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女人味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女人味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二十五章

    在附近蹲守两天,高大壮令楼明月留守待命,其他人分批去查探消息。

    他们没有接到命令,但不能不知道战况。

    辽国大多是马背上的部族,这回还是向往年一样,小支游骑兵袭击,每队不超过五百人,所过之处烧杀抢掠,这几年来附近村落已经有数十个遭殃。

    大宋军队至今还没有对付这种游骑兵的有效办法,常常赶到之时,只能处理善后。

    而且那些游骑兵个个能以一当十,彪悍异常,大宋五千人马都不见得能挡住对方五百。是以每次应对辽军这种战术,大宋军队都被拖的疲惫不堪,那种被人戏耍的感觉亦令将士们士气低迷。

    隋云珠认为,今年冬季比往年要长很多,辽国不会满足于小批的抢掠,至少会谋取几座大城,才能稍微填补辽国的物资匮乏。

    大将军凌子岳也有这种猜测,所以才会上奏请圣上派遣控鹤暗影前来助战,他一心为了大宋着想,却也知道,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会让圣上更加疑心。可是若非逼不得已,他又何至于这么做!这些年他培养了许多路探,只是这些人原本到底只是些庄稼汉,没有武功底子,起到的作用有限,而辽国那边是不计血本的往军队中投入高手,所以游骑兵如此锐不可当。

    “唉!能守得大宋几年便守几年吧。”凌子岳站在风口,望着远处开始泛青的草地,叹了口气。

    跟在后面的副将道,“可是将军,咱们催粮草的奏折都上了五六个,至今也没听说要给,要控鹤暗影的折子也早早就上去了,也是没个影子!”

    “控鹤军已经来了。”凌子岳道。

    那副将诧异,连忙看了看四周,“在哪里?”

    “在赵岭那里。”凌子岳握住垂在腰间的剑柄,皱起了眉头,声音里满是疲惫,“看来是听命于赵岭,只要拿捏好赵岭,也能让那些人为我们所用。”

    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武将,在边关守了十几年统共就回过两次家,被君主如此对待,说不受伤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也早已看透了,只把自己当做辽宋之间一座山,辽军想要过去,除非从他尸体上踏过。

    副将听出话外意思,眼眶发红,“当年娘让我好好读书,我不听,这会才知道考不上科举一辈子都是废人,再是为家国抛头颅洒热血也一样被人看不起。”

    “哈哈哈!”凌子岳笑声狂放,抬手重重拍了拍副将的肩膀,让他踉跄了两步,“都快三十而立的人了,说起话来还像个毛头小子,能有个鸟出息!”

    他转身回去大营,副将揉着肩膀随行。

    “都他娘的文绉绉,谁抗辽军铁骑!”凌子岳开玩笑道,“大宋应派万把个先生去辽国教书才是正经,等我死了,他们的娃都变成酸溜溜、满嘴仁义的孔孟门生,连马背都爬不上去,那时我大宋才是高枕无忧!”

    “将军这个主意好!”奚落读书人是他们平时最大的爱好之一,副将乐颠颠的道,“这么说起来,读书还真是很有用!”

    “那当然!”凌子岳大笑。

    安久从一株后探出半个身子,目送那两个身影进入大营。

    她的目力,能够看见还在壮年的凌子岳头上已有丝丝白发。

    原来大宋也有这样的人!然而,在他前面是彪悍的辽国大军,背后是大宋君臣的提防。

    安久没有见过文臣武将相处时的样子,但平时从一些书生的嘴里常能听到“武夫”、“粗鄙”,言辞之间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可想而知,武将在大宋的地位并不高。

    她在原地站了许久,心中很想走近这个身在绝境却能笑得如此豪爽的硬汉,但是最后还是抑制住了这股冲动。

    她趁夜潜入大营,在凌子岳的大帐附近观察了一整天。

    凌子岳不愧是久战沙场的将领,虽然他精神力不如安久,但凭着直觉隐隐能感觉周围有人在窥探。

    他不动声色,令人加紧了大营防守,并仔细检查了机密要函,发现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才稍稍松了口气。

    入夜,他遣退身边的人,在站在帐中问道,“可是控鹤军的暗影?”

    安久远远听见这句话,微抿了一下嘴,没有应声。

    “若是自己人不妨现身说话,若不是,莫怪本将军不客气!”凌子岳的精神力不弱,骤然爆发的时候,连安久都是心头一颤。

    欣赏归欣赏,安久是从来不吃威胁这一套的。

    凌子岳仿佛有一瞬感受到了那个暗中窥视的人,可是只一刹便消失了,连同那种窥视的感觉都一起消散。

    凌子岳越发确信对方是控鹤军暗影,只是摸不清对方来意,究竟是受命来助战,还是过来监视他?

    之后的两天,大营里再没有异样。

    第四天的时候,有人往营帐里面扔了一个纸团。

    凌子岳正在看地图,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又消失了,他迟疑了一下,捡起纸团打开,上面扭扭曲曲的写这几行字:析津府,辽军十五万。

    在纸条最后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鹤印。

    凌子岳很久以前曾经见过,这是控鹤军暗影令牌上的一部分!收到这个消息,令他精神一震,但是出于谨慎,他一边派人去核实消息,一边紧急部署迎战。

    析津府距离河间府并不远,辽国偷偷摸摸的在那里聚集十五万大军,意味着马上要有大动作。

    安久离开大营,回到河间府赵岭的居处与其他人会和。

    “送到了?”高大壮问。

    “嗯。”安久微顿,“他派人去核实,并着手部署。”

    “那就好。”高大壮打了个呵欠,“我还以为过来要出生入死,谁知道无所事事。”

    “不是无所事事,是你拒绝了命令。”安久提醒道。

    高大壮斜了她一眼,“你看上去挺想去当细作?”

    “我这种一副别人欠了我二两银子的臭脸,没有这方面天赋。”安久靠在墙边,声音幽幽从阴影里传出来,“我甚至还没有你有女人味。”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