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四十八章 溃不成军

第四十八章 溃不成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副使!”梅亭君怒道,“阻止她跑出院子即可,为何要让她跑出去!”

    顾惊鸿无视他的怒意和言语,道,“开始吧。”

    砰!梅亭君将短剑摔在地上,转身便欲出去寻梅亭瑗。上次一次,他抱着侥幸心理,觉得不过是家族测试而已,不至于伤及性命,所以才对梅亭瑗遇险不管不顾,可眼前这人是控鹤军神策副使,杀人如割草的杀手!

    顾惊鸿身形一晃,瞬息出现在梅亭君面前,手中雪光微闪,当一切静止,众人才看清梅亭君胸前插着一柄长剑。

    梅亭君不可置信的盯着顺剑刃汩汩流淌的鲜血,伤处疼到麻木,事情发生在一瞬间,他甚至都忘记叫疼。

    “一时半会死不了,不过你再乱动就说不定了。”他缓步回到石台前,示意梅亭春,“继续。”

    梅亭春浑身打颤,弯身捡匕首之时险些栽倒在地。

    不能逃,不能放弃……

    梅亭春咬牙,双手握着剑柄,一闭眼狠狠刺下去。

    利刃没入皮肉的感觉那样清晰,太恶心了!梅亭春撒手向后急退几步,捂脸缩在墙根呜咽起来。

    这一剑歪的厉害,直接刺到了腹部,顾惊鸿没有评价,抬眼见到梅如剑双眼空洞,嘴唇发青,心知发出稍大一点的声音便能把他吓破胆,便没有让他练习,兀自沉默着拔出匕首将尸体剖开,与剩下两个看起来还算镇定的人讲解人身体上脆弱之处。

    梅亭竹紧紧抿着嘴,防止呕吐。在如此阴冷的屋内,她鬓发边竟已汗水汇聚成滴。

    安久额上亦布满细密的汗珠,然与梅亭竹不同的是,她是在努力压制自己来自灵魂的躁动。她做了狙击手之后,都是远距离射击,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经受这种血腥场面的刺激了,她现在很想破坏点什么。

    身后,两名黑衣人把梅亭君抬走医治。

    这一堂课持续了不过两盏茶,却让每个人都感觉到在炼狱里煎熬了数十年。

    用来练刀的尸体显然是死去没有多久,血量与普通人无异,红色的液体从石台上如瀑流下,在不平整的石砖地面上汇聚成一个个小血坑。

    屋内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甜。

    顾惊鸿掏出帕子拭了拭手,看着另外一个石台上赤条条的女尸,有些可惜的道,“女尸很难得,怕是要浪费了。”

    控鹤军行事残忍,但是亦有底线,一般拿来练手的尸体无不是生前恶贯满盈之辈。时下这样的男犯好找,女犯却是不容易。

    “你们回去休息三日,可以好好想想适不适合成为暗影。”顾惊鸿的声如清泉荡涤脏污,他淡淡道,“不过,你们好像没有选择。”

    还是寻常的语气,安久却觉得他话中颇有些怜悯抑或自怜的意味。

    “来人。”顾惊鸿声音微扬,“送他们离开。”

    一名黑衣人打开房门,梅亭春连忙扶着墙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跑。

    安久盯着顾惊鸿,似乎要透过鬼面看清他的表情。

    顾惊鸿复又负手而立,清湛的眸光透过鬼面上的孔隙回望她,似在等着她说话。

    安久需要拜师学艺,可她又不想寻梅氏中任何一个人,这个顾惊鸿似乎武功高绝,他本来就是控鹤军派来的老师,指点他们是理所应当,但……找他学艺,怕是一定要进控鹤军了!

    找他还不如找智长老。

    思虑片刻,安久转身离开。

    出了义庄,清冽的空气入肺,安久的躁动才有所缓解。

    梅亭君不知被送去了哪里,梅亭春趴在雪地劫后余生似的大哭,梅亭瑗蹲在马车下面干呕,梅如剑则被两个黑衣人抬上了车。

    一向镇定的梅亭竹此刻正扶着车辕大口大口的喘气,雪白的雾花喷散,水天色的衣裙衬得她小脸几乎透明。

    一堂课,溃不成军。

    安久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装作害怕的样子,可是,害怕是什么感觉呢?

