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70 散步闲谈黄昏后

170 散步闲谈黄昏后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0 散步闲谈黄昏后

    “郑妹子,你看,这人不是回来了~~”

    郑妹子?李半夏还没进屋,耳朵里就闯进了这三个字。不等她想这位郑妹子是何许人也,马氏就快步走出来,拉着李半夏的手进了去。

    对里面的那个人笑着道:“一听脚步声,我就知道是半夏这丫头回来了~”

    “陈夫人?!”李半夏吃了一惊,“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瞧你这孩子说的,人家陈夫人好意过来看你,也不懂点规矩。”马氏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一直是笑着的,并没有怪责之意。

    李半夏话一出口,也才发现自己反应大了些,上门是客,这么一说,怪不好意思的。

    她也就是惊诧过了头,想不明白,陈夫人这种大门夫人,咋就上她家这小门小户的来了。这倒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因为她和陈夫人也就在一起聊过天,还是给陈老爷子治病的时候,怎么也没想过她会上自己家来。

    陈夫人目中始终是笑眯眯的,见到李半夏回来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道:“是这么回事,我和春莲那丫头到白云寺上香,回来的时候经过这附近,听春莲那丫头说你家就在附近,便想着过来看看。”

    “陈夫人太客气了,你看还要你跑一趟~~”李半夏碰上这种客气的事,向来不知如何应对,心里却是十分感激的。

    “半夏,陈夫人打从进门可问了你好几次了,一会儿就到门边看看,说你咋还不回来。难得人家陈夫人对你这般好,你心里可得记着才是。”马氏在一旁也跟着说道。

    李半夏连连点头,更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高兴之情。只得问陈夫人:“陈夫人,这天色也不早了,你就在这里吃点吧,走了一天的路,肯定也饿了。”

    白云寺上面吃的是素斋,陈夫人虽然也喜欢吃素斋,但这平常人吃素斋,用那话怎么说来着,不管饱。吃两碗素斋,没过一会儿就饿了。这事李半夏以前就有经验,吃素斋她是怎么都不太习惯的。

    “是是是,陈夫人你要是不嫌弃咱小户粗茶淡饭,就在这将就着吃点儿~~”马氏这么一说,才想起要叫人吃饭。

    平常这个时候早就烧饭了,只是陈夫人来了,两人一聊就聊到现在。说是说,她真没想到陈夫人是这么好相与的人,自己和她说的尽是些家中鸡毛蒜皮的事,她倒听得很欢。

    马氏心里直想,原来这大户人家的夫人也喜欢拉家常。看她穿得这么华贵,举止这么斯文,说起话来可真一点都不含糊。

    若是旁人,马氏定然早就留她在这里吃晚饭了,还不是看她大户人家,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怕她在这儿吃不习惯。所以说到现在,也没开口。

    李半夏与马氏又不一样,从她和陈夫人这些日子相处来看,这位夫人并不是一个吃不得苦的女人。除了家里来客人,夫人多半都是一人在房间里呆着,生活也很简单,没有特意要求什么。

    “哟,那多不好意思,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小儿和他爹担心。”陈夫人望望外面的天色,一看太阳都下山了,才知道自己在这坐了有多久。也是因为在家没什么人和她说话,难得碰到个聊得来的,一聊就忘了时辰。

    “夫人,你就别跟我们扯了,晚上就在这吃吧,一会儿吃完晚饭,我送你们回去。”李半夏这些日子经常在陈家药庐几头跑,回来的时候常常都是黑灯瞎火的,渐渐的,胆子也就大起来了。

    “就是,郑妹子,你下午可一直念叨着半夏回来,这会儿她人刚回来你就要走,可说不过去。”

    “这……”

    “就这样说好了,半夏,你陪陈夫人说会儿话,我这就下厨炒几个菜去~~”马氏说完也不等她答应,就跑到厨房,掀开锅盖,拿起条帚对着锅嚓嚓刷了几下,一会儿,家里的烟囱就开始冒烟了。

    陈夫人见状,也只得点头了。

    “陈夫人,你在屋里坐了这么久,要不我带你出去转转?”这傍晚的乡下,景色可是极好。尤其在山区,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与祥和。

    陈夫人留下春莲,让她帮马氏打打下手,自己则和李半夏出得屋来。

    暮色下的老刘家,被夕阳涂上了一抹柔和之色。外面蜿蜒狭窄的泥土走廊,院子里晒着的豆角壳儿,几只刚敷出来的小鸭子在角落里觅食,不管哪一点,都是乡土味儿十足。

    陈夫人盯着那几只小鸭子有一会儿了,看它们一会儿啾啾啾地追着蚊子跑,一会儿又在地上打滚,用扁扁长长的嘴巴清理自己的尾巴,一会儿又像吃撑了似的趴在地上发晕,笑得好不惬意。

    李半夏见陈夫人看着这些可爱的小鸭子就走不动路了,便笑问:“夫人也喜欢这些小家伙们?”

