好纸张,便大笔一挥,抱着丢人现眼的壮烈情怀写下了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那等挥笔的果断、潇洒劲儿让家主和几位族老很是欣喜,待她一落笔,便有两位族老忍不住上前观看。

    “这……字写的差先不说,这个格局是怎么回事!”一名族老指着纸上横排写的字,又指了指中间的逗号和感叹号,“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安久不悦:死老头,能写出来你就将就着看!挑什么挑!

    另外一名族老也有点失望,只是想起方才她挥笔的架势,多少又存了一点希望,“你还会点别的不?”

    “会很多。”安久心平气和的同他道。

    老人家很高兴,但安久又补充了一句,“水平都和书法差不多。”

    老人家拉下脸,训斥道,“小娘子家家的,休要说话大喘气!”

    “是。”安久答应的很干脆。

    那族老搔着已经所剩无几的白发,“你真是嫣娘子的娃?不是她随便捡来糊弄咱们的吧?”

    安久保持沉默。

    其余人也都过来看了一眼,俱都失望的摇摇头,返回座位。

    倒是方才与她对话的那位族老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失望,反而在认真打量她。

    既然安久已经承认自己其他水平都和书法差不多,那就没有什么考量的必要了。

    接下来是梅如焰弹奏和破围棋残局。她琴艺技法娴熟在她这个年龄段能有如此造诣已经很是了得,有四位长老频频点头,只有方才那位长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安久。

    安久也回望着他,但这老头实在没有什么看头,腰背佝偻,一身灰蓝色的布袍,鸡皮鹤发,脸色褶子堆的五官都模糊了,稀拉拉的头发在脑袋上窝了一髻。

    惨不忍睹!安久索性别过头,左手边的莫思归就好看的多。

    “不错,这个女娃老夫留看。”其中一名族老在梅如焰破完棋局之后便开口道。

    留看,大体意思就是先标记好待定,接下来通过所有的考验之后他才会决定收不收,倘若不收,旁人才能考虑。

    安久很奇怪,这样典型的霸王作风,其他人竟都无异议。

    家主道,“嗯,十五娘心思敏捷,跟着闲叔很合适。”

    梅如焰心中大喜。

    安久这才明白,原来这五位族老所擅长的不同,他们打算因材施教。

    家主令人撤下器具,起身对堂中三人道,“跟我来。”

    所有族老起身,跟着家主进了左侧的门,安久几人也随后跟上。

    一入房门,光线陡然变得极暗,安久略适应一下眼睛,放眼看去,屋内木架上放满兵器,她正欲仔细观看,就感觉到有右前方一道目光紧锁自己,忍不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

    然后,正瞧见一直盯着她的那个族老咧嘴笑的很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