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一百零四章 混沌

第一百零四章 混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所有袭击者都撤出了梅花里,火还在烧,到处弥漫着焦臭的烟雾,屋舍残破,莫思归一路摸到马厩,在发现满地都是马的尸体,无奈只好徒步追赶。

    到达谷口,夜色朦胧中,莫思归看见谷口烧起大火,有一堆黑黑的东西堵在路上。他在枯树丛中小心翼翼的靠近,待近前十丈的时候才看清那竟然是一堆尸体。

    在尸体堆的正对面一个高大的身影拄剑而立,墨发散乱,一身衣物被鲜血浸染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大火快要将他的身影吞没。

    “陌先生!”莫思归认出他的剑,不管不顾的冲进火中。

    没有得到回应,莫思归捏住他的脉搏,指头按到温热的皮肤,却没有搏动。周围有火,温度自然很高,他可能刚刚才死,也可能死了很久!

    莫思归的心沉入谷底。他撒开手,开始在尸体堆里疯狂的翻找。

    安久是和陌先生同行的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梅十四!梅久!安久!”莫思归胡乱的念叨,动作一顿,忽然想到分别时自己曾在安久身上下了追踪香。

    他摸到腰间坠着的小葫芦,放出十几只蝴蝶。

    这是江湖上一种比较常见的追踪方法,用来追踪的蝴蝶是用一种有毒的香料饲养,能够在冬季存活,并且能够有目的飞行,然而它毕竟速度较慢,能够追踪的有效距离只有十里。

    蝴蝶在谷口盘旋一圈,有八九只被火烧成灰烬,其余几只开始往外面飞,莫思归心中大喜,按着药箱抬腿跟上去。

    走了几步他回头朝陌先生躬身,“对不住了!”

    莫思归在梅庄只与启长老有深厚感情,所以就算心中担忧安久,也要将他安葬好之后才走,但此时对于他来说,还是找安久比较重要,毕竟她还可能活着的希望。

    他施礼之后,匆匆追蝶而去。

    走了约莫一刻,道上一人迎面而来,而蝴蝶停了飞行。

    莫思归认出是梅如焰,忙迎上前去,两人看见对方俱是心中一沉。

    “十四呢?”

    “可有见到陌先生?”

    蝴蝶围着梅如焰翩飞,她抓着莫思归追问,“你从谷口出来可曾看见陌先生?”

    “看见了。”莫思归顿了一下,轻声道,“他死了。”

    “你,你再说一遍?”梅如焰这样问着,眼泪却如决堤一般。

    “你节哀,他的遗体还在谷口,你去的快还能再见他最后一面。”莫思归一看如此,还道是他们师徒情深,可他现在只能不痛不痒的说几句安慰。

    莫思归心中惦记安久的安危,不禁追问,“十四呢?”

    “她被楚定江带走了。”梅如焰丢下一句话,踉跄朝梅花里跑。

    蝴蝶跟着她飞出两丈又返回。

    “楚定江是谁?去了何处?”莫思归扬声问。

    梅如焰没有理会,他看了看她的背影,犹豫一瞬,还是跟着蝴蝶后面离开。

    他虽然是没用过几次追踪蝶,但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实力。

    漫漫荒野,有几只经了火的蝶被风一吹便飘飘摇摇的掉落,莫思归不知疲倦的前行,满身的伤口结了痂又裂开、裂开又结痂都丝毫不觉,只忧心忡忡的盯着最后一只蝴蝶。

    天边微亮,仿佛被血晕染,泛着淡淡的红色。

    在半山腰上一处宅,屋角风灯还亮着微弱的光。

    整座宅子只有三间石屋,破败的篱笆围出一个院子,东北角搭了一个简陋的小棚,下面是碎石和泥土砌成的灶台。

    一个劲装的男人正蹲坐在灶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灶膛里的柴火,锅中冒出白袅袅的雾气,米香四溢。

    待感觉饭蒸的差不多,他便息了火,起身去了屋里。

    没有点灯,昏暗的光线中他准确无误的走到床前,抱臂站在那里,不知是沉思还是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子。

    直到外面有了轻不可闻的动静,他才动了一下。

    “指挥使,您要药。”门外有人道。

    “放着。”声音黯哑。

    “是!”那人放下包袱,继续道,“指挥使,您还是快些赶回去吧,控鹤监中议会,属下打听到有人提出处罚您,就连枢密院都介入此事。”

    屋内的人眸色掩在昏暗中,晦暗不明,“知道了,我自有打算,告诉兄弟们只要跟着楚某的心不变,其他应以明哲保身为上,肝胆意气,在心中不在面上。”

    领命那人听得明白,楚定江这是提醒他们凡事莫要逞强,表面上该妥协的时候一定要服软。

    “是!指挥使保重。”那人在廊下停留须臾,确定楚定江没有别的话吩咐才闪身离开。

    楚定江在床沿坐下,手伸进被子里摸到一只纤细的手腕,手指轻轻放上去。

    脉象微弱,试不出脉搏,也感觉不到经脉,仿佛这具身体正处于一片混沌之中。

    楚定江心里奇怪,明明只是受伤中毒,为何会造成这样的现象?

    他记得自己突破九阶臻至化境的那一段时间便是如此,能挺的过去,便会于混沌之中出现生机,进入到另外一个高度。

    而对于绝大多数的九阶武师人来说,这种机会一生只有一次,一旦第一次突破不成功会为下次突破造成更大的阻碍,人心在恢复本真的时刻最为强大,任何外物都无法撼动,然而也最为脆弱,容不得一丝杂质,如果本身存有瑕疵,在混沌之中极难剔除。

    至少,迄今为止没有听说过谁在此情况下成功突破。

    楚定江往安久体内输过内力,确定她的内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非……是她的精神力要突破了!

    思及这种可能,楚定江悄无声息的退出去,草草的吃了点饭,便去屋舍旁边的林子里去练功。

    日复一日。

    安久觉得自己在黑暗中不知走了多久,浑身疲惫,浑身灌了铅似的,每迈出一步都累的大汗淋漓。

    正当她要停下来休息时,耳畔忽听一个低醇的男子嗓音道,“不如扔池塘里溺死算了。”

    安久直觉他是在说自己,愤怒之下,眼前突然出现一丝微红的光。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