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三十章 一顾惊鸿

第三十章 一顾惊鸿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夜。

    梅花里一派祥和。

    建在半山腰的族学饭堂中灯火幽幽,偌大的堂内,十余名蒙面黑衣人安静的坐在窗前。

    十名曾经在祠堂出现的鬼面男女如雕像立于大门两侧。

    家主、五位长老和梅政景先后到达。济济一堂,却只能听见山崖之间的风声,和脚下湍急的流水声。

    家主打破沉默,“诸位身上背负着家族荣耀,诸位的血要浇灌到战场上,只能前进,绝不允许后退!”

    “是!”众人齐声回答。

    梅政景垂眸看着地面上交错的人影默不作声,待到家主训话完毕,放众人自行活动,才抬脚追上正往外去的一名鬼面男子。

    “大哥。”梅政景轻声唤道。

    那男子顿下脚步,微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梅政景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他打断,“你认错人了。”

    声音清朗若濯濯月光,只听得声音便能想到“公子如玉”四字,一刹那恍惚连他面上诡异的鬼面都显得柔和了几分。

    “得罪。”梅政景的大哥今年近四十岁了,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个声音。

    男子似乎看透了他的疑惑,便道,“他有事,我接替他。”

    “多谢。”梅政景满心失落。

    今天梅氏又送一批人进控鹤军,上面派这些鬼面男女过来接应,梅政景的大哥在控鹤军中已经占有要职,这一次领头的便是他。

    “十年未见,这次错过,不知又得等到何时。”梅政景叹道。

    那鬼面男子的身形又是一顿,回身问他,“听闻智长老已收徒?”

    梅政景抬头,迎上一双干净至极的眼睛,话语微滞,片刻才道,“是。”

    鬼面男子颔首致谢后缓步离开。

    月光镀在他身上,勾勒出修长有力的身姿。

    梅政景看着,不由得便想起一句话,“君子如马,秀如兰,清如莲,坚如竹,志如梅。”

    “顾惊鸿。”启长老不知何时站到他身边。

    “顾?姓氏倒是不见经传。”梅政景面上略显惊讶,旋即又恢复如常,“不过,一顾惊鸿,真是名如其人。”

    梅政景的意思是,占据控鹤军势力中并没有姓顾的家族。

    “您见过二哥了?”梅政景问。

    启长老面上闪过一丝忧伤,叹了口气,“相见不如不见,不见又心心念念。”

    启长老一辈子最悔恨的事就是将一身医术、毒术传给了儿子,纵然儿子尚未得他一半真传,还是逃不了入控鹤军的命运。

    “还是见着了好。”梅政景情绪亦略显低落。

    梅政景是“政”字辈中最小的嫡子,他出生时父亲早已不在,长兄如父,他与大哥的感情深厚,一别十年未见,纵使他再懂得自我开解,还是免不了伤怀。

    “思归能遇见您,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梅政景忽然转了话题。

    启长老总算露出笑容,“是天意。”

    莫思归在医术上天赋异禀,启长老很喜欢他的才华,暗地里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般教养,感情如同父子,所以让莫思归入梅氏族谱的事情也就成了启长老的心腹之忧。

    他这些年找出多少借口都能被智长老看透,这次若不是因为十四娘,恐怕莫思归又会是他另一个遗憾。

    月亮渐渐西坠,进入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梅花里黑影不断闪过,纷纷返回山崖上屋舍内。

    在悬崖上屋舍内能够看见太阳从对面的山崖上冉冉升起,这是它存在的意义。

    所有人都站在窗边等待,也许这是他们一生中最后一次看见太阳。

    拨云见日。

    又是梅花里再寻常不过的一个早朝。

    梅久昨夜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耳边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人说话声。

    这段时间她遭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直到现在都还觉得身处梦境之中,她幻想着,也许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扬州的院子里,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绣花、读书、待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天刚破晓就在跋山涉水的去那半山腰上的族学中读书。

    今日没有赵山长的课,众人聚在教舍中念书,大多数人趴在桌上补眠,只有几个人在轻声背书。

    梅如焰眼底带着淡淡的青色,端着书凑到梅久身边,央求她讲解书中晦涩难懂的句子。

    在教舍呆了一个时辰,然后继续去陆清明那里。

    今日陆清明没有讲禅,而是督促众人练武。

    所有人都在打一套拳法,只有梅久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想伸手跟着比划一下,又霍不开脸皮,她以往连走路都是莲步轻移,哪里见过女子四肢舒展的那么开!可是不动吧,显得更是突兀。

    梅久突然羡慕起梅如焰了,那位先生只有她一个徒弟,就算不会也定然不会像自己现在这样丢脸吧!

    陆清明拿着一本书走过来,“这是基础拳法,你拿着,一边放羊一边看。先熟悉一两天,之后老夫再教你。”

    “谢先生。”梅久接过书,施了一礼便逃一般的跑了出去。

    梅亭瑗嗤笑一声。

    陆清明扭头瞪了她一眼,“你今天围着山跑,跑到只剩一口气为止!”

    梅亭瑗连忙敛住心神,应道,“是!”

    梅久之前说过,放羊的时候身体都给安久用,她说话算话,安久也没有推辞,直接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

    她发现,自己与这具身体越来越契合了,刚刚开始需要那么吃力的对抗梅久的意识,现在虽然还达不到控制自如,但已经有很大进步。

    安久赶着羊去了南坡,爬上一棵歪脖子树,躺在横直上看起了陆清明给的拳法书籍。

    她对东方的武术十分感兴趣,一边看,一边在脑海里比划着。

    她看的投入,冷不防得有一只手将书抽走,她顺势挥拳。

    那人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安久抬头,一张倒挂的鬼面映入眼帘。

    “我并无恶意。”他道。

    安久相信,如果此人有杀心,她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但此人给她的感觉,也不像是恶作剧。

    没有恶意,还有好意不成?安久不信。

    “不像是练过武。”鬼面男子看着她的手指。

    安久猛的挥手,本想用刚刚从书上看见的擒拿手扼住对方的咽喉,但是心念迅速一转,转手将他的面具揭开。

    鬼面男子已经确定安久没有练过武功,没想到她出手竟然如此迅猛,那面具系在脑后,与发带绑与一处,他只觉得头皮剧痛,接着他便已觉面上有风拂过,乌发倏然散开,有缕缕断发掉落。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