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宫变(1)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宫变(1)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距离拉近,安久清楚分辨出对方有十二人。

    他们进来之后分作四组,到各处搜寻,不知道在找什么。

    三人一组,一个六阶以上武师,两个六阶以下,安久觉得这种分组方式有些熟悉,像是……控鹤军?

    安久从缝隙中看了一眼,果然瞧见衣角上面绣着银色仙鹤。

    如今控鹤军分裂,光凭标志根本不能判断这些是不是楚定江的人。安久想捉一个询问情况,但转念间又打消了念头,像控鹤军这种秘密组织,口风肯定很紧,与其冒着暴露的危险浪费时间和精力逼供,不如跟着他们。

    定了主意,安久便选了一组武功相对较高的人跟踪。一般来说,武功越高职位越高,知道的信息越多,她也不担心会被发现,反正对方精神力再高也不如她高。

    这些人一声不响的在书房里展开地毯式搜寻,约莫两盏茶的时间,整个书房几乎都被翻了一遍。

    尤其是那些明黄的圣旨被一一展开在桌子上。

    看完所有圣旨,其中一人道,“找不到怎么办?”

    另外两人沉默几息,那名瘦高个道,“再找。”

    “头儿,一张诏书而已,随手便拿走了,我们恐怕是白费功夫。”那人抱怨的,“殿下也不知想什么,火烧眉毛竟然还在意什么诏书,赶紧登基才要紧!”

    安久心中一沉,莫非楚定江的谋划失败了?

    “二皇子不死,诏书没找到,那诏书始终是跟刺,二皇子……”

    话音未落,寂夜里突然想起悠长沉闷的钟声,一下一下,惊醒了整个汴京。

    “圣上驾崩了!”说话的人声音里分明带着喜悦。

    安久感觉更不妙,他们似乎是太子的人,皇上驾崩他们这么高兴,说明皇宫现在在太子的掌握之中。

    “不对!”瘦高个却并不这么乐观,“殿下尚未摸清二皇子全部实力,就算圣上真的驾崩,定然不会这么快发丧,如此二皇子那些人才不敢轻举妄动。”

    “那还找不找诏书?”另一人问。

    瘦高个沉吟半晌,“丧钟既然不是殿下令人敲响,那便是二皇子了……难道圣上真的立了二皇子?不管是什么,咱们既然领命就得继续找。”

    他们只是奉命前来找圣上近半年赐给二皇子的密诏,并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如果真是立太子的诏书,那皇宫即刻就乱了。

    几个人把书房里的书册一一翻找,一张纸都不放过。

    安久悄悄退了出去,前往华府。

    华府支持二皇子,梅久和梅嫣然应该也在,找到人便能知道更多消息。

    此刻安久才晓得楚定江为什么迟迟不告诉她如何随时随地联系到他,不禁嘀咕,“还说要什么并肩作战,放屁。”

    华府大门紧闭,戒备森严,但这种防备还挡不住安久。

    她潜入府内便直奔梅久住处,路过一处小园子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华容简坐在小池塘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向池子里投食,梅如焰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石墩上,身后站了两个黑衣大汉。

    一眼望过去,不知情的人定会以为那两个大汉是梅如焰手下,但安久却瞧见那两名大汉浑身肌肉紧绷,手握腰间剑柄,眼神时不时的瞥向梅如焰,显然是在看着她。

    “梅如焰。”华容简未曾回头,语气慢悠悠仿佛闲聊,“你想去哪儿?”

    “怎么,我不能出去?”梅如焰冷声道。

    “那要看我心情。”华容简把鱼食放在手边的矮几上,起身走到梅如焰跟前,弯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奏折交给你主子了?”

    梅如焰抿紧双唇,凤眸无惧的迎着他的目光。

    从安久的角度看不见梅如焰的表情,却能清楚看见华容简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笑懒散中透着几分狠戾,灯笼微弱的光线被风拂动,光影微晃,显得他面容阴鸷。安久怔住,犹记得初次见华容简时,他是个爱玩闹的少年,笑起来温暖如朝阳,这才多久没有见,他竟然像换了一个人。

    “值得吗?”华容简松开她,面色恢复如常,“那份奏折是我爹为了保凌将军所写,后来没有呈上御案,区区一张废纸就能扳倒华氏?你的主子未免太天真。”

    梅如焰下颚泛起红痕,笑的分外妩媚,“那么废折,你可知我为什么单单拿那一个?”

