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银针

第一百八十一章 银针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光线极暗,只能隐约看见二楼中央被挖开一块,其间吊着一只笼子,四条手臂粗的铁链从四面墙壁穿过铁笼,将其中的人影缠绕。

    “孩子,你过来。”那人再次道。

    “何人?”安久握紧匕首。

    “老朽魏云山。”那人动了一下,四周铁链哗哗作响,他紧接着发出一声闷哼。

    魏云山?!是缥缈山庄的老庄主,如何会被关在笼子里!

    “这里什么都没有,但周围的墙壁中全是机关,一旦你触动,定会被埋葬在此。”魏云山经过方才的急切激动,现在仿佛平静了许多,“老朽被关在这里数年,不见天日,功力亦被那个畜生吸取,无力害你,你上来,老朽教你怎样出去。”

    安久顿了一下,问,“如何进入地窖?地窖中可有机关?”

    “你是要取那暴弩吧。”魏云山想了须臾,“那爆弩大约只有四五把了,并不在地窖,就在这四周的柱子里,你点亮油灯,自可看见。”

    安久半信半疑,她看向那些盆口粗的柱子,这么大的空间的确够容纳弩,而且这个建筑根本不需要这样粗的承重柱子,安久眯着眼睛仔细找了个遍,能瞧见模糊的灯影,她从兜里掏出火折子,割破衣角用油脂浸湿裹在普通箭矢上点着,冲着那灯放出一箭。

    唰的一声,油灯被点燃。

    安久再次抬头,依稀能看清笼中形容狼狈的老者。

    魏云山眼中闪过惊讶,旋即又释然,能进入这个地方的人,多少是有些本事的,“你稍候片刻。”

    安久移了几步,全神戒备。

    约莫等了两刻,那柱子咔嚓一声,底部裂开一条缝隙,好像是一扇门,安久放出一支索弩定住那门,用力一拉,里面赫然是两把爆弩。

    居然没有什么暗器。

    魏云山似乎看出她的想法,“这四周墙壁只要你随便碰触,随时都能将你置于死地,你拿着它也出不去。”

    “为何不用这爆弩打穿墙壁?”安久疑道,她见过这种弩的厉害,浮屠塔中十几层墙壁都能轰穿,何况区区两层?可是魏予之既然如此精于算计,绝不会如此疏忽大意。

    “如果你想同归于尽,可以试试。”魏云山叹了口气,“死也好,老朽只想求个解脱。”

    安久拿了一把弩,借索弩之力房梁,终于近距离看清了这个传说中的化境高手。

    魏云山枯瘦的身子被两条铁链紧紧裹住,面部被雪白的须发覆盖,看不清容貌,最让安久奇怪的是他满头都被扎入医者针灸用的银针。

    “若不能带老朽出去,便求你一剑杀了老朽。”魏云山缓缓道,“举手之劳,还请成全,老朽告诉你出去之路。”

    安久沉默片刻,问道,“你知道?”

    魏云山道,“老朽时常见到有人进出,自是知道。”

    “好!”安久看着他,淡淡道,“你告诉我出口,待我验证之后,自会成全你。”

    魏云山微微蹙眉,“你这孩子,竟如此多疑!也罢,出口就是那柱子,正门从来不开,老朽亦不知是否有机关。你快去快回,老朽醒着的时间不多。”

    安久看出魏云山的确是急于解脱,心知在他解脱之前,不会害自己,便不再迟疑,进入放置爆弩的门中。

    进入柱子之后,便是一个通向上面楼梯。

    安久顺着狭窄陡峭的梯子爬上去,这柱子看着粗,进来之后一举一动都十分艰难,恐怕就算有轻功也无法施展。

    楼梯一直通向屋顶,安久伸手轻轻一推,发现屋瓦松动,外面激烈的打斗声如在耳畔。她揭开一两瓦,忽而琴声骤起,好像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

    这琴声……

    梅如焰!

    安久也就听过她一个人抚琴,那如泣如诉如咽的声音仿佛拨在人的心尖上,迥异于寻常琴声,听过便不会忘记。

    她悄悄退退回来,再看这铁壁铜墙环绕的建筑,忽然觉得好笑,费了这么大劲,九死一生的闯进来,这弩竟然就放在最不危险的地方!

    可是就算没有桑奴给的消息,她选择从屋顶揭瓦下来,也不会那么恰恰好就碰到这两根柱子,依旧得从二楼的重重机关闯入,未必会比现在轻松。

    “确定了?”魏云山道,“老朽可曾骗你?”

    “说出你真正的目的。”安久道,“我不想与你耗时间,你为我指出明路,你的要求我若能做到,自会帮你。”

    这魏云山一直在示好,说是只求解脱,哪怕死也成,但实际并非如此。安久曾是个精神病患者,久病成医,她虽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她更了解人,一个如此渴望解脱的人,遇见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时不应该这般平静,至少在她顾左右而言它的时候,不应该表现的太平静。而这只是让安久生疑的其中一点。另外,魏云山身为一个化境高手,无异于一座武学金矿,纵然内力没有了,但还有各种绝学、心法、经验,任何习武之人在面对这些,都不会不为所动,可他如此冷静,竟然不利用这一点?

    魏云山沉默几息,问道,“你是如何看穿?”

    “我猜的。”安久纵有种种猜疑,但也仅仅是猜疑罢了,没有明确证据。

    “看来我果真老了,竟被你一个小丫头诓骗。”魏云山声音越来越疲惫,话语也开始急切起来,“我还有事不曾做完,我头上扎的这些银针让我每天最多只能醒着一个时辰,我有话说!我眼看就要撑不住,你上来帮我拔掉一根,我与你再说几句,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我教你毕生绝学。”

    安久没有理会,转而把所有的灯都点亮,取出里面仅余的四张爆弩放在出口,然后攀上笼子,“要拔掉哪根?”

    “头顶那根。”魏云山忙道。

    安久扯了扯嘴角,把手伸进笼子里,就近拔掉了扎在他太阳穴上的银针。

    那银针刺入皮肤太久,几乎要长入皮肤,被安久猛的一拔,一道血线喷了出来。

    外面还有同伴在生死搏命,安久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没时间贪什么绝学,但这魏云山算是救了她一命,帮他拔掉一根银针就算作报答了。

    安久欲离开,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她心头骇然。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