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53 天无绝人之路

153 天无绝人之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53 天无绝人之路

    刘东山总是在为自己的事情自责,总觉得他是他们的拖累,那她就换个方式和他相处。

    不要总是那么小心翼翼,怕他因此受到伤害,或是触动他的伤心事。因为你越是小心翼翼,在他的眼里可能就成了对他的怜悯,他就越像是一个没用的废人。还不如有啥说啥,适当地让他帮你做做事,他心里还舒坦些。

    李半夏也不知这个办法可行不可行,不过用在她和刘东山身上,还是很适用的。从他给她捏肩膀那起劲的样子,还有他不时发出的笑声,她就了解了。而且她还因此享受了一番不错的福利,这肩膀给他这么一按,还真是舒服了不少呢。

    但最根本的,让刘东山高兴起来的方式,还是想到治疗他腿的办法,以及让这个家渡过难关。

    白天赵郎中和她提及,他的家中还放着几本医书,是他之前带回去看的,一直没有带过来。改天等他过来,便将那些医书捎给李半夏瞧瞧,兴许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李半夏现在就差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了,凡是能翻的都翻了个遍,哪怕是跟腿伤没什么干系的病症,她也都看了一遍。一听赵郎中说还有医书她没看,自然是满口说好。

    还有就是家里现如今的状况,着实令人担忧。眼看着收稻在即,回头又是割稻又是碾稻的,一箩筐的事,光想想就让人发愁。特别是碾稻,听说力气小的根本就做不了,这一家子弱的弱、小的小,可咋办哪?

    李半夏昨晚还在发愁如何改善家里的窘境,今日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还是那位陈公子。

    这位陈公子一个月跑遍了周围的城镇,请遍了大夫郎中,无一人对他家老爷子的病有办法。

    那位张神医在边关,当起了军医,没个一年半载的怕是回不来。

    又听闻村里人对李半夏的医术越发的肯定与推崇,实在别无他法,又再次上门。

    “让我和赵大哥替老爷子治病不难,只是陈公子可还记得我们那日提出的两个条件?”

    还是那句话,答应条件他们便治,不答应他们也没办法。

    “那容陈某再问一次,小李大夫对我爹的病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这个问题,李半夏本不愿回答,但看他也算一片孝心,为了陈老爷子的病多方奔走着实不易,还是答道:“八成!”

    “小李大夫的话可是当真?”如果真的有八成的机会可以治好爹的病,那他还是很愿意为她冒一次险。

    眼看着爹的眼睛看东西越发模糊,脾气越发的暴躁,他不能再拖下去。许多大夫虽然治不好爹的病,也都说这病拖不得,得及早医治。

    八成,这个成功的机会已经很高了。虽然他也希望是十成的把握,但是即使是那些一方名医都不愿把话说得这么满,八成,已经足够给予人信心了。

    “当真,陈公子请放心,李某绝对不会拿病人的健康和性命开玩笑。”

    “如此,家父的病还要有劳两位了。”这算是正式请他们两位出诊了。

    “另外,李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李半夏思量下,还是主动提出自己的要求。别别扭扭,反倒是说不出口了。

    “小李大夫请说。”一听到李半夏有把握治他爹的病,陈公子的态度也是立马逆转,热情虽不好说,客气却是十足了。

    “令尊的病,是个耗时的病,前前后后要花不少的时间。所以,我要求陈公子先付给我一点定金,如何?”到时候,她每日都要为陈老爷子的病花心思,家里的事情又迫在眉睫,需要她担心,她真的兼顾不过来。

    还有东山的身体,她不想再拖了。他的腿一时找不出办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能补补身,对他的身体也是好的。

    陈公子怔了怔,很快便反应过来,“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说着便从袖子里掏出五十两银子,递给李半夏,“五十两定金,小李大夫看看可够?”

