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霉运

第一百三十四章 霉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近控鹤军很不顺啊。”隋云珠嘀咕道。

    何止不顺,简直是处处碰壁,几乎每执行一项任务的时候就会中途受阻。之前有人刻意针对不假,但这一次的确是运气不好。

    “人要是走了霉运,连天都不让你好。”不知是谁冷不丁的插了句嘴。

    场面陷入沉默。

    众人在林边或蹲或站,身影浸在夜色里仿若长长短短的碑。

    楚定江去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回来的时候满身未敛的杀气伴着血腥,像是从地府走出来的黑无常。

    结果已经很明显。

    缥缈山庄暗点仅存的七名杀手全军覆没,魏予之不知去向。这让楚定江确定了一点关于魏予之的信息——他的精神已经超过化境三品。

    没有人在旁操纵,阵法就相当于失去了生命,控鹤军很快便脱困。

    这次行动,控鹤军牺牲四名暗影,斩杀对方十四人。但这个比例还是让控鹤监那些头目发怒了:一个化境高手和一个控鹤军中最出色的杀手坐镇,竟然还会有人牺牲?!太不可原谅了!

    所以回到京中楚定江又被降职,某些人连他那个神武都虞候的挂职都容不下,而顾惊鸿却因得圣上信任,只被罚了一年俸禄。

    很多人都为两人鸣不平,这次明明是试炼,按照规矩,领头的楚定江和顾惊鸿不能出手,就算是正常的试炼最终也不太可能没有丝毫折损!

    控鹤院里。

    安久在一间小练武房练拳,浑身被汗水浸透,曲线毕现。

    楚定江端了一盘五香花生盘坐在墙边喀喀喀的剥着,见她停下,嚼着花生问道,“梅氏明明有威名赫赫的梅花拳,你为何练这种猫挠似的拳?”

    安久重新系紧手上的绷带,睨了他一眼,“吃花生容易被呛死,尤其你最近这么背运,最好小心。”

    “成心给我添堵。”楚定江指头稍一用力,把一颗花生捏成了粉末塞进嘴里,“这就不怕呛死了。”

    安久继续练拳。她回来之后去控鹤院的书馆去翻看了很多功法,发现几乎每一种都需要有强健的体魄作为支撑,所以她便暂时不看,先按照自己的法子锻炼身体。

    “你已经练了两个时辰了。”连楚定江都看不惯她对自己的残忍,忍不住提醒。

    安久不答话,一拳比一拳更有力,外泄杀气令人后颈发寒。

    两刻之后,总算住了手。

    “楚定江。”安久在她面前蹲下,黑眸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梅……我娘现在在哪支军队?”

    楚定江避开她的目光,“不知道。”

    “你知道。”安久清楚的感受到他一闪而过的犹豫,“是不是在羽林军?”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了。”楚定江原是怕说出真相之后,她也要把自己搭进去寻母,但既然她有这个心理准备,他也不再隐瞒,“龙武卫,也有和羽林军一样的职责。”

    末了,他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不会也要进去吧?”

    安久猛的攥紧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我想救人,又不是要卖肉,为什么要把自己搭进去!顾惊鸿也知道我娘被皇帝睡了?”

    “咳咳咳!”楚定江被花生呛了一下,咳嗽几声,“你是女子。”

    安久执着的追问,“是不是?”

    “人就是他选的,你说他知不知道?”楚定江道。

    安久想到顾惊鸿那一双清湛的眼,怎么都想不通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母女共事一夫?而且这个皇帝还真是一点都不忌口,连寡妇都不放过!

    “那我娘已经被皇上给睡了?”安久问。

    “这个我真不知道。”楚定江又不是皇帝近侍,怎么会知道皇帝哪天和哪个女人睡觉。

    安久缓缓起身,走到衣架面前取了斗篷披上。

    梅嫣然温婉清丽的面容浮现在眼前,她血液猛然翻腾起来,一股难以宣泄的杀意直冲脑海,那种消失了很久的疯狂陡然又回来,她抓到兵器架上的一把剑,狠狠将面前的衣架斩碎。

    但不够!她想毁灭一切!

