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伪宋杀手日志 > 第四百一十章 永夜

第四百一十章 永夜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一十章

    楚定江比安久讲究的多了,有条件的时候天天都会洗澡,安久觉得太折腾。

    她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屋里转悠,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任何医者都能用心头血治病吗?

    如果只有医术高超之人才能做,那莫思归岂不是很危险!

    想着,她披上披风去追楚定江。

    那边,楚定江已经坐下。

    屋里点了灯,灵犀道,“我想过了,赌一次。”

    她半辈子都谨小慎微,到头来又得到什么?还不如豪赌一次,输了横竖不过就是一死,赢了从此以后便是自由和荣华富贵。

    “与我楚某人合作,尽可放心。”楚定江道。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道,“我们知之甚少,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明确告诉你,找你们的人不是耶律权苍,而是萧澈。”

    “萧澈?”这就奇怪了,楚定江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他脑海中掠过千万种可能,“他找的究竟是我,还是阿久。”

    灵犀目光微闪,垂下头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手指。

    楚定江掏出一叠交子钱放在桌上。

    灵犀抬起头来,笑着伸手拿过来点了点,塞进衣袖里,“上头给我们的任务只是盯着你们,分别仔细报告你们的行踪,不过我猜萧澈多半是找十四娘,因为有一次我们收到消息,要求着重调查十四娘的实力。这个问题我无法准确回答你,可既然收了钱,也不好什么都不说。耶律权苍心思缜密,洪酉与我先效命于大宋,后又投靠他,他放着我们许久不用。几乎是弃子了,忽然又安排过来做这件事情,不是很奇怪?肯定还派了其他人来监视。不过我不知是谁。”

    “好一招声东击西。”

    前段时间安久一直在招揽人,很容易就会被人混进来。耶律权苍让着两个明晃晃的奸细过来扰乱视线。真正的探子更容易传出真正的消息。

    “你可知道他们如何联系?”楚定江把山庄地契放在她面前。

    灵犀看着地契,却没有拿走,“我不知。”

    “你走吧。”楚定江道。

    灵犀警惕的直起背,发现他确实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才缓缓起身,“十万两黄金,就买这点消息值得吗?”

    “值不值我说了算。”楚定江淡淡道。

    灵犀不再多问,飞快的闪身出去。

    在门外等候多时的安久神色怔忡。未曾阻拦。

    楚定江听见安久的脚步声,回身道,“你怎么来了?”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安久莹白的面容上没有血色,眸中是楚定江从未曾见她流露过的惊惧之色,“他来了。”

    “他?”

    安久这些年大多数时间都与楚定江在一起,他可以肯定她不曾招惹过萧澈,所以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萧澈是跟他们一样的人。

    安久忽然觉得很冷,无论怎么拽紧披风都没有用。

    楚定江抱住她。

    “楚定江,我真的害怕了。”安久把整个脸都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的道,“我现在过得很满足,所以怕再回到从前。”

    有了目标。有了希望,有了楚定江……安久觉得人生不能更美好了。

    “他应该早就已经来到这这里,为什么早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安久紧紧抱住楚定江,同她说起那人,“他是我们的指挥官,曾经也是一名顶级杀手,他是天生的犯罪者,拥有超高智商。无所不能。后来他的腿受伤便不再继续接任务,创立了一个组织。培养出许多更加年轻的杀手,世界上排名前十的杀手有七个是他亲自调教。我也是其中之一。”

    在安久的回忆中。他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说话很温柔,教她握枪,教她用杀人的方法发泄血液里的狂躁,在那些枯燥寂寞的日子里,她曾依恋过他,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他的温柔如此可怕。

    “其实他早就出现了,不是吗?”

    爆弩是超凡的存在,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个东西是萧澈带过来,安久心中早就有了疑惑,只是没有多想,没有去证实而已。

    “幸好他来的晚,给了我足够的时间与你走到一起。”楚定江道。

    如果萧澈早出现两年,难保安久不会走上从前的老路。

    “不惧。”楚定江握住她的手,“不管是万丈深渊,还是挫骨扬灰,都有我作陪。”

    安久看着两人紧紧交握的的手,听着他豪气干云的话语,安久渐渐平复了心绪。

    “血煞。”楚定江道。

    “大人!”