    装不像反而惹人生疑,想来想去,她直接闭眼栽倒在雪地里。

    一晕万事了。

    安久感觉有人把她抗起来放入车内,嗅到车内属于梅亭瑗身上的香粉味,她躺的更加放心了。

    义庄内。

    顾惊鸿如苍松般静静立于屋脊上,远远望着梅氏诸人的情况。

    一道黑影落在屋顶,“副使准备荐谁嫁入华氏。”

    “梅亭竹或梅如雪尚可。”顾惊鸿道。

    黑影顿了一下道,“这二人天资不错,可入控鹤军,为何不荐梅亭瑗。”

    顾惊鸿道,“圣意是在华氏安插卧底,华容添人才出众,即便有女子一时不动心,难保时日久了不生出感情来。梅亭瑗感情用事,第一个排除。即便是那二女也未必合适。”

    “那副使的意思是……”黑影道。

    顾惊鸿道,“奏禀圣上,择一适龄危月暗影顶替梅氏女之名嫁入华氏。”

    控鹤军内部分为四支,分别是羽林、神武、神策、危月。

    二十八星宿中危月燕为北方第五星宿,在龟蛇尾部,若在战斗时出现此星象,预示着断后者有危险。控鹤军中的危月一支便是断后军,意为不计性命的为执行任务者断后。

    “是,属下立刻去传消息。”黑影闪身下去。

    天空又飘起雪。

    顾惊鸿抬手摘掉面具,墨发散开,随着风雪翩飞。

    面具下还是黑布覆面,他目光晦暗的盯着手中面具,然后紧紧握起。

    次日清晨,万里银装素裹。

    梅久再醒来的时候发觉身处自己的房间,不由舒了口气,但旋即脑海中浮现出昨晚见到的尸体,心又沉了下去,她能逃避一次,难道永远都逃避不成?

    “安久,你说智长老作保,为何我们还要去暗学?”梅久忐忑的问道。

    “……”

    “我想坚持,可是我真的害怕。”

    “……”

    “我娘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有没有遇见危险,有没有害怕。”

    “……”

    “好想我娘。”

    “……”

    “安久,你想娘亲的时候怎么办?”

    “杀人。”安久终于给了一个简洁肯定的回答。

    梅久擦拭眼泪,“为何要杀人?”

    “开心。”就像很多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买东西取悦自己,安久用这种方法排解孤单。

    “不是很可怕吗?那么多血,他们死的时候充满恨意的看着你……”梅久被自己说的内容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安久从未看过充满恨意的目光,那些人死的时候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娘子,您醒啦?”遥夜掩上门,走近床前撩起帐幔,“昨日不曾去智长老那里,今天不能再不去了。”

    “嗯。”经过昨晚的事情,梅久忽然觉得去智长老那里并不可怕了。

    遥夜见她没有露出惧怕的神情,不禁微笑,嫣娘子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

    洗漱过后,梅久吃了一碗粥,便去往永智堂。

    到了地方,小厮领着梅久到了永智堂一间屋子内便退了出去。

    梅久看了一圈,屋内空旷开阔,没有任何家具,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字,苍劲的“佛”字几乎占满了幅空间,两侧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弓弩。

    “顾惊鸿授课很有趣儿吧。”智长老进门,笑呵呵的道。

    梅久躬身施礼,“长老。”

    智长老感觉到现在的梅久与那晚射箭时的不同,眉头微皱,“你觉得顾惊鸿授课如何?”

    昨晚梅久一进屋就晕过去了,她哪里知道谁是顾惊鸿,讲的又是些什么?

    “安久,昨晚是顶了我吧?”梅久心里问道。

    “嗯。”安久道。

    梅久这才硬着头皮回智长老的话,“很……很好。”

    “很好?”智长老古怪一笑,“顾惊鸿十来岁的时候便负责为控鹤军带新人,他带过的人,还没有一个敢说‘好’。”

    梅久心头狂跳几下,不安的抓着衣角。

    智长老看见她这个小动作,心中不喜,当初考验时那种傲气与爽利去哪里了?射箭时候那股气势又是从何处而来?

    智长老觉得自己枉称智者,竟是怎么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顾惊鸿负责带你们半年,前三个月授课,后三个月会带你们执行一些任务,你武功不行,所以我派千山负责保护你。”智长老慢慢往墙边走,隔空便将一个挂在高处的小弩取下来递给她,“我三年前制了这种小弩,轻巧方便,适合近距离偷袭,你试试。”

    梅久接过来,竟看不出丝毫头绪。

    安久倒是挺喜欢,于是控制梅久的双手摆弄那小弩。玩弓的人对弩多少都有些了解,它是介于弓和枪之间的冷兵器。

    枪称作扳机的地方,对应弩上的悬刀,枪上的瞄准器在弩上则称作望山。这把弩机呈长方形,悬刀很隐蔽,没有望山,属于袖箭。

    安久摸索了一会儿,便将箭矢上膛,抬手起手按动悬刀。

    箭矢咻的一声定在了正对面的墙壁上。

    安久感觉梅久实在紧张,便直接控制了身体,“挺好。”

    “哼!”智长老很欣赏她刚才那种果断利索,却故作不悦道,“见识浅薄,弩机是死物,射程力道都有限制,弓就不同了。”

    他说着从墙上取了一张弓,弹动弓弦,“弓道的最高境界叫‘惊弦’,可知何谓‘惊弦’?”

    安久摇头。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