    “十四!”楚定江见她双目赤红,心头微惊,这股精神力分明是入魔的征兆。

    铺天盖地的杀意瞬间覆盖了整个控鹤院,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轰!

    一声巨响,控鹤院的练功房塌陷一大片,滚滚尘烟冒冲天而起。

    几位教头闻声急急赶到。

    “发生何事?”地教头捏着嗓子尖叫。

    那股巨大的杀气消失,其他浑身一松,开始人七嘴八舌的回答。

    尘烟之中有身影显露出来,所有人都住了嘴,仔细分辨是谁。

    待那人走下阶梯,众人才看清原来楚定江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

    “楚大人,发生何事?”天教头问道。

    “练武馆年久失修。”楚定江淡淡抛下一句话,抱着安久扬长而去。

    楚定江想不出任何隐瞒的借口,这个敷衍的解释只不过是他不想当众无视天教头。

    当天下午,楚定江便被召回了控鹤监,原因是,怀疑他有入魔征兆。

    控鹤军并不排斥魔道,但是魔修的人的性格都不可避免的在某一个方面很极端,所以必须要严密监控,防止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失控。

    神武军中立刻就有人提出,连顾惊鸿这种资质绝佳的人都不曾臻入化境,楚定江的功力很值得怀疑,为了避免酿成大祸,应该尽快废除其武功。

    这正应了那句话:人若是走了霉运,连天都不让你好。

    楚定江没有被花生呛死,却默默的背了一个黑锅,降职不说,还要被关在监察院中一个月。

    安久一觉睡得沉,醒来时,天色微亮。

    她头疼欲裂,回忆之前的事情,怒火顿时又冲上心头。

    门吱呀两声打开又带上,楼明月闪身进来,“梅十四。”

    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她对安久总是会特别照顾几分,“不管是何事,都不要透露出你的精神力,楚大人说会处理,你莫要辜负他一番好意。”

    “怎么回事?”安久撑起身。

    楼明月察觉有人靠近,道,“日后再说,等会有人问你,你就尽量把房屋倒塌的事情推到楚大人身上,这是他让我代传的话。”

    安久心中一沉,虽然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直觉是自己精神失控惹了祸,而楚定江帮她兜着了。

    嘭嘭!

    “请进。”楼明月代安久答道。

    几个黑衣人推门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人带着鬼面,后面跟着四位教头、盛掌库。

    “玄壬。”鬼面人坐下,开口问道,“前日练武馆倒塌,只有你个楚定江两人在内,你可知道事情经过?”

    安久不想暴露自己,却也不想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把什么事情都往楚定江身上推,“不知道。”

    鬼面人的目光落在她受伤的手上,“你这伤从何而来?”

    安久沉默不语。

    楼明月插嘴道,“梅十四内力在梅氏被袭击的时候废了,如今是纯外修,为有一朝一日报仇只能更卖力练功,她时常如此。”

    几乎算灭门之灾,不愿提及也算可以理解。

    鬼面人伸手捏住安久的手腕。

    触感冰凉,安久忍没有抽出来。

    那人试探了片刻,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楼明月的解释。一个没有内力的人是不可能造成那么巨大的破坏,那么就只有楚定江了……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鬼面人便没有逗留,立刻回去复命。

    “唷,小矮子,靠山倒了哦!”地教头不怀好意的咯咯笑着。

    安久默默吐槽:个子矮早晚有长高的一天,被切掉的小**就再长不出来了!

    安久在同龄女子当中不算矮,不过控鹤院这一批人多是男子,仅有的两个女子年龄又比她大,个头也稍微高一点,所以列队的时候她是最矮的一个。

    玄教头冷飕飕的道,“你当老夫死了?”