    陈公子不愧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五十两。

    李半夏接过,“够了,多谢陈公子了。”

    陈公子起身告辞,为治他爹病的事情提早回去准备。

    五十两银子,李半夏给了赵郎中二十五两,自己留了二十五两。赵郎中起初不肯收,说她家里现如今有困难,还是自己留作家用。李半夏坚持让他收下,赵郎中推拒不过,也只好听她的意思。

    即使家里再有困难,在这方面该怎么办就是怎么办。这是李半夏的处事方式,也是她的坚持。

    接下来两人赶紧抓紧时间讨论陈老爷子的病情,商量出一套可行的治疗方案,赵郎中听过李半夏的主意后,也不禁为她的想法叫绝。

    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上一次李半夏和那陈公子提条件的时候,底气那么足了,原来是人家早就胸有成竹了。

    而至于李半夏没有涉及到的地方,赵郎中也提出了许多可行的建议。包括在治疗消渴症时,针药相辅,用药的剂量还有如何同时治疗其他有可能引起的并发症问题。

    这也就是所谓的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了。

    这一天,早早的,李半夏就揣好银两跑回家了。

    到古代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挣回这么多银两。

    “娘——爹——小姑甜甜欢子当归,你们快出来看哪——”李半夏心里是真欢喜,刚一进屋,就把所有人都喊出来。

    在药庐的时候,还憋着不在赵郎中和那陈公子面前表现出来,到家之后可总算是忍不住了。

    马氏和刘申姜,还有其他几个人听到李半夏欢喜的声音都出来了,就连刘东山也在好奇之下由甜甜搀着,想出来看看到底是出了啥好事了,看把她高兴得!

    “爹,娘,东山,你们看——”伴随着哗啦哗啦几声声响,一锭锭的银子被李半夏倒在了桌上。其中有两锭大的,还有几块碎银子。两锭大的各十两,几块碎的是赵郎中找开的,共是五两,这加在一起就是二十五两!

    几个孩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桌上,比看到香喷喷的烤鸭子还要精彩。刘申姜和刘东山也是满脸的讶异,至于刘银杏则在惊诧过后,轻轻地一笑,笑容中有着一早就想到的了然。

    马氏的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指着桌上的银两问李半夏:“半夏啊,你哪来这么多银两?”这孩子,该不会瞒着他们到外面做了啥坏事吧,不然哪来这么多钱?

    李半夏好笑地看着马氏,娘那是什么眼神哪,这钱不是偷也不是抢的好吗?

    其他人眼里也都有着疑问。

    李半夏只好把陈公子请她和赵郎中帮陈老爷子治病的事情说了一遍,大家总算是放心了。

    “所以娘,这银子你就放心地收着,来路绝对干净可靠。”

    马氏被李半夏说的话给逗笑了,“你这孩子,看你说的,来路不干净,难道还是偷是抢来的不成?就你这小身板,别说抢别人,不被别人抢就不错了。”

    几人哄笑一团。

    笑声中,刘灵芝挤出来问:“那大舌头,你是不是又能像以前买好吃的给我吃了?”

    “这个嘛……”想摇头,又怕孩子失望,李半夏看向马氏。

    马氏抱起自己的小孙子,一通亲下去,教给他有钱也要省着花的大道理后,才把小欢子给放了下来。

    刘东山是几个人中最冷静的一个,想起李半夏答应那陈公子的事情,不无担心的问:“半夏,你真的有把握将陈老爷子的病治好吗?”

    治好了自然是皆大欢喜,陈家也不会亏待了她和赵郎中。这要是治不好,还提早收了人家的银两,那到时候恐怕就不好办了。

    “东山,你甭担心,我是对陈老爷子的病有一定的把握才敢这么说。况且就算真的治不好,人家陈公子也没立场找我麻烦。像大夫给人看诊收取一定定金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的,只要我尽了力,别人想来也不会多说什么。”

    刘东山听她这么说,也渐渐放下心来。望着桌上那么多银两,心里顿时觉着轻松了不少——

    马氏捧着那些银两,激动得热泪盈眶。有了这些银两,这个家就可以渡过这个难关了。

    刘申姜也很欣慰地看着李半夏,满意地点点头。

    还是东山的媳妇儿有本事,一次给家里弄回这么多银两。否则这一大家子,还不晓得怎么渡过眼前的难关呢。

    甜甜和刘当归也显得很激动,这些银两对这个家意味着什么,不用说他们心里也都清楚。

    “娘,有了这些银子,我是这么打算的——”

    “首先拿出一部分,请两个工回来。让他们帮忙打理田间的事,没两天就收割了,光靠我们这一帮人肯定忙不过来……”

    “嗯,这赶情好,就这么办。”要不是家里紧,她早就去请工回来了。

    “这甜甜呢,明儿就不用去田里了,在家里可以帮帮小姑的忙。娘你呢,也不要到镇上去卖菜,早出晚归的,多累啊。还有爹,你这么大年纪,也不用到田里去忙活了。对了,还有当归,明着你可以回学堂继续读书了……”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