    华容简垂眼看着她,“洗耳恭听。”

    “因为只有那折子上关于凌子岳的内容写的最多,有人能依此摹出华宰辅的笔迹,伪造出一份华宰辅与凌将军的通信,其间怂恿欺骗凌将军攻打辽国析津府。”梅如焰快意道,“同样,也能模仿出华宰辅准备颠覆江山的言辞。你想啊,华宰辅设计除掉忠臣,欲取天下,这份证据若是交到大宋皇帝手里,会怎样?”

    不管是哪一个皇帝,华氏都要遭灭顶之灾。

    如果是太子登基,那么不用这份证据,华氏支持二皇子,乃是谋反之徒,太子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若是二皇子最后成功登基,那么二皇子得了这份证据会怎么做?对一个功高震主的家族,他手里握着这个把柄,能随时有借口名真言顺的至华氏于死地,至于证据究竟有没有破绽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一个无解的局,就算现在知道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防范。

    “华氏本就岌岌可危,只要这么轻轻的推一把。”梅如焰纤纤食指轻戳华容简的腰,笑靥如花,“轰然崩塌。现在有空管我,还不如好生想想你自己的出路。”

    “不劳你操心。”华容简挑起嘴角,吩咐那两个大汉,“杀了她。”

    安久惊讶于华容简如此天翻地覆的改变,同时犹疑,究竟要不要救梅如焰?安久虽然不喜欢梅如焰,但仔细计较起来,梅如焰并没有真正害过她。不过华容简与她算是朋友,而梅如焰所为又对华氏危害巨大,更何况,楚大叔对华氏似乎十分在意……

    一番计较之后,安久觉得不管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华容简又在方才喂鱼的地方坐下,望着水面怔怔发呆。

    安久看了一会儿,他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没有动过。

    难道得知自己生母被杀,父亲是同谋,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如此之大?前些日子,他明明表现的像看开了呀?

    男人的心思不好猜,安久避开他,到了梅久的住处。

    屋里灯亮着,梅久坐在灯下看书,梅嫣然在她对面缝衣服,母女相处的分外融洽。

    安久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悄声翻身进屋。

    梅嫣然警觉的朝窗户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人,暗道自己真是草木皆兵了。

    安久如鬼魅似的落座,思索着要说怎样的开场白。

    嗨,我来了。或者说,好久不见啊!

    似乎都不是很合适,思来想去,她只轻声咳了一下。

    梅嫣然回头,剑几乎出鞘,看清是安久才放松下来。

    梅久见着她,很是欣喜,“阿久,你出岛了?这么说来梅花里解困了?”

    “嗯。”安久打量她几眼,“你不是中毒了?怎么越来越胖?”

    梅久脸颊一红,喏喏半晌。

    梅嫣然代她道,“久儿有孕了。”

    安久张了张嘴,目光落在梅久的腹部,她穿着宽松的衣物,看不出来肚子是否凸起,“几个月了?”

    “快四个月。”梅久弱弱道。

    前几个月华容添还睡书房,这一扭头孩子都四个月了,安久不禁想问是不是华容添的娃,但旋即想到梅久三贞九烈的,若发生意外,她恐怕早就投河了,出于这种考虑,安久总算没有在人家娘亲面前问出这么欠抽的问题,不过说了一句更欠抽的话,“以后你若是跟华容添分手,得把孩子带走,小孩子可以没有爹但不能没有娘。”

    梅久神色黯然,她跟华容添其实只是一次酒后意外,并非是因情而生,对于将来,梅久心里也没有底。

    梅嫣然倒是没有多大反应,淡淡岔开话题,“你出来是有事?”

    “嗯,现在汴京情形如何?”安久问。

    梅嫣然道,“太子在宫里,看似占据上风,实际并非如此。皇宫外围几乎被二皇子的军队掌控,太子被困宫中消息不灵便,若是没有宫里那位大太监,他撑不到现在。”

    “大太监?”安久隐约知道有这么个人,“皇帝跟前的化境高手?”

    梅嫣然点头,“如果这次太子登基,这太监便是侍奉三代君王了,因他身在宫中,不常与人交手,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只知道他早在十五年前他已经入了化境。”

    化境高手屈指可数,二皇子这边除了楚定江之外应该找不到别的人了,也就是说如果二皇子想登基得先摆平这个大太监才行,谁来摆平?除了楚定江没旁人了!

    安久有些坐不住了,“二皇子现在在哪里?”

    “这我不知道,但是你听。”梅嫣然停顿了一下,往外面的丧钟声音清晰犹如响在耳畔,“钟声一响,太子与二皇子交手也就是这一两日的事情,因为二皇子一定要奔丧守孝,太子定趁机发难,就看他究竟如何入宫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