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安久的照顾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安久的照顾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岭心说这些暗影果然顶用,还是应该好好处理关系,这么想着心里便有了点套近乎的意思。

    他犹豫了一瞬,目光最终落在安久如玉的额头和眉眼上,见她眼下有伤痕,颇为怜悯的道,“卿本佳人,为何会走上这条路?”

    安久一向同陌生人没太多话,但是对他的问题,颇想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于是停了几息之后,把想说的话总结了一下,“面对强敌,你们硬不起来,我们不上谁上?”

    这话若是稍微想歪一点,真是粗的令人发指!

    但是赵岭忍住了,他必须要趁机拉拢一下控鹤军,不能让关系继续恶化。他扯出淡淡的笑容,“姑娘言辞爽利,应是性情中人,只不过姑娘可能有所误会,我们对待辽国入侵,从不软弱。”

    “呵。”安久没有半点笑意,经过对大宋处境的深入了解,她觉得这是个极其严峻的事情,所以为了让赵岭充分理解她的意思,便用了一个比喻,“看来我们对软弱的理解有差异。面对还有反抗余地的强暴,有人一边喊着不要一边享受,用实际行动表明所接受的教育都难以抗衡本性中的**,我们不喊,省着力气搏斗。”

    赵岭紧紧咬着后槽牙,胡须微微发颤。

    安久见他表情不太好,心说自己是不是把话说的重了点?于是用一种自以为很委婉的方式道,“随便乖乖就范这种事情,我不太能做的出来,所以至今还干这一行。”

    嗯,真是很棒的解释,很照顾对方情绪。安久觉得自己越来越趋于正常,没有多久就可以脱离精神病患者的行列了,心中略激动,黑亮的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赵岭。

    “你……”赵岭连声音都开始发颤,“你……你出去。”

    安久目光平静下来,这个反应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是。”安久跃上房梁,垂眸看见看见赵岭喘着粗气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安久不懂如何与人交流,但是对方是喜是怒还能清楚的分辨,于是反思了一下,好心的补充一句,“大人要是不想反抗,我们可以保护你,不需要太感激,只要末了别反过来恨我们妨碍你享受就好。”

    噗!

    赵岭一口水喷的满桌都是,更甚至有些从鼻孔喷出来,呛得他眼泪横流。

    他手忙脚乱的掏出帕子擦拭。

    安久停了停,听见远处隐隐传来高大壮要笑抽过去的声音,蹙了蹙眉,没等赵岭收拾好便抬脚赶了过去。

    “你笑什么?”安久落在附近的树上。

    高大壮笑的眼泪奔涌,软趴趴的伏在一棵横枝上,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梅……梅十四……你说的太好了,大宋以你为荣。”

    “直觉告诉我,你在嘲笑我。”安久才不上当。

    “真的。”高大壮抹了抹眼泪,认真的告诉她,“我终于觉得你是个挺招人喜欢的小矮子。”

    “我还会长。”安久淡定的告诉他这件事实。

    安久前世有一半欧美血统,十六七岁时就有一米七几了,现在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尽管比前世要矮,但作为一个还在发育的女孩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那等你长了以后再说。”高大壮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以后对付赵岭这种人,就应该派梅十四出马!

    两人正说着话,楼明月赶了回来。

    “是辽军袭击大营,冲着粮草和装备去的。”她说出刚才探到的消息,“这次辽军出动了很多高手,连我都差点被尾追,尽管凌将军已经做了部署,但是依我看,辽军还是能够全身而退。”

    隋云珠分析道,“他们铤而走险,应该是在为辽国即将开到的大军铺路,前两天我去查过了,河间府粮仓里也没有多少余粮。”

    大宋有百万兵力,这么大一批人,即便是不开战消耗也十分巨大,更何况现在正是战事吃紧的时候?

    边境的农耕业本来就没有南方发达,粮食产量供给本地都很勉强,再加上辽国不断犯境,到处烧杀抢掠,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荒芜,这几年来,就连各府的粮仓都空了大半。凌子岳借了几回,从当地官府借粮,比向朝廷要粮草轻松不到哪里去,只是图个近。

    很多人身在富贵乡,对这种事情没有切身体会,只觉得凌子岳不断的要物资这件事情很有问题。文官不愿武官拥有过大的权利地位,因此常常拿此事做文章。

    “两军还在混战,粮草物资暂时无损失,但再这样下去就说不定了。”楼明月道。

    凌子岳手里有三十几万大军,但是这些人马不可能驻扎在一个地方,大营里最多不超过十万人,辽国游骑兵不仅善战,而且机动性很强,再加上众多武师,很有可能会得手。

    高大壮的面色凝重起来。

    沉默了许久,李擎之道,“大人,我们去助战吧,至少给戍边将士留口吃的。”

    “梅十四留下,其余人跟我一起走!”高大壮道。

    孙娣娴看了邱云燑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哀怨。

    邱云燑与孙娣娴并肩作战过几回,私下里关系也有些暧昧,邱云燑擅毒,也算是医道上的人,可是控鹤军对待莫思归和他的态度是千差地别。再加之他看中的梅十四和楼明月都与莫思归有扯不清的关系,他打心底的不平衡!而恰好孙娣娴很会安慰人,亦很会恭维别人,这种处境之下,她给他那一点点虚假的满足,就显得很难得。

    因此,邱云燑待孙娣娴与旁人有些不同。

    接收到孙娣娴的眼神,邱云燑略顿了一下,道,“大人,梅十四擅弓弩,能派上大用处,孙娣娴远战近博都平平,不如换一下吧。”

    对于安久的弓术高大壮也略有耳闻,但他没有亲眼看过,于是向楼明月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楼明月颌首。

    他玩味的看了邱云燑和孙娣娴一眼,似笑非笑的道,“那就换换吧。”

    说罢扭头又对安久道,“楚大人不在,可怜没人疼哟!”

    安久感觉自己的身上的伤修复的差不多了,对此安排没有异议,便将残破的兵刃换下,与众人一道奔赴战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