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65 主意频出,姜还是老的辣

165 主意频出,姜还是老的辣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娘,你们先别哭,我或许有办法……”

    李半夏轻轻拍了拍马氏的肩,让她从痛哭中回过一点神来。

    “都到这地步了,还有啥办法?”马氏擤一把鼻涕,红着眼睛瞅了李半夏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了女儿身上。

    李半夏叹了口气,若不是不得已,她绝对不会想这个办法。只是如今,为了刘银杏今后着想,也不得不如此了。

    “娘,我是这样想的,小姑肚子里的孩子让她生下来,就当是我和东山的……”

    马氏听到前一句时,刚想要发火,抖听到李半夏后面的一句话,霎时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刘东山也张了张嘴,转而又闭上。大概是他们也认为,李半夏这个法子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吧。

    屋子里一时陷入了静默,大家似乎都在思考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可半夏啊,问题是银杏她……她……”

    马氏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是大家都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这一个大姑娘,没有成亲就有了孩子,哪是想瞒就瞒不住的?不说其他的,就说她的肚子,这个时候看得还不明显,等再过两个月,大着一个肚子,傻子也都知道了啊。

    再说了,这到时候等真生了孩子,那还不得找接生婆,孩子的奶水又要怎么办?银杏这几个月哪能整天都关在家里,就算是关在家里,要是别人听到什么动静,还不得疑神疑鬼、风言风语的?

    “娘,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起过你有个姐姐,被夫家赶出来,就到一处庵里落了发。那庵堂香火不旺,前两年老师太去世,其她的尼姑都纷纷去了别的庵里,就只有姨娘一个人还守在那庵堂里是吗?”

    这件事是马氏闲谈时和她说的,马氏有空时说了许多自己的事给李半夏听。说得最多的,就是她们姐妹俩小时候日子过得苦,父母走得早之类的。

    马氏听到李半夏提起大姐,心中也是一酸。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回想起往事,她依然是老泪纵横。

    她是大姐一手拉拔大的,为了养活她,大姐十三岁就嫁给王姓人家。由于大姐年轻的时候吃了许多的苦,身子骨一直都不好,成亲好多年都没给王家生下一个儿子,后来被王家给赶了出来。

    那个时候,她已嫁给了申姜,肚子里也有了东山。大姐心下再无牵挂,伤心无望之余,跑到了山上,落发为尼。这一住,就是三十年。这期间,她无数次求她下来和他们一起住,她都拒绝了。

    她起法号叫绝尘,就是要与这凡尘俗世断绝,让小妹好好过自个儿的日子,莫要再念着她。

    马氏每年都会到山上去两次,住一晚再回来。大姐这些年身体大不如前,却因为修身养性,不受凡事相扰过得也算平静。

    刘银杏一出事,家里个个都在想办法,帮着刘银杏怎么将这件事情瞒过去。那赵晨宗是个畜生,不能放过他,但也不能为了教训他把刘银杏搭进去。否则别到时候教训不了人,还被他反咬一口。银杏是个姑娘家,传出这等事,她这辈子可能就完了。

    家里这几个人,无论如何是瞒不住的。但只要大家事先想好说辞,做好安排,未必不能让这件事情过去。

    正好一家人都在场,孩子虽小,可也开始懂事了。甜甜和当归不是个乱说话的孩子,他们这边自然没事。就是刘灵芝,刘灵芝太小,还不明白这些都是咋回事。马氏不敢给他听太多,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让别人听了去。就抓了一把糖,让甜甜和当归陪他回到自个儿房里玩去。关上房门,剩下的几个人就来慢慢商量李半夏刚才提出的事。

    马氏将屋里打量了一圈,这其他人她都放心,就是这个二媳妇儿……马氏摇摇头。山香喜欢说人是非,脾气一上来就更是啥话都往外倒,怎么憋都憋不住。要是给她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家里还指不定被她闹成啥样呢。

    李半夏注意到马氏的脸色,心下也在叹气。她知道马氏的顾虑,这件事她也想过,山香很有可能会一不小心将刘银杏的事给说出去。就算她这个时候答应了,以她吵架什么话都敢说的性子,也难保那个时候不将此事说出来。

    但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瞒着她。别说夏山香已经猜到了,就这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除非她是瞎子聋子,否则都没可能。更何况,若想让刘银杏安然度过这一关,夏山香是其中重要一环。

