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四十六章 华容简

第四十六章 华容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十六章

    遥夜微惊,旋即避开梅久的目光,调整好表情,“娘子怎么不披件衣服就出来了?”

    “遥夜,我娘去办何事?何时归来?她为何不告诉我?”梅久急得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咱们府里要办的事情自然不外乎打打杀杀,不过娘子放心,嫣娘子武功高强,她不告诉您也不过是怕您担心罢了。”遥夜说的都是事实。

    梅久心里的不安并未得到平复,她追问道,“何时回来?”

    遥夜抬头。

    崖壁的枯松上已经空无一人。

    梅久随着她的目光看向崖壁,耳畔却听她道,“娘子还是莫要盼着嫣娘子回来吧。”

    “为何?”梅久的心提到嗓子眼上,她有很清楚会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却又抱着一丝希望。

    “嫣娘子入控鹤军了。”这件事情瞒不住,遥夜索性直说,“控鹤军已经向家主开口两次索要嫣娘子,所以她不用进控鹤院学习,而是直接编入正式军。控鹤军中,活人只入不出。”

    出来的,都只是一捧认不得是谁的灰。

    梅氏老太君是个例外,世上像她那样彪悍的人能有几个?然而尽管她机关算尽,置之死地而后生,活着回到梅花里之后一样只能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

    遥夜道,“梅氏嫣字辈的女儿就只剩下嫣娘子一个,原本可以不入控鹤军……”

    梅久身子摇摇欲坠,遥夜连忙扶住她,劝道,“娘子,嫣娘子是替您,您可一定要争口气,不能沉浸悲伤啊!”

    “我要争口气,我一定要争气……”梅久瘫软在她怀里,不断的重复这句话。

    这一回梅久没有痛哭流涕,但是目光茫然空洞,失了魂一般。

    “两位小娘子。”

    一个陌生的男声。

    遥夜转身冷冷盯着来人,“何人!”

    “在下是华氏子渺,字容简。”华容简一袭墨兰色锦袍,外罩一件黑色大氅,俊容被雪光映照如玉,“在下走迷路了,烦请两位小娘子指条返回梅园的路。”

    遥夜没有放下戒备,她的武功不低,竟然一点不曾听见脚步声,“据奴婢所知,此处到梅园的三道门均有护院看守,不知郎君如何走迷至此?”

    华容简的目光一直紧紧黏在梅久身上,可惜梅久半张脸埋在遥夜怀中,他无法得见全貌。

    遥夜微微侧身,将梅久全部挡起来,“奴婢还有事,恕不能送华郎君回去,您走这条路往前,约莫二十丈便能见到一个门,那边有婆子守着,只要您报出身份,自有人送您回去。”

    华容简见遥夜戒备的盯着他,拢了拢大氅,笑道,“你这姑娘,莫不是看上在下了?若非如此,这般直视当真无礼。”

    遥夜气恼,长得人模狗样,骨子里竟然如此轻浮,不过她这般直视陌生男子,的确失礼在先。

    安久早就辨出华容简的声音,她现在心情不佳,催促遥夜道,“看清路上有狗屎就避着点,走吧。”

    遥夜愣了一下,险些笑出声来,“是。”

    因方才梅久憋着泪,以至于安久说话时带着浓浓的鼻音,与平时并不相似,华容简未曾认出。

    “呀,小娘子好锋利的牙口。”华容简听了她的话,非但不生气反而很有兴致的道,“在下最欣赏有性子的娘子。”

    “背着我走。”安久低声对遥夜道。

    遥夜背过身,背起安久,避开华容简快步没入树林。

    华容简正欲去追,身后却响起脚步声。一个少年匆匆跑过来,哭丧着脸哀求,“我的爷,咱们回去吧,这梅氏好歹是皇商,万一冲撞了人家女眷怎么办?”

    “已经冲撞了。”华容简很高兴的道,“听说梅氏女个个生的貌如天仙,所以才会红颜薄命,啧啧,正合我意啊!”

    少年小厮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才松了口气,“短命有什么好。”

    华容简道,“先娶回家一个,等过世之后我便再从梅氏娶填房,以后我的夫人就五年一换,全是美貌又短寿,这样一辈子才不会腻味啊!”

    小厮无奈道,“郎君,咱们快回吧,您可别抱着这个心思,咱府三位嫡出郎君,总不好两位全娶梅氏女吧。”

    华容简看白痴一样的瞧着他,“所以我才赶紧跑来冲撞一下呀!若是梅氏能找我算账,我就替大哥娶了,反正大哥也不想续弦,岂不是两全其美?”

    小厮无言以对,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小的求您了,快走吧!”小厮急的只差跪下磕头了。

    “走,走。”华容简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随着小厮离开。

    遥夜背着安久回到玉微居。

    安久坐在火炉边神色淡然的烤火。

    遥夜狐疑道,“娘子您没事吧?”

    梅久意志消沉,安久便能够自然而然的控制躯体,不花费丝毫力气,“没事。”

    她黑眸里映着橘色火光,“华容简是个怎样的人?”