    “杀了梅老夫人。”

    “是!”

    血煞领命去了,不过转眼间又飞快返回,“大人,梅老夫人服毒了。”

    安久闻言有点吃惊,“她怎么会服毒?”

    梅老夫人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性子亦坚韧,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自尽。

    楚定江走到关押梅老夫人的屋子。里面已经点上了灯,茶盏碎了满地,她衣着整齐,保养得当的面容此刻却是一片惨白。

    她缓缓睁开眼,眸子显得极亮,“那个贱婢,居然以为你放过她,她就永远自由了……哈……哈哈哈!”

    血从口中涌出,染红了衣襟,梅老夫人整张脸惨白中透出青灰之气,她笑的泪流满面,“她也不想想,我为什么不选那条道!今日真正自由的人,是我!”

    不做飘萍,不做别人的狗,只有死才能解脱。灵犀,你早晚会明白。

    看着梅老夫人咽气,楚定江道,“葬了吧。”

    她是续弦,又是内奸,梅氏不会接受她入祖坟。

    血煞令人去寻了一卷席子回来,卷了尸体。带人抬出去找地方埋起来。

    “每个上位者都有自己的办法控制这类人,梅老夫人和灵犀是一体,灵犀背叛。她也不会有好下场。”楚定江是在对她解释梅老夫人自杀的原因。

    安久道,“耶律权苍控制人的办法应该不是毒。”

    如果两个人都被下了毒。没有理由一个知道一个毫不知情。当初也没有人给她下毒,她仍旧在沼泽里越陷越深了。

    “对了!”安久想起追出来的原因,“用心头血医病难不难?是不是只有莫思归这样的人才能办到?”

    “据说取血很难。”楚定江明白她心中所忧,“此事先不要声张,静观其变吧,你刚刚重铸还不能到处乱跑。就算耶律权苍要抓莫思归,他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安久点头。

    寂夜清清,满月高悬。

    莫思归带着两头老虎一路心情雀跃。迫不及待的奔着楼明月而去。

    耶律凰吾死了,这是他小半辈子听到的最好消息,楼明月应该不会再固执了,会随他回去过着安稳平淡的日子。

    “团团圆圆,正是团聚的好日子。”莫思归看了天上的明月一眼,垂首笑问道,“大久,你说以后我要几个娃?”

    大久瞪着铜铃眼,满脸茫然的扭头。

    “以后我肯定要个女儿,打小就教育她要性情柔和。不能跟她娘一样。”

    “啧,你说我见着她,头一句话说点什么呢?”

    莫思归坐在小月的虎背上。墨发随风飞扬,桃花眼中流溢出潋滟之色仿若将这寂夜都染成了一片浅绯色。他已不知多久没有露出此般风华。

    见面第一句话应当说什么显得更动人一些呢?

    “明月,以前是我不对,我没有好好保护你,给我个机会用一辈子来补偿你。”莫思归笑了,用折扇敲了敲掌心,“老子真有才,是个女人都得感动哭。”

    “不对,我们家明月可不是一般女人。”他又皱紧眉头。

    纠结了一路。小月和大久停下来之后,莫思归一抬头瞧见上面的牌匾。竟然是上次他帮楼明月治病时居住的那个客栈!

    莫思归确定楼明月是惦记着自己,心里不禁一喜。站在门口仔细理了理衣襟和头发,又掰过大久的虎脸,从它大眼里看看自己。

    “风度翩翩。”也不知究竟看清没看清,他就满意的下了一个结论,转身踏上台阶。

    刚刚接近正门,莫思归便隐隐感受到一股杀气。他微微一顿,悄悄后退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取出纸笔,飞快的写了一封信封入竹筒,而后系到大久脖子上,拍拍它的脖子。

    大久扭头往回跑。

    莫思归只听楼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身后小月嘴里紧接着发出一声闷哼。

    他心头一凛,丢了一粒药给小月,跃过院墙飞快掠向发出声音的那个房间。

    “姑娘莫想不开,我们没有恶意!”

    莫思归不作多想,立刻抬脚踹开门,“明月!”

