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041 这药膏真好使!(今日加更)

041 这药膏真好使!(今日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041这药膏真好使!

    “相公,你下午说你腿被蚊虫咬了,可好些了?”李半夏坐到床边,眼睛下意识地看向刘东山的小腿处。

    “蚊虫叮咬,也就当时痛会儿,这都过了这么久了,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就是偶尔痒得紧,腿上大一块疤小一块疤的,看得人发瘆。”刘东山看李半夏坐过来了,往里面挪了挪,给她腾出地儿来。

    “相公,能给我看看吗?”

    刘东山愣了愣,转而爽快地笑笑,“只要娘子不嫌我这粗人脚臭,有什么看不得的!”这还是刘东山第一次如此顺溜地叫李半夏“娘子”,李半夏晃了晃神,脸上微微发热。

    李半夏掀起刘东山的裤腿,被蚊虫叮得密密麻麻千疮百孔细细碎碎的小伤口完全暴露在李半夏的目光之下。有些地方还渗出一点血丝,血丝凝固,看得人心里发怵。

    咬得这么狠,应该还不是蚊子咬的。田里有许多蚂蟥,这些渗血的伤口想必还是蚂蟥叮的。

    在刘东山的小腿旁,还有几条细细的红印子。腿被叮得发痒,刘东山下手重,把自己的腿给抓伤了。

    把他的裤腿向上卷了一点儿,到膝盖处才放下。

    “嗬!——”

    李半夏忍不住抽了口气,“这……怎么弄得这么严重?”赫然在他的膝盖上方,有一排密密麻麻的小疹子,在皮肤的包裹下发出恐怖的红色。

    照理说,蚊虫叮咬,顶多就是留下一块淡淡的疤。皮肤好的,连疤都不会留。而刘东山的腿。兴许是长年累月遭蚊虫叮咬,又或许是上山砍柴砍树途中被蛇虫蚁兽之类的爬咬,这条腿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以说,这条腿见证了庄稼汉子的心酸苦辣,凝结了太多的辛苦血泪。

    李半夏捧着那条腿半天没动,她是真的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在这之前,她多次听刘东山、刘西山抱怨田里的蚊虫多,不是人干的事。当时她虽然知道情况严重,但是决计没有想到这条腿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她突然又想到,即使在夏天,刘东山为何天天要穿着一条长裤睡觉。原来不是他脸皮子薄不好意思,而是怕自己的腿吓着同床的她!

    而在村里,像刘东山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其他的人是否也如他一般,腿上伤痕累累,让人触目惊心?

    刘东山注意着李半夏惊愕发愣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的腿吓着她。动了动,想将自己的腿收回来,不想,却被李半夏按住了。

    “你……”刘东山话还未问出口,就硬生生地哽在喉咙里。

    李半夏低着头,打开手上的那个小盒子,用小手指挖了一坨出来抹到刘东山的腿上。

    一丝辛辣凉爽的感觉传来,刘东山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李半夏抬头看了他一眼,让他坐好别动。自己则推着手指,将刘东山的小腿由腿肚到腿外,仔仔细细抹了个遍。

    时间仓促,没时间准备,等明儿有空,她要制作一些棉球和棉签。帮人家擦腿,总不能每次都让自己的手上阵。

    刘东山龇着牙,这药膏刚涂到腿上的时候,辛辣发痛。一般这种感觉,恰恰是挠到了实处,是有效果的表现。

    抹到腿上过了一会儿之后,辣意消失,剩下的全是凉丝丝润滑的感觉,舒服得紧。就像是有一个人不停地对着你的腿吹凉气一般,身上的燥意不仅缓了,就连心里头也平静了不少。

    天气热,人本来就容易燥。再加上腿被叮成这样,人心里就像是时刻兜着一团火。一点火星子就能惹人失去理智,发出火来。

    有好久,自己身上都没觉得这么轻松舒服了——

    刘东山瞪圆了眼盯着李半夏手里的那个小盒子,想不通是什么药膏这么神奇,只往他腿上涂了一点点,就令他这么舒服?

    “娘子,你给我涂的是什么药膏,真好使。”

    李半夏勾起嘴角,轻轻笑了笑,“这是集蛇蜕、土荆皮、蛇床子和轻粉在一起研制的药膏,对蚊虫叮咬引起的皮肤瘙痒和暗疮红疹很有疗效。而且这种药膏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他的气味很独特,人闻起来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闻在蚊虫那里就很刺鼻了,远远地就得避开。”

    这几味药材可以说是蚊虫的天敌,运用得当还可以制成专门对付蚊虫的熏香。变成药膏涂抹在身上,也可以免了蚊虫的袭击和侵扰。

    刘东山把手合在胸前,专心地看着李半夏给他抹药膏。忍不住自己也用手摸了摸,然后又勾了一点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奇怪~~这味道也不重啊,真的可以防止蚊虫叮咬吗?

    能不能防止蚊虫叮咬刘东山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这药膏擦到自己腿上不过半盏茶时间,他腿上被叮咬的地方感觉好多了。

    “相公,以后早上每日到田里地里之前,你就涂一些药膏,对你的腿有好处。”李半夏给他抹完,拍拍手,将小盒子的盖子盖上,放到床边,刘东山要用伸手便可以拿到。

    “娘子,庄稼人整日在水田里干活,擦这些个东西哪管用。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肩背的,还没抹上呢就被洗了,不是浪费东西呢嘛。”刘东山说这话的时候,欢喜的劲儿一直没过。

    手上摆弄着装药膏的小盒子,整一个爱不释手。

    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脚踝处,腿脖子非常的凉快,心里凉丝丝的。这玩意儿,真是太痛快了!

    李半夏从他手中拿过那小盒子,道:“相公,你就听我的,别怕浪费东西,用完了我再给你做一盒来。这些天看你从田里回来,裤管是干的,没有湿。可见田里的水不深。你把药膏抹在腿上,小心着别让裤管掉下来,就没事。还有,你在田里干活除了腿被叮咬,像是脖子、背上还有胳膊肯定也被叮过……”

    “这倒是,那些东西叮起人来撵都撵不走,除非将它们拍死!”

    “这就是了,明日你出门之前不妨在这些地方都涂上药膏,用上个天把试试。一天下来再见分晓,到时候相公你再决定以后到底要不要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