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015 流淌的温情

015 流淌的温情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015流淌的温情

    李半夏拿起一张小凳,坐着专心为刘东山洗脚。

    每次绕过那个伤口的时候,李半夏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想起今日采回的一味草药中,恰恰能治这种擦伤。

    尽管这种擦伤没什么大碍,可痛起来也不容忽视。而且相公明天还要下田,自然多有不便。

    从药篓里取出一株芙蓉叶,捣碎揉搓,至出汁。这芙蓉叶有凉血解毒,消肿止痛之效,效果纵不显著,也可缓解一点疼痛。

    熟练地为他敷好草药,擦干了脚上的水珠,放到床上。又给他盖好被子,才出了房。

    刘东山睡觉睡得很死,天上打响雷都打不醒他,李半夏动作又轻,没有惊扰到他。

    把他安置好以后,回了厨房。想了想,从碗柜的抽屉里掏出两个鸡蛋,取出几块豆皮,就着滚锅,给刘东山熬了一碗吃的。

    刘灵芝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他是闻到了香味出来的。双手扒在锅台上,望着锅里的豆皮和鸡蛋眼睛骨碌转了一下,咽了口口水。

    刘灵芝最是贪嘴,家里但凡有点好吃的都逃不过他这张小嘴。老太太喜欢藏食,可每次不管她藏得多严实,最后还是进了这小家伙的嘴。

    曾经家里炒了袋栗子,老太太把它藏在自己的小柜,半个月后家里来了客,拿栗子出来接客。打开一看,就剩了一包栗子壳儿。

    还有更奇的,家里做小米粑,分到李半夏名下的有两个。李半夏吃了一个,抽空去厨房盛了一碗饭,等回来的时候这第二块小米粑早已进了刘灵芝的肚子。

    久而久之,李半夏对这小子的性子已早有领教了。

    “张嘴——”瞧他眼巴巴的小可怜样儿,想吃就直说呗。

    “啊~~”

    夹起一块豆皮,放在嘴边吹了吹,塞进他的嘴里。

    刘灵芝摇了摇头,小鼻子嗅了嗅。

    “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要你吹吹——”

    “……”

    “你嘴好臭!”他才不要吃臭臭的东西呢。她嘴那么臭,吹出来的豆皮肯定也是臭的。

    李半夏一突。手里的筷子捏紧了一点,无所谓的道:“那你要不要吃啊?”

    “我要换一个,我自己吹。”

    小家伙,有的吃就不错了,还在那儿嫌弃。

    “这是给你爹做的,听话,一会儿就吃晚饭了——”

    “不嘛不嘛,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就要吃——”双手紧紧扒在锅台上,小屁股扭来扭去,俨然和她耍赖到底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马氏从房里撵了出来。“这我刚转身,你们咱就闹上了?”

    “没有,娘,灵芝要吃的,这是我为相公做的,所以……”

    “孩子要点吃的你就给他,至于在这大呼小叫的麽……”

    大呼小叫?谁大呼小叫的了?

    李半夏也知道这老人家一颗心都偏在自个儿孙儿身上,她说什么也只是将事情弄糟而已,干脆闭口不言。

    马氏就是不喜她什么都闷个心里,撇过头,好歹她也是给他儿子做的,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了,你先把东西送进去吧——”又转过头对刘灵芝道:“乖宝儿诶,跟奶奶走,奶奶带你吃好吃的去——”马氏牵着刘灵芝的手走了,一会儿就听见房里刘灵芝的声音:“嗯嗯~~好吃好吃,奶奶,我还要~~”

    李半夏端着吃的进了房,刘东山还没有醒。将碗放在床头柜上,来到床边,“相公,醒醒,先吃饭了,吃完饭再睡——”

    “唔嗯~~”刘东山动了动,还是没有醒过来。

    “相公,吃饭了,起来吃饭了,快醒醒——”李半夏推了推她的肩膀,刘东山慢慢转醒。

    “是你啊,你回来了?”

    “嗯。”

    “你白天去哪儿了,娘刚才还在问呢?”

    “没啥,到山上采了些草药。起来就先吃饭吧,别凉了。”李半夏扶着刘东山坐了起来,把碗端到他手上,看着他吃下去。

    “……我的脚是你弄的?”脚上敷了草药,清清凉凉的,比刚开始磕到的那伙儿舒服多了。

    “嗯,是我给洗的。脚上泥多,睡觉不舒服。”

    刘东山看了她一眼。她明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在给她装糊涂。看不出来,她还有这一手。

    刘东山也是个话少的,说得不好听的,就是一个闷葫芦。除了和孩子们在一块话会多一点,其他时候挤出一句话都是难为他了。

    这一个话少的,就已经很无聊了。这两个话少的凑到一块,相处的情况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

    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刘东山碗里的东西也吃完了,李半夏帮忙把碗收起来。

    “吃完了就睡吧,今天就好好休息,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

    刘东山点点头,李半夏端着碗筷出去了。

    晚饭过后,李半夏又回了房来。

    灵芝在这里,怪不得吃完饭就不见他,原来上他爹这儿来了。

    刘灵芝爬到床上,坐在他爹的大腿上,没被磕到的那一只。

    刘东山双手枕在脑后,呵呵笑着和他儿子说话。

    这父子俩一天总是会这样呆上一会半会的,刘灵芝最喜欢黏着他爹。他爹在家的时候,他大多时候都呆在房里和他爹说“悄悄话。”

    李半夏进来后,刘灵芝朝他这个方向瞥了一眼,“哼”了一声,又回过头和他爹说话去了。

    父子俩聊到很晚,李半夏是坐着不是,躺下又没地方,只得到外面去走走。

    等她回来的时候,刘灵芝已经蜷曲着身体在他爹的怀里睡熟了。背抵着他爹,屁股撅着,小脸深深地埋在被子里。

    他的样子很乖,很安静,要是这个小鬼醒着也和这会儿一样,应该能让她省不少的心。

    刘东山真是一个慈父,侧着身体,轻轻地拍着他儿子的背,嘴角咧着一抹憨憨的笑。

    李半夏看着这一幕有些失神,她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可她依稀还记得小的时候父亲背着她上山采草药。山高路险,父亲牵着她的手从未松开过,遇上难走的路,父亲就把她挂到他的背上。

    他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就和刘东山看着刘灵芝的时候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