    当着他的面就想教训他手下的人,摆明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地教头翻了个白眼,一边扭腰出去,一边道,“人家年轻健壮,你一个老头子再怎么讨好,小姑娘也不会跟你。”

    玄教头的意思被曲解成这样,当时便被气的胡子乱颤,啐了一声,“阉人!”

    安久没有心情听他们斗嘴,待人都离开,立即问楼明月,“楚定江怎么了?”

    楼明月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说了,末了嗤道,“控鹤监这帮人,执行任务的时候没见这么利索,打压人倒是有一手!”

    安久心里颇不是滋味。

    她精神又失控了,有些事情不太记得,但还知道当时楚定江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什么,内力爆裂,摧毁了整间屋子,她也被震晕过去。

    他这么做是为了替她隐藏有入魔趋势的精神力吧!

    安久抿唇,垂眼盯着裹着厚厚白布的手。

    楚定江会为了她回头,当她因为杀人而难受时,他不是像普通人般咒骂或惧怕她,也不像有些人那样不断的蛊惑她继续杀戮,而是笑着说“很好的苗头,说明你还有感情”。

    楚定江这样护着她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令她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

    楼明月见她脸色苍白,便道,“你再休息一会吧。”

    安久点头。

    她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躺下之后竟然没多久竟然又昏睡过去。

    梦境纷乱,一会儿是尸山血泊中,梅氏家主将一块玉佩塞在她手里,说“忠正守义楼”;一会儿是梅嫣然笑着说“别怕,娘在这”;一会是梅久临死前哭着说“你好好活着”;最后是尘烟滚滚,周遭的声音震耳欲聋,伴随楚定江沉厚的声音“十四,冷静,无论如何,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对了,楚定江说——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楚定江!”安久霍的坐起来,额头上汗水涔涔。

    从来没有那一刻让她觉得,提高实力是如此迫切的事情。

    安久下来喝了一杯水,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伤去了书馆。她不排斥楚定江的保护,可是她绝对不要成为一个一直靠人保护的弱女子!她不能成楚定江的累赘。

    书馆建在控鹤院的最中央,就在安久第一天来报道的地方,其中藏书几万册,也归盛掌库管。

    书籍是按等级摆放在不同房间。因为控鹤院中修习基础的人都是孩子,并且有专门的师傅有针对性的教授武功,放置基础功法的书房几乎没有人进。

    安久在外修基础的地放找感兴趣练的功法。

    她找的入神,察觉有人进来以为是盛掌库,便不曾太戒备。

    “练这本吧。”声音若松间清泉石上流般清泠。

    安久抬头,看见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不像楚定江那样,时时裹着手套。

    “顾惊鸿。”安久冷漠的看着那张鬼面中的清浅眸子。

    顾惊鸿发现她的敌意,却不曾放在心上,“按照原本的规矩,我就是梅氏弟子的师父,无论如何,我不会在习武方面害你。”

    “那就是会在旁的方面害我。”安久道。

    “也许吧,我这些年,做了不少害人之事。”顾惊鸿把书搁在桌上,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转身出门。

    安久看了一眼桌上,是一本薄薄的功法,书皮残破发黄,上面写了“断经掌”三个字。

    翻开封皮,扉页写了一行字:断经者,断人经脉也。

    安久翻开大概浏览了一下,犹豫要不要相信顾惊鸿。

    她把书揣进兜里,抬头看见对面屋内中盛掌库正在伏案处理事务,便起身出门,从游廊穿过院子,敲了正厅的门。

    “进来。”盛掌库道。

    安久进去。

    他抬头打量她几眼,“玄壬,何事?”

    “我有事请教您。”安久道。

    “请坐。”盛掌库搁下笔,唇角翘起,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您可知道断经掌?”安久问。

    盛掌库脸色微变,“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听说是外家功夫。”安久道。

    盛掌库点头,“这是一门比较狠毒外家功夫,其威力令许多内力深厚的高手都谈之色变,”

    但是迄今为止真正练成的人少之又少,这是这门功夫没有被毁灭的原因之一。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