    遥夜暂将疑惑搁置,也想尽快转移梅久的注意力,便细说起来,“传言说他是个纨绔子弟,在奴婢看来,就是个疯子。奴婢随便说一桩事儿吧,一年前华容添发妻亡故,他敲锣打鼓的恭喜自家大哥,说是可以换新人了,被华容添狠狠揍了一顿。此事被华夫人娘家得知,声泪俱下的在皇上跟前参了华氏一本,说自家女儿嫁入华氏之后贤惠孝顺,并为华氏添了子嗣,挑不出一点错处,竟然被如此毁名节,实在是天大的冤枉!结果宰辅被罚了一年俸禄,还带着华容简亲自登门赔罪。一张脸算是丢尽了。”

    果然是一坨屎!

    安久道,“他学问、武功怎么样?”

    “这……”遥夜仔细想了想,“人人都谈论他的荒唐事,奴婢倒是没听说过他才华如何,不过今日他不知不觉的穿过三道门,又悄无声音靠近奴婢,想来武功不低。”

    梅氏虽是暗影家族,但明面上不过是个皇商,潜伏的暗影不会出现,即便如此,护院的武功也都不低,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内院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遥夜接着道,“像他那样的贵公子,身边多少回跟着几个武功极高的护卫,奴婢只能确定他会武功,且武功不弱,具体如何却不知道。”

    “我先休息一会。”安久道。

    遥夜看她的确脸色苍白,便没有再说什么,她也不敢提起梅嫣然,怕再惹她伤心,“是,奴婢就在外面,娘子有事吱一声。”

    安久点头。

    遥夜退出去之后,安久就着榻躺下,闭目养神。

    “安久,我很担心娘亲。”梅久抽噎。

    安久微微睁开眼,眼眸中难得透出些许温和,她想了想,很用心的安慰梅久,“你放心吧,没有你的拖累,她肯定能活的更久。”

    听完这话,梅久哭的更凶了。

    哭声扰的脑袋嗡嗡作响,安久却没有再骂她,兀自闭上眼睛陷入沉睡。

    屋外,遥夜压低声音道,“娘子今日身子不好,烦你去向智长老告假。”

    慕千山的声音沉沉,“姑娘自己去吧,最近前院人多眼杂,我不便行动走到。”

    遥夜沉吟道,“也罢,你保护好娘子。”

    “嗯。”慕千山虽是应了,心里却很不理解遥夜这种老母鸡的心态,不过是离开片刻,有什么好忧心?

    然而,就在遥夜走后不久,老夫人便来了。

    门口的侍婢不好阻拦。

    老夫人进屋,侍婢搬了个绣墩放在软榻前,老夫人坐下,看着榻上熟睡的少女,目光复杂。

    当年她的女儿比梅久也大不了几岁,依偎着她撒娇就像是昨日之事,可如今竟不知其生死。这一切都是拜梅嫣然所赐!梅嫣然拼尽一切逃离,今日还不是甘愿入控鹤军?!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拉她的女儿下水!

    老夫人抬手去摸安久的脸颊。

    然而还未曾触碰到,手腕猛然被握紧,眼前一花,一把冰冷的利刃瞬息之间便向她咽喉袭来,杀气迸裂四散。

    老夫人想抵挡却觉为时已晚,顿时惊怒道,“你敢弑亲!”

    匕首倏然停在距离老夫人咽喉只有一根毫发的地方。

    两人相距不到两尺,老夫人能清楚看见安久的眼眸中一片冰冷,无喜无悲,仿佛只待一个指令就要取人性命于眨眼之间。

    安久收回匕首,垂眸喊了一声,“祖母。”

    老夫人亦缓缓敛起怒气,心有余悸的道,“你这个孩子,怎的如此警觉。”

    安久沉默以对,她不会与人相处,更不会和长辈相处。前世今生好像就只在梅久面前放松一些,因为,梅久太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

    “我听说嫣然离开了,心中放心不下你,便过来看看。”老夫人话语很温和,神情很平淡。

    安久想了片刻,道,“我没事。”

    老夫人微微笑道,“那我便放心了。”她起身,叹了口气道,“我已许多年不曾出岛,外面竟是丝毫未变,看着真是教人难受。”

    她垂眼,目光从安久身上淡淡带过,“你好生休息吧。”

    老夫人带着几个侍婢出了玉微居,坐上软轿,手里捧着暖炉,不禁低低笑出声来。

    声音虽然刻意压制,但听起来颇为畅快。

    “灵犀,你说梅如雪是对我有敌意,还是生性警觉?”老夫人轻声道。

    外面一个中年妇人道,“无论哪样,她那等骇人的杀气总没错,可见合该入控鹤军,这等事,咱们应当让上面的人知道消息。”

    “呵!”老夫人往后倚了倚,“梅嫣然还是如当年一样鬼精,自知离家十年,势力早已敌不过我,竟然破釜沉舟,靠紧了智长老,那个老叟可不好对付。”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