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03 打消主意

103 打消主意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03 打消主意

    “那个时候,曾爷爷反对得可激烈了。还说出你笨手笨脚祸害自己就算了,若是因此害了人命,可就砸了我们李家的招牌,给别人造孽。”

    甜甜吐了吐舌头,这话说得确是重了些。

    “爷爷性子敦厚,年少时又有点……咳咳,嘴笨,心里急得厉害,可又不晓得如何跟曾爷爷说。况且,曾爷爷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将他的医术交给爷爷。爷爷又不想放弃这条道路,他也希望能够像曾爷爷一样治病救人,帮助众多需要帮助的人——”

    甜甜虽没说话,心里却也忍不住感叹,这大舌头的爷爷可真是一个好人。

    “曾爷爷不肯教他,那爷爷就自己学。好在家里收藏了许多的医书,还有曾爷爷平时所写的札记,治病的日志和心得体会等。”

    “爷爷从那天开始,每日手不释卷,熟读医书,更是总结前人经验,将自己的所得记在一个厚厚的黄本子上。这个习惯伴随了他几十个年头,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有落下——”

    “每有闲暇,爷爷还会背着药庐,上山去寻找采药。采药的过程中,他熟记这些草药的生长习性,了解它们生长的环境。每一样,都做着精致的记载和撰述,还有的还配上了图样,凭着他孜孜不倦的求知欲和一丝不苟的态度,也因此发现了许多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

    甜甜手撑着头,手里的石头不知何时悄悄放下了,听着李半夏的叙述,目露神往之色。一个人,若真是完全沉浸在求知中,生活也应该是很有意思的吧?

    不了解这一行的人,或许会觉得这些事情做起来会很枯燥、乏味,也会想着这样的生活太过无趣。但只有真正了解这一行,热爱这一行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快乐滋味。

    “爷爷一日日坚持着,学习着,恁谁也抹煞不了他的进步和蜕变,丰富的医学知识和对草药的精确把握,为他注入了许多的自信。在面对着曾爷爷的时候,他没了小时候的怯懦和紧张。面对他的质疑的时候,他不急不躁、不骄不馁,甚至他比其他的哥哥和弟弟学得还要好、还要精通!”

    不但是李半夏,就连甜甜听到这儿,也是一阵阵的激动。

    是啊,有什么比这种改变还要更加振奋人心的呢?一个从小就遭到别人质疑,在别人眼里蠢笨的孩子,照样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完成自己的梦想、让别人对他刮目相看。

    甜甜不由想到自己,失落地低下了头。

    她不能去上学堂,不是因为她笨,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她是女孩子。

    但是,李半夏说这个故事的目的并不在此。

    “任何人,通过自己的努力都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重要的不是有没有别人教你,或者别人反对不反对,甚至不关乎别人怎么看你,而是你有多想做到你想做到的事。”

    “爷爷之所以这么努力地学习医术,不是因为曾爷爷的话伤透了他,他想要证明给他看。也不是为了把那些认为他是傻蛋的人给比下去,让他们好看。而是因为,这件事是他想做的。单纯的就是他想做这件事而已,当他全身心投入这一行并为此废寝忘食的时候,他想到的只是自己那个治病救人的梦,而不是来自于爹爹和兄弟们之间的忽视和冷淡——”

    “不让我进学堂,这就是没希望了,我就学不到东西了吗?不,我完全可以自己学。不看好我,认为我是一个女孩子,读了书也没有什么用,真是这样吗?这简直就是大错特错。虽然不读书在村里也不会怎么样,日子还是照样过下去,但是读了书会让我们的生活大所不同——”

    这种说法与之前她所听到的完全不同,甜甜不禁抬起头,放轻了呼吸,凝望着她的眼。还有她说这话时,脸上认真的样子。

    “能识文断字,别人不会随便写几个字就能蒙骗到你。会算账会来一点简单的加减,到铺子里买东西不会被别人当成冤大头。会读书会识字,许多东西即便不会也可以慢慢自学。学了东西,总会有用,生计也多了一条两条许多条。”

    “最重要的是,我们学的不只是学问,而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在这过程中,我们不但能明白更多的道理,同时也能培养出更多的信心。”

    这些都是书面上的大道理,要是放在现代,几乎每个人都听不进去。李半夏也心知这一点,只是这看似浅显的道理,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无法想像的。

    “退一万步来说,学一点东西,你以后生了娃,不会弄得连娃的名字都不会写。给娃取名字也好听一点,别又是啥二狗子、三愣子啥的,听得孩子心里该多伤?其他小朋友听着会笑话他的,这会让娃从小就有心里阴影,对孩子的发展和成长可是大大的不利。”

    “再有,若是你的娃有个很简单的问题问你。‘娘,娘,我问你,一只小狗在沙漠中旅行,结果死了,它是怎么死的啊?’你都答不上来,那岂不是非常的没有面子?”

