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生死之交,此生不负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生死之交,此生不负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即便他眼周被安久打的青紫,也掩不住俊逸出尘的颜色。

    他这半年来倒是越长越好看了,只是安久瞧着他的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没安好心。

    “唔。”安久腿内侧细嫩的皮肤刺痛了一下,紧接着,这痛迅速蔓延到了浑身各处。

    一开始的确是像蜜蜂蛰一般,然而周身越来越痛,像是千万根针钻入皮肤从里面开始撕裂,她咬牙忍住,额头青筋暴起,只片刻便已经满头满脸都是汗水。

    莫思归开始幸灾乐祸,只是瞧着她这般隐忍又乐不起来了,遂将扇子塞到颈后,取了镜子来看自己脸上的伤。

    他端着镜子涂了一层药膏,而后便点灯寻了医书来看。

    这二十几卷医书是启长老的毕生心血,他在进控鹤军之前便抽空返回梅花里偷偷给挖了,随身携带进来。

    莫思归看书也是奇,手边摆着铜盆和灯烛,每看一页便撕下来烧一页,待他看完,一本书早已化作一盆灰烬。

    他在一旁看的入神,安久却痛不欲生,浑身的皮肉仿佛被药物腐蚀,那痛从表皮直逼骨髓,她没有尝过被泼硫酸是什么滋味,但此时此刻,就觉得用硫酸洗澡也不过如此,浸在药水中血肉仿佛都要化开了!

    她牙根咬出血来都不觉得疼,甚至不曾察觉血腥蔓延口腔。

    莫思归看完一本书,有些困倦了,起身去浴房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爽的白色宽袍进来。

    他执着灯弯下腰去看安久的情况,披散的墨发从肩头散落,脸膛在水汽之中如真似幻。

    安久张开眼睛,里面一片赤红,像是随时能溢出血来,她脑中被疼痛刺激有些木木的,但是因精神力太高,怎么都不能失去知觉,反而身体血肉的每一寸疼痛都越发的清晰无比,教她想直接求死。

    “十四,你若是撑不住,我便施药将你弄晕。”莫思归用帕子将她眼睫凝聚的水滴擦拭掉,“可你要知道,这种痛也是难得,利于淬炼精神力。”

    他平时再怎么胡闹,却不会容许自己在医术上有丝毫怠慢疏忽,因此这会儿面上没什么表情,有着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冷漠和严肃。

    “滚。”安久疼的耳边嗡嗡作响,一张口,一道血水顺着唇边滑落,在她惨白的面上显得凄厉狰狞。

    莫思归笑了,帮她擦了血,直身端着灯到坐榻上继续翻看医书,看到了不解处,甚至会拿针在自己身上试验。

    莫思归是传说中先天任督二脉想通的练武奇才,经络属风,风最易生势,只要丹田中生出一星半点的内力,经络便能推动内力在体内时时刻刻自行运转,哪怕他不怎么用功,功力亦会越来越深厚,寻常人努力百倍亦抵不过他天生的优势。且,风是无形之物,可幻化万千,所以他能轻学会启长老研究几十年的真气分流把脉。

    他拥有这样先天优势,却对练武不怎么上心,一心扑在医道上,有时十天半个月也想不起来练一回功,否则,也不可能到现在只涨到七阶的程度。

    “莫思归。”安久声音嘶哑。

    莫思归旋首,瞧着她,“何事?”

    “你去别处坐,我看着你这样痴迷医道,更难受。”她现在也全靠着毅力来强撑,看莫思归这样,不由想起了她那个拿妻子试药的父亲,心中就连最基本的平静都做不到。

    莫思归放下书,好奇道,“你从前有何不愉快的经历?”

    安久垂下眼眸,何止是不愉快,简直是一生的噩梦。她不知道为什么渐渐不那么排斥莫思归了,可是看到他拿自己试针,依旧会烦躁厌恶。

    她从骨子里不愿接近对某一件事情太过执着的人,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哪一件事情太执着过,任何事情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哪怕生死。

    莫思归见她不想回答便不再问了,除了在医道方面的事,在别的方面他是不喜欢强求旁人什么的,可他也听不得旁人指责他的追求,说话便冷漠犀利,“不管你经历过什么,安久,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哪怕我欠了你人情,也不能成为你干涉我的理由。”

    安久飞身出去救莫思归的时候,她便明白自己很看重这份友谊,她从来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若不是看重,就算天底下都是她父亲那样的人又与她有什么关系!从前莫思归总是厚着脸皮笑嘻嘻缠着她要帮她治病,从未表现出这等冷漠的一面,然他无情起来,原来谁都赶不上。

    “也对。”安久闭上眼睛,心头堵得难受,再加上浑身的剧痛,脸色越发难看。

    莫思归知道自己话说的重了,忽而生出一些愧疚。他看着灯影下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庞,唇微抿。以前安久讨厌他,除了恶意的捉弄之外,根本不想与他接近,是后来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态度。梅氏遭袭,老太君怀疑他是内监,那些表亲兄弟姐妹都生出怀疑时,只有她一个人说信他;在他生死一线的时候,是她奋不顾身的扑过来,那等利索的行动,他知道是安久而不是梅久,虽然后来不知怎的梅久替她死了,却也抹不去她拼死相救的情分。

    这女子,看似冷酷,实则对是对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安久脑中嗡嗡,身体的上的疼仿佛钻进了心脏,使得一贯平缓的心跳抽搐起来。

    正当她煎熬之时,额头上忽然多了一只微凉的手,一丝柔和若春风般的真气从手掌透入她身体,拂去三分疼痛。

    “方才是我不对。”莫思归轻声道,“你我生死之交,莫染此生不负。只是,教我弃了对医道的这份痴迷却是不能,在我心里,医道第一,情第二。”

    安久睁眼,只能看见他垂落的白色衣袖,“你的命呢?”

    莫思归笑道,“没有命,谈何医道、情分?可若是没有医道,要这性命何用?”

    他垂下手,眼中雾气与潋滟之色融成一片,底下酝着一层浅淡却真挚的笑意。

    “得莫思归一句‘此生不负’,真是要豁出一切!”安久忍着疼,嘴角微微上扬。

    “像你这种刀口舔血的人,以后会明白老子这句承诺有多金贵。”莫思归正经了几句又开始没了形,懒散的靠回榻上,一手支着脑袋,“老子真是天生不适合谈情,尴尬又闷得慌。”

    “喂!”莫思归看她还能清醒的说话,好奇道,“你不疼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