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十章 因为太小了

第十章 因为太小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章

    家主开口道,“你们自行挑出一件合眼的兵器。”

    安久闻言收回眼神,抬脚往里面走。

    梅如焰刚刚踏出一步,便踢到了木架一角,咣啷啷掉下几支兵器,吓得她连忙蹲身请罪。

    “无妨,继续。”家主道。

    梅如焰微微松了口气,行动更加谨慎,隔了一会儿,眼睛总算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动作才稍微放开一些。

    莫思归平常动作都极为缓慢优雅,只有几位高手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突然解开了功力对七窍的枷锁,他们都看向启长老,心照不宣的微微一笑。

    莫思归第一个挑到武器——一把折扇。扇面上绘着一支杏花儿,旁边题字“一枝红杏出墙来”,落款是燕无道。

    他根本看不清这把扇子与普通折扇有什么不同,只是觉得这诗是极好的。“红杏出墙”,好寓意!

    启长老脸颊抽动,闲长老轻笑道,“这小子真是合老夫脾性,若不是天赋不对,老夫真想将他收入名下。”

    梅如焰看了一会儿,在几件乐器前停住,“琵琶、古琴,这些也能算是武器吗?”

    也对,行香馆那等销金窟中,哪个男人不是在靡靡之音中醉生梦死?梅如焰对这把焦尾琴很感兴趣,但她刚刚脱离妓馆,对这些技艺很是抵触。

    她正要移开视线,却听家主道,“根据自己心里的直觉去选,不得思虑其他。”

    梅如焰愣住,在焦尾琴前站了许久,终于伸手将它托起来。

    两人都已经挑好,最先行动的安久却迟迟没有找到一件称心如意的。在安久心里,任何武器都无法媲美狙击枪。没有狙击枪,一捆炸药也好呀!

    相比于冷兵器,安久内心显然更喜欢热兵器。

    一直关注她的佝偻族老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横了一把长弓在她面前,混浊的眼眸中似闪精光,“你看这个怎样?”

    “弓?”安久屈指弹了弹弓弦,评价道,“力太小。”

    族老把弓往她手里一塞,嫌弃道,“就你这细胳膊细腿,能拉动它就不错了!来,拿着,别嫌七嫌八!”

    安久摸摸把那张比她还高的弓,跟着族老出来。

    在这里是注定选不到她最和心意的武器,而且,她现在心中疑窦丛生:她从梅久的记忆中得知这个年头是大宋庆元七年,不是南宋吗?这个时候的女子不应该是三从四德的贤良淑女吗?大家族里教授女子琴棋书画就算了,怎么还让舞刀弄枪?

    安久记得有个“穆桂英挂帅”的事情,只是想不起事情发生在南宋还是北宋,难道说,其实宋朝没有想象中那么封建?

    出了兵器室,家主与族老各自落座。

    “闲长老认为十五娘如何?”家主侧头问道。

    闲长老微微颌首。

    “至于……十四娘?”家主目光在屋内看了一圈,最终落在那位与安久交流最多的长老身上,“智长老可是有意?”

    智长老嘿嘿笑道,“嗯,老夫收了。”

    “抱歉,我能问问为什么吗?”安久道。

    智长老枯枝一样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心若止水。”

    从进入屋内开始智长老就一直在留意梅如焰和安久的表现,梅如焰一双眼睛很灵动,能看出心中在衡量计较许多事情,而安久一副万事尽在掌握之中的模样,可是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实力撑起这种自信,这有三种可能:一是傻,二是毫不在意,三是一颗心静若幽谷。

    安久的表现显然不可能是傻的,智长老也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不在意这些俗事,所以他揣测是最后一种。

    既然智长老坚持,家主便不再质疑,“既然这样,你们先去下去松泉沐浴,明日一早行拜师礼。”

    “是。”三人郑重施礼之后,便退了出去。

    家主打发了下人,屋内只余下他和五位族老。

    闲长老首先道,“三叔,你七年未收徒,今日怎么会……”

    明长老接着道,“是啊,十四娘文墨不通且不说,行走间脚步虚浮,身体底子不佳,亦不是练武的材料,只就一张脸长得极好,像她这样符合放出外嫁条件,强留下来,怕是……”

    智长老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抖开,赫然就是方才安久写的那张!

    在场都是高手,却无人发现他何时拿走的!

    “字虽丑,但笔锋果断,柔中隐带锋利刚劲。”智长老迎着光眯眼看光从纸上透过,全无方才玩闹的模样,“你们发现没有,从正堂进入兵器库,连思归都停顿一下,她却没有任何适应的过程,上天赐给她一双好眼。”

    智长老当得一个“智”字,自然不是寻常人物。他十四岁就考中状元,因文武双全,样貌俊美,颇得圣恩,于是留京做官,十七岁时梅氏家族面临危机,他放弃了大好前程辞官返乡,作为家主一手扶起梅氏,四十岁时将家主之位转交,开始四处游历,十年后返回梅花里,成为梅氏长老。

    一生有点遗憾,但大致上也十分平顺。

    “唉!由于心境之故,我弓道已经渐归于平和,缺少杀气,我这辈子怕是没有指望了,但愿有生之年能见着真正的弓道!”智长老对众人都不看好的十四娘竟然寄予了毕生的希望。

    屋外,枫树林荫道上阳光疏漏。

    莫思归拦住安久的路,“你是不是应该为刚才的事情解释一下?”

    梅如焰不愿搁在中间,便道,“表哥和姐姐先聊,我先去沐浴。”

    “好。”莫思归客气道。

    梅如焰弯起眼睛,抱着焦尾琴,心情大好的随着雯碧离开。雯翠亦识趣的退开两丈。

    “解释什么?”安久问道。

    莫思归含笑望着她,依旧没有发怒,“你抓我肉。”

    “啊,你不会想抓回去吧?”安久道。

    莫思归坏笑,唰的一声展开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折扇,“表妹抓的地方真让人害羞,不过表哥喜欢。”

    安久扯起嘴角,垂眼看着他的裤裆,“呵呵,你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我本来是想抓那条把儿,谁知道太小,手一空就抓到别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