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梦中情人(一更)

第一百九十六章 梦中情人(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跳的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搏动。

    安久与梅久共存的时候时常能感觉到,梅久恐惧紧张的时候那心仿佛要送嗓子里跳出来。

    她也有过惶恐的时候,就在亲眼看着母亲的死状时,在失手杀了父亲时,在组织里受训一次次用别人的鲜血换回自己的命时……

    这种紧张感逼迫她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所以她抗拒。

    而刚刚和楚定江亲吻时心中的慌乱,像是紧张害怕,却似乎又有些不同……

    “阿久。”楚定江轻唤。

    安久察觉楚定江的靠近,向后缩了一下,避开他的目光“回去吧。”

    纵使楚定江再睿智,亦不能猜到安久此刻退缩的原因,心中便以为她是拒绝了。

    “走吧。”楚定江没有用轻功,跟着安久身后慢慢走。

    他以为自己会有些情绪,毕竟他没有遭到过这样的拒绝,然而,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

    楚定江从来没有把心思用在男女之事上过,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有过女人,而且不止一个,如过眼云烟一般,时过境迁早已连模样都忘记了。让他记忆深刻的唯有两个——赵章姬和宋怀瑾。

    这两个女人截然不同,赵章姬是赵国国君的女人,仅凭美貌便能令全天下的男人神魂颠倒。他小时候曾见过赵章姬,她坐在华贵的车里,四周垂纱,风起的时候,他那张倾世容颜深深烙在他的脑海里,没过几年赵公病故,赵章姬自杀殉情了。后来他渐渐懂谋,明白赵章姬自杀并非殉情,而是有所图谋,心中更是欣赏。一个女人除了容貌之外还有点脑子,是多么难得的事!如果说他曾经爱慕过哪个女子,唯赵章姬而已。至于宋怀瑾,谈不上爱慕,甚至谈不上好感。记得她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这个女子凭着实力一度成为秦国权倾朝野的人物,其经天纬地之才胜过世间无数男儿,实乃世所罕见。

    而对安久。不同于对赵章姬的恋慕。

    赵章姬是一个梦,纵然一直很清楚她是国君的女人,楚定江心里亦从未生出过妒忌之心,而眼前的安久实实在在,她的凶狠的样子、她的笑的样子、她手中的温暖,倘若哪一日……

    楚定江忽而想起不久以前顾惊鸿曾经说过,要把安久送给皇帝当炉鼎,心头一跳,难道他的命中注定只能遥望国君的女人?

    “阿久。”楚定江上前一步。欲握她的手。

    安久正胡思乱想,听见他的声音立即回身抓住他的手,触到熟悉的温暖,心中稍安。

    她顿住脚步,对他道“冷。”

    楚定江笑着用斗篷围住她。无奈道“你还真是把我当娘使。”

    安久不做声。

    两人慢慢走着,就当饭后遛食。

    “阿久,你恋慕过哪个男子吗?”楚定江不太想知道,但是他得确定这孩子在这方面和正常人是不是一样。

    “恋慕?”安久想了很久。快到驿站的时候才道“我不知道,也许有。”

    楚定江呼吸一滞,想告诉她不必再说下去了,可是不知怎的,迟迟没有开口。

    “组织里的指挥官。”安久道“他给我任务,每次我完成任务时,他会来接我。他每次会把车窗摇下来一半,望着窗外抽烟,看见我出现时,会把烟弹开,笑着冲我竖起大拇指。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其中有些词很陌生,但楚定江大致听了明白了“此人分明是利用你。”

    “我知道,但仅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也有家,总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安久道。

    楚定江将她搂的更紧。

    回到驿站。

    楚定江独自去寻莫思归。

    不出意外又受到他的“热情”接待,袭来毒物比上回更多,两只小老虎也更卖力的扑腾。

    莫思归蹲在墙角,抱着药罐用竹棍搅拌,冷幽幽的道“你又来做甚?”

    “安久神智完全恢复了吗?”楚定江道。

    “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莫思归从阴影里走出来,用充满怨念的目光看着他。

    “会。”楚定江淡淡道“你在医道上才刚刚迈出几步,若是英年早逝就太令人惋惜了,你说是吧?”

    “楚定江!”莫思归把药罐往桌上重重一摔“别以为老子怕你,老子还就不吃这套!有种你杀了我!”

    “莫神医的骨气某已经领教过。”楚定江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句,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放在桌上“这一类的东西,我收集了不少,我想你会感兴趣。”

    “别做梦了,老子……”

    莫思归狠话放到一半,鼻子轻轻嗅了两下,默默凑过去打开那纸包“七叶草!”

    这种草生长在海边的悬崖峭壁之上,传说是靠龙涎滋养,吸收日月之精华,有益寿延年之效,若是入了好的药方,甚至能够起死回生!

    莫思归立刻包好塞进自己怀里“你还有别的草药?”

    “嗯,我突破化境的时候用了不少,如今手上剩余也不多,也就几十种吧!”楚定江道。

    莫思归立刻收起那一脸的怨念,严肃的谈论起安久的病情“我施过一次针之后,阿久现在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要想完全恢复,还得针几次,不过据她所述,我判断她的疯病有好转迹象。”

    安久这几日也没有疯癫之状,楚定江之所以怀疑她有点不太正常,是因为他所了解的安久是个戒备心极强的人,轻易不会允许人近身,这样一个人没道理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朱翩跹就突然变成一个天真的小女孩。

    “你说她身体被自己的精神力冲坏是怎么回事?”楚定江问。

    莫思归向前探了探身子,嗅了一下“这个问题就拿血灵芝换,如何?”

    楚定江掏出一个小布袋丢给他。

    “啧啧,这样好的东西放在你手里真是浪费,竟然随随便便用这种破布装它。”莫思归从药箱里掏出一只黑乎乎的罐子,把通体暗红的血灵芝放进去“可惜只剩下这么点了。”

    楚定江也不催促,耐心的等着他。

    “阿久〖体〗内各处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崩坏,我没有找出原因,她说魏予之的精神力可以控制外物杀人,所以我才猜测冲坏她身体是精神力,不过我还需要确定一下。”莫思归眼睛在他身上瞄了瞄“还有什么需要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