    陈夫人微微侧头,“是啊,你看它们玩得多欢。我要是有几只,我天天都给它们喂吃的,让它们早日长大。”

    李半夏笑着摇头,“夫人,这你可就说错了。”

    “……”

    “这些小家伙,小的时候才有趣,大了可就很头疼了。”养过鸭子的和一些鸡鸭鹅的可能就会有李半夏这样的感触了,这些小家伙有的时候看着的确很好玩,但是污染起环境,制造粪便的本事可也不含糊。尤其是那些大家伙们,就更加让人头痛,甚至大发肝火了。

    还记得小时候,李半夏被那些大东西逼急了,到最后只得“威胁”她爷爷:爷爷,你要是再逮这些东西回来,我就偷偷将它们送走。你逮一个我送一个,直到送完为止。

    爷爷还是在笑:丫头,不养这些东西,你就没蛋吃了。

    她道:没蛋吃就没蛋吃,一辈子不吃蛋,我也不要养这些东西!顺便还睨了她爷爷一眼:你倒轻悄,逮了鸭子就撒手不管了,琐事杂事都让我一个人做。要是这些事都由爷爷你做,你逮多少只回来,我都不管。

    到后来,李半夏还是阻止不了她爷爷三天两头往家买小鸡小鸭的,直到最后辟了一个独立的小院落,专门养这些小家伙,她心里才舒服了点儿。

    也并不是她不喜欢这些东西,实在是这些家伙们闹起心来忒煞人。别的不说,就单说气味,尤其是下雨天,家里养小家伙与没养小家伙的,绝对是两回事。

    没成想,这陈夫人与她爷爷居然是一个腔调:“傻闺女,养这些东西可不就是为了它们快快长大,好下蛋吃的?”

    “下蛋归下蛋,可一点都不好玩~~”这话说得颇有孩子气。

    陈夫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点,从她第一天认识这丫头,就发现她一会儿显得很懂事,一会儿说话又十分的孩子气。不过,她也就是喜欢她这一点,和她说话也有趣儿。

    陈夫人又盯着那些小鸭子看了良久,就在李半夏以为她看够了,要转到下一个地方的时候,陈夫人忽然叹了口气:“也许你说得不错,还是小的时候有趣~~”

    李半夏觉得她似乎话中有话。

    “孩子长大了,翅膀就硬了,也慢慢地想要自个儿飞了~~”

    这几乎是每个父母都关心的事,一方面希望孩子快快长大,能独当一面,做出一番事业。一方面又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的身边,也不知他/她会不会飞着飞着就忘了飞回来——

    “我家聪儿小的时候很乖,非常的乖,我病了,在床上无法起身,他就端着热汤进来我房中,一口一口喂我喝下。小手不停抓着我的,说:娘,你要快些好起来,你好了就可以带聪儿去玩了,聪儿不能没有娘。”

    “聪儿小的时候,他爹很忙,没有时间陪我们母子,我们家虽然家大业大,多半时候都是我和聪儿相依为命。聪儿知道我喜欢喝糯米粥,就让厨子教他熬糯米粥,那时我为了他爹的事终日郁郁寡欢,他就希望能哄我开心……”

    “聪儿很怕打雷,每次打雷下雨的时候,他就抱着枕头钻进我的被窝,不想我笑他,竟这样说:娘,你怕不怕打雷?你不要怕,聪儿来陪你睡。”

    李半夏轻轻地笑了,聪儿,就是陈少爷的乳名。她竟不知道,那个讨人厌很势力的陈少爷,小的时候这般可爱。

    “聪儿被他爹带走了,那个时候我守着空荡荡的家,觉得生无可恋。他爹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有的时候一年半载都没有音信。十五年后,他们父子又一块儿回来了,老爷变了,他对我非常好,好得我都觉得这是一个梦,梦醒了又什么都没有了。”

    “聪儿也变了,这孩子,十五年没见,与我也生分了。虽然他一如既往地对我和他爹很孝顺,可我就是觉着这孩子哪里不对劲。有时候,为人处事,连我都暗自为他担着心。”

    说到这儿,陈夫人忽然转过身,问李半夏:“丫头,老实说,你现在还是不是生着我儿子的气?”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