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056 小伙子是便秘了

056 小伙子是便秘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056小伙子是便秘了

    翌日一早,李半夏吃了饭就挑着一担药草上路了,从今着开始,她也算作是上班一族了。

    小童川乌正拎着两副药交给门口的大爷,李半夏远远就听见川乌说:“李大爷,这个是我师父给你的,他让你喝完了下次再来拿。”

    李大爷推拒着,“好孩子,这药大爷不能要,我已经麻烦赵郎中好多事了,哪能再白要他的药?”

    “李大爷,师父给你你就拿着吧!”川乌蛮把药塞给了李大爷,李大爷千恩万谢感动的提着药走了。

    “川乌——”李半夏叫他。

    “嘿!李姑娘——”川乌立马迎了上来,接过李半夏肩上的担子,帮她挑了起来。川乌都把担子接过去了,李半夏也只好让他帮忙挑着。

    “李姑娘,你终于来了,师父天天念叨着你。就巴望着你的胳膊赶快好,好了来药庐帮忙。”

    “呵呵~~是嘛。我也想来这儿做事,你看,我胳膊一好人不就来了。”两人说笑着进了屋,赵郎中正在给人看病,看到李半夏进来,让她等一会儿,说这边马上就好。

    李半夏跟着川乌来到了后院,两人把药草称了称,钱算了算,当场就给李半夏结了账。

    虽说李半夏到这来坐堂,不过一码归一码,药草卖好了川乌就把李半夏的钱给结了。

    李半夏揣好铜子儿,坐下喝茶。

    药庐后院是个很凉快的地方,绿化设施做得不错,既可以挡日头,看着也挺美。

    “哎呀呀~~李家妹子,你可算是来了。你大哥我日也盼,夜也盼,盼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了~~”

    李半夏笑,这个赵郎中又开始夸张了。

    “难得大哥看得起小妹,小妹岂有不来之礼?”人家一口一个妹子,她也不能太生分了。

    赵郎中听到李半夏叫他大哥,又是一阵眉开眼笑,越发地觉得这李家妹子明事理,懂事。

    两人又闲聊了一句,前头病人等着,不能多呆。赵郎中见李半夏一盅茶喝完,站起来和她道:“妹子既然来了,咱就开始吧,今天病人可不少,有得忙的。”

    李半夏也说好,跟着赵郎中来到了前面的药庐。

    “妹子,这是给你准备的地方~~”这药庐本来就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大堂,为了不影响大夫给病人诊断,保持安静,用绳子和布帘隔了几个相对的区域出来。

    中间一个是赵郎中的地方,右面一个最大一块区域是药柜,这左边本来是空出来的,这下收拾干净了,给李半夏留着。

    李半夏欣喜地进去试坐了一下,从今着开始,这里就算是她的工作间了。

    “妹子,这地方可还喜欢?”赵郎中跟过来问。

    “喜欢,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了。”这个地方正对着门边,能吹到阵阵的凉风。而且一回头,就能看到院子里盛开的月季,嗅着芳香。椅子是一张带靠的红木椅子,椅背很长,小间的背后靠着墙,却又保持一段距离。李半夏眼前浮现出自己疲累时,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椅子半翘着又不用担心它倒下去的惬意样子。眯着眼的自己,仿佛能够听到酸疼的骨头发出舒服的咔嚓的响声——

    “诶~~妹子,说啥谢。要说谢,该是大哥谢谢你才对,你能来帮大哥的忙,大哥比啥都高兴。”两人你谢我我谢你的,最后两人都笑了。

    这些谢谢的话就不用说了,彼此心里都有数,放在心里头就行了。

    李半夏初来乍到,许多人不认得她,不敢贸贸然找她看病。赵郎中就指了几个病症较轻的,让他们到小李大夫这儿来看。

    一开始,大家心里都还有点不放心。左瞄瞄,右瞄瞄,上看看,下看看,就是不知道这姑娘哪里像是会给人看病的样子。

    李半夏也不着急,由着他们打量。什么事情上手都比较难,到后来习惯了,大家都熟悉了也就好办了。

    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爽快些,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大夫,你给我看看,我身体不舒服~~”

    “你能说一下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也没啥,就是上茅房的时候上不下来。可憋死我了,你看,我这肚子涨得圆滚滚的。老是想上茅房,这去了茅房吧,又上不下来,你说这可焦人?”

    川乌在一旁听着直笑,谁也不晓得他在笑啥,李半夏嗯嗯咳嗽了两声,川乌赶紧闭了嘴,给病人抓药去了。

    正抓着药呢,“噗哧”一声,又笑了。整得那些个拿药出去的人满脸狐疑地盯着手上拎着的药,一个个在心里想,这孩子脑子烧糊涂了,他抓的药能放心吃吗?

    那个小伙子听到川乌的笑后,脸也红了红。这要是在男大夫跟前,没啥不好意思的,偏偏是这么个年轻的女大夫,刚说的时候还没感觉有什么,这下被人一笑倒搞得怪难为情的。

    李半夏却丝毫不以为意,看向那小伙子的脸色,有些萎黄,气色也不好,再听他的描述,符合便秘的症状。

    不过便秘也分几种,有急性便秘,有慢性便秘。慢性便秘又分为结肠性便秘和直肠性便秘,具体什么情况还得号过脉问过他的情况才能知道。

    “你这种情况持续有多长时间了?”李半夏问。

    “没多长,就这半个月的事情。”小伙子在椅子上规矩地坐着,手伸了半天看她不号脉,又把手收了回来。

    “这半个月里,你一般多长时间排一次便?”

    “啊?哦这个啊,记不清了,大概是三四天排一次吧,有时候五六天都排不下来。反正半个月就上过三次茅房,每次都蹲了半天,腿酸死了~~”

    这小伙子废话似乎有点多,李半夏却还是从中收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小伙子说完,两只大眼睛就冲李半夏盯着,呵呵,态度十分配合。似乎还在问:大夫,我这样回答可照?

    李半夏也勾了勾嘴角,又问:“那你可曾注意你排便时的粪质是怎样的?”

    “啥?粪质?”小伙子这下是彻底懵了。

    不过,要是真给他弄清楚了啥叫“粪质”,只怕他懵得更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