    李半夏不想和甜甜说一通女孩子也能像男孩子一样饱读诗书、建功立业的大道理,许多事情还是适量就好。说得太过,孩子更加没办法接受。

    甜甜噗哧一声笑了,越想越觉得李半夏最后几句话说得有意思。尤其是她在说话时挤眉弄眼的动作,还怪好玩的。

    刚一发笑,甜甜就意识到自己刚才散了功,立马不高兴地绷紧了脸。李半夏是不会被她的外表所欺骗滴,看她心情好些了,许多话她可就不客气的问了。

    “好啦,按照刚才说的,现在你该说你的事了。”李半夏一把拽下了甜甜,不顾她的挣扎,也把她按坐在地上,跟自己坐在一排。

    这样说话,有感觉多了。

    甜甜别过眼睛,“说什么?”

    “就说你为什么这么想上学堂。我也想到了可能的理由,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自己的意思。”李半夏问这个自是有她的道理。若说是为了识文断字嘛,也不必非得去学堂。有她教她,这点小事绝对不成问题。

    说起识文断字,倒还是令李半夏十分开心的。因为这里虽然与现代相差了几百个年头,但许多字写法却并未有太大的不同。再加上她好歹也有一点繁体的底子,即便有点区别,猜一猜也多半是十个有九个准。真不认得的,情况还在少数。

    她白天没有时间,晚上可是一点事都没有的。乘着纳凉的时候,可以教她认识很多很多的字。如果她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学习课本上的知识,那大可以让她弟把书借给她看看。

    李半夏以前在读书的时候,古文还是不错的。翻译几个文言词汇、说说文中大意想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几岁孩子学习的东西,想来也不深!

    若是甜甜之所以想去学堂,不只是为了识文断字,还是为了能像其他小伙伴一样,感受学堂授课的气氛、多教几个朋友,那她可就无能为力了。

    在今晚,李半夏几次都想跳出来,帮忙劝劝马氏就让甜甜和她大弟一起去上学,但是最后又都忍住了。

    且不说娘这个人的性子是多么的固执,说定的事就很难听得进去别人说什么。单是家里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李半夏还真的不敢贸贸然的就让甜甜去学堂。

    夏山香怀孕,刘银杏最近的转变,还有马氏白日的繁忙,一桩桩一件件都说明家里很需要人手。

    她不需要甜甜做多少事,也不需要她多么忙活,她只是不太放心把这些事情都交给刘银杏。

    她心里已经够难受了,甜甜在的时候,好歹还有个人跟她一起担着,能与她说说话,让她心思放宽些,别天天想着那些不堪回首的事。

    昨日那一顿大吵,让她最后为甜甜说话的机会都没了。甜甜要真是想去,也只有等改日马氏心情好些了再说。

    她本想说甜甜上学堂的钱他们这一房出,关键不是钱的问题。娘给他们这一房钱是瞒着弟妹的,这要是晓得他们手头上还有钱给孩子读书,那只怕是一场更大的风波!

    甜甜却摇了摇头,“不去了~~”

    “什么?”

    “我不想着去学堂了?”甜甜仿佛想通了什么一样。奶奶和小婶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心中虽然难受,可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若她去学堂,会让那么多人不开心、不支持,她去又有何意义?

    况且就像她说的,不去学堂,她又不是不能学习了。甜甜将眼睛飘到了李半夏身上,眼珠转了转,似乎在动着什么小心思。

    “不去了?”

    “嗯!不去了,想想也没什么,说不定在家还能学到更多呢。”直觉的,她从她这里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李半夏呵呵傻笑了笑,这孩子,就这样想通了?也太快了点吧,她可是准备了好多的话,都还没有说呢。

    “不过,那个一只小狗在沙漠中旅行,结果死掉了,它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