    她只能帮助刘银杏“生下”孩子,怎么“喂养”孩子,还是得看夏山香的。

    事情都这样了,娘肯定是不愿事情传出去的,李半夏所能想的也是尽一切可能帮着刘银杏瞒过去。

    但愿这一切都不太晚,但愿这一切都能如她所想的那般顺利——

    “娘,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啊?”夏山香撇过脸,娘这么冷不丁地盯着她,让她觉得怪可怕的。

    “山香,我要你答应娘,别把今天发生的事对人讲出去。任何人都不许讲,就是你母亲家的那些人,也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

    “娘,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啊。大嫂不说,大哥西山不说,你就特地对我嘱咐这些话,你啥意思啊?”夏山香跺脚,娘这不是明摆着说她嘴碎,喜欢到处乱说话麽。

    “你别跟我扯,你就说你答不答应~~”马氏这会儿烦着呢,哪有心思跟她嘀咕这些。

    “娘,你把媳妇儿想成什么人了,我就算再不懂事,还不晓得这事关小姑一辈子的事儿啊。你放心,这事我绝对不乱说,包括我娘家人,我一个字也不提。”夏山香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着。

    好啊,抓住了这件事,以后她也算有个仰仗了。让那老太婆以后再骂她,再动不动地就跟西山说些有的没的,有了这个把柄在她手上,她还不得看她的脸色?

    李半夏手一动,看到了夏山香眼底一闪而过的光,撇过头,暗自思量着。

    马氏是个精明人,吃了几十年的柴米油盐了,比李半夏和夏山香看人也不知要厉害多少。只一眼,就看清楚了二儿媳妇那点huāhuā肠子。

    当下脸沉了几分,心想着家里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跟我动这种心眼,不给你来点狠的,你还真当吃定了我马黄莲哪!

    尤其还事关银杏的终身幸福,可不能就随随便便地毁在她的手里。

    “山香,半夏——”

    马氏铁黑着脸,慢悠悠地出声了。之所以带上李半夏,也是不想让她的话说得太白。

    “我在这里先跟你们打好招呼,要是银杏的事你们给我出去乱说,甭管你们贤惠不贤惠,肚子里有孩子没孩子,就马上给我从刘家滚出去——”

    夏山香脸上一辣,朝马氏的方向看了一眼,抿紧了唇。

    哼!这句话,娘干脆就说是冲着她来的行了,干嘛绕上这一圈,在这装啥呀?!

    “东山——西山——娘说的话你们听清楚了吗?给我看好你们的媳妇儿,要是放着她们到外面乱说,别说娘把她们撵出去,就是你们,以后也莫要喊我娘!”

    “知道了,娘。”李半夏忙应了声,这事本就是她提出来的,她怎么会往外说的。她清楚马氏这么说的用意,自然也不介意她把她的名给点出来。

    刘东山看了李半夏一眼,也点点头。

    “山香,还有你呢——”马氏语气更沉了,这个时候的马氏是最恐怖的,即使胆儿越来越肥的夏山香,对上这样的马氏,也只有蔫的份儿。

    “知道了。”夏山香飞快地来了一句,声音小得就像蚊子哼哼。

    一看马氏又要动怒,刘西山忙帮女人加了句:“娘,我和山香都知道了。”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没想到马氏还是不放心。事关她女儿的幸福,不容她这个做娘的疏忽。

    当下又对刘东山和刘西山道:“东山,西山,你们去拿两张纸和笔来。”

    “娘,拿纸和笔干什么?”刘东山不解的问。

    “写休书!”

    “什么?!”屋子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唯独李半夏,在略微的惊诧之后,忽然勾唇笑了笑。

    她刚才还在担心,凭着弟妹的性子,娘说的话她未必就会听在心上。尤其是那句,要是说出去,媳妇儿不认,连儿子也不认了。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正合了夏山香的意。之前她千方百计的分家,后来又一再的和娘争吵,已经很说明这一点了,她想要脱离这个家,和西山单过。

    其实,年轻人单过也没什么,只是父母毕竟是父母,家人毕竟是家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该轻易舍弃。

    可是马氏这么办,情况就不一样了。有休书在手,马氏不仅不会被夏山香掣肘,相反,夏山香说话,还得看马氏的眼色。

    这一招,控制与反制,马氏当真用得是高级了。

    李半夏不禁感叹,比起娘,她们的确有点嫩了,姜还是老的辣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