    入目是雾气氤氲。

    楼明月闻声,慢慢回身。

    屋内烟雾弥漫,十几个黑衣人将她困住。

    她站在窗边,见莫思归冲进来,猛地推开窗子欲让风吹散雾气。月光从背后洒进来,在她周身镀了一圈银光,勾勒出姣好的身形,她的神情在黑暗里晦暗不清。

    “走!”

    她只来得及发出嘶哑的一声,整个人身上冒出浓浓的黑雾,一股血肉烧焦的味道充斥整个屋子。

    春风不解语!

    是他配出来的蚀骨之药!

    莫思归登时目眦欲裂,颤抖着手打开药箱,里面瓶瓶罐罐掉落满地,他蹲下来一把抓住春风不解语的解药。

    楼明月垂眸看他,眼泪汹涌。

    莫思归再抬起头,却看见她倾城容颜一片片斑驳,化作一片片枯蝶被夜风卷走。

    泪滴落在地上,人却已经没了。

    就只在一刹那。

    烟雾随风往门外飘散,屋里很快恢复平静,只余下一摊摊残骨余灰。

    莫思归愣愣的环顾一周,目光最后落在窗外的一轮明月上。

    发生了什么?

    刚才……好像看见明月了呢?

    他的衣服浸过百毒解,他也是个百毒不侵的身子……可是楼明月刚刚拼尽最后的力气推开窗子,分明是怕他沾到大量的毒雾会来不及服用解药。

    莫思归脸上木木的没有任何表情,小月低低呜咽,上前想去拱拱窗边那一堆残骸,却又一不小心怕弄碎。

    呆站了很久,莫思归才慢慢有所反应,剧痛陡然占据整个身心,痛得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准备了许多话,一句还没有来得及说。

    他们分别那么久,他甚至没有来得及仔细看她一眼,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抱歉,她就从他眼前永远消失了。

    眨眼之间,猝不及防。

    还是死在他所配的毒药之下?!

    噗!

    莫思归只觉喉头一甜,竟是喷出一口心头之血。

    血鲜红欲滴,他的脸却惨白如纸,一瞬间像是老了十余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悲痛至极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反而想笑,笑尽这弄人的命运!

    他笑罢,浑身颤抖的指着那堆残骸哑声道,“我莫思归,能生死人肉白骨,亦能将人挫骨扬灰,可是谁来告诉我,如何将挫骨扬灰之人复活?”

    莫思归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刻骨的恨。不仅仅是恨那些逼死楼明月的人,也恨楼明月,为什么她能如此决绝,不留一点回旋的余地,又如此残忍,要用他亲手配的毒药!

    一股气如泰山压在心头,让他几欲窒息。

    ……

    “莫思归!”安久猛地坐起来。

    楚定江被惊醒,起身拍拍她,“做噩梦了?”

    “我梦见莫思归跳崖了。”安久心有余悸的道,“我看见他站在悬崖边就拼命喊,他回头冲我笑笑,说,阿久我要下去看看,说完便纵身跳了下去!”

    “你是睡前想太多。”

    “不是!”安久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急道,“你不知道,我以前做梦从来只梦见过去,自从用了魏予之的血之后,我就开始出现许多奇怪的梦,这些梦都会成真的。”

    “那也未必一定是跳崖,说不定是预示他会出现危险。”楚定江安慰道,“明天我带你去找他。”

    安久又躺下,翻来覆去再也无法入睡。

    楚定江也睡不着,便问她,“你说梦见萧澈的时候,梦见什么了?”

    “那个梦很乱,有些是从前有些是没有见过的画面。可我记着最清晰的是梦见他从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说了什么?”

    “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武器,有了你,我就可以毁灭一切,所以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脱离掌心。”

    楚定江觉得这个人所说的“完美武器”并不是真的武器,毕竟无论一个人再强悍也不可能毁灭一切,而且从安久简单的描述来看,此人是个天才,天才多半都有傲气,他不会真的把这种事情寄托在别人身上。

    多半,此人对安久有依赖感。

    “你在想什么?”安久问。

    楚定江开玩笑道,“在想你是不是变成未卜先知了。”

    安久却很认真,“这要问魏予之。”

    楚定江笑着搂住她,“睡吧,养好身体我才放心让你出门。”(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