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72 幸福的声音,不说也听得见

172 幸福的声音,不说也听得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2 幸福的声音,不说也听得见

    陈夫人用完饭,天已经黑了。

    李半夏本来提议要送他们一程,刘西山看嫂子一个女人家,送人回来得一个人走夜路,再加上她白天又累了一天,于是送人这件事就交给他了。当然,要不是刘东山腿不方便,这件事一定会是他来做。

    对于这一点,刘西山的确对他们这边颇多照顾。

    李半夏刚从澡房里出来,正打算到厨房里倒杯水喝,刘当归咳嗽了声出现在她的身后。

    “当归?”李半夏挑了挑眉,这小子今儿可真奇怪,从下午回来就这样,好像有什么事要和她说一样。

    刘当归不自在地看着别的地方,一回头,又发现李半夏打量着他,犹豫了半天,将一直背在身后的双手伸到了前面。

    “这是什么?”

    李半夏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展开一看。

    “你通过了?!”李半夏目中闪烁着惊喜的光,“你小子,可真棒!”刘当归手中拿着的东西,正是他上次大考的结果。她曾经问过刘当归考试考得怎么样,这小子十分郁闷,还担心考不过呢。

    看,现在不是过了吗?而且成绩还这般好,已经顺利进入第二级了。

    “弟,终于舍得拿出来了?”甜甜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笑看着李半夏手上的考试结果打趣。

    “你也知道了?”

    “嗯!这结果下来好多天了,我还以为弟不打算跟你讲呢。”甜甜这句话一出,李半夏皱眉了。

    “我说当归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等好事,应该第一时间跟我说,我们一块儿高兴高兴才是。”

    刘当归没答话,大概是他自个儿也不知道怎么说。

    憋了几天,还是忍不住把结果告诉她了。

    李半夏是真的替他开心,因为他知道刘当归有多喜欢读书,又在这方面下了多大的心思。她以前读书要是有他一半认真,那她考什么名牌学校都不用发愁了。

    不过李半夏这人有点奇怪,从小对学习没什么兴趣,倒是对那些瓶瓶罐罐草药植株啥的感兴趣得紧。以前为了能跟爷爷一块儿上山采草药,她可是经常想逃课来着。爷爷火眼金睛,她没一次得逞。

    现在的孩子是父母拎着管着都不想学习,而这古代农村中的小孩,想要上学却没那个条件,哎!

    “还不是不好意思呗!”刘当归不说,刘银翘替他说了。她这个弟弟,别扭起来可真好玩儿。

    刘当归瞪了她姐一眼,脸上有微微地发红,从李半夏手上抢过考试结果,一呼噜跑房里去了。

    临进门的时候,回头往李半夏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而关上了房间的门。

    “诶~~”李半夏张张嘴,想说什么又算了。回头看笑得开怀的刘银翘,问:“你也知道,你为啥不跟我讲啊?”

    这丫头,她弟别扭,她也不是个好娃纸。

    “这事我讲有啥意思,还是我小弟讲,这才好玩麽~~”刘银翘眼睛都笑咪了,说话的口吻也越来越像与她同年龄段的女孩子了。

    “好玩好玩,你啥时也这么喜欢玩了?”李半夏好笑地问她。

    “……”刘银翘摸摸头,也不晓得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像来时一样蹭蹭回到自个儿屋里去了。

    李半夏无奈地摇摇头,总之,这两个家伙,都没有一个直接的主儿。转而,想起方才刘当归告诉给她的好消息,又笑得合不拢嘴起来。

    …………

    “半夏,你笑啥呢?从进房后,就开始笑个不停。”刘东山从背后搂住李半夏,脑袋搭在她的肩上,侧头问着笑容仍然高高挂的李半夏道。

    “有吗?”李半夏自己都没意识到。

    “嗯,可不是。打你进屋,坐到床沿上起,就一边擦头发一边笑,要不是看你脑袋瓜没啥问题,我会以为我媳妇儿突然傻了~~”刘东山看她心情不错,自己也不禁神采飞扬起来。

    “呵呵~~东山,你晓得不,当归上次大考考过了耶~~”

    原来是为了这事?

    刘东山明白了,这件事他当天就知道了。刘当归跑到他房里,将考试结果拿给他看,还说夫子表扬他了,说他是一个聪明又勤奋的好孩子。

    他这个儿子啊,少年老成,有时候就像一个小老头。唯独上次,被严厉的夫子表扬,可乐坏了他。虽然他嘴上没多说啥,可他这个当爹的心里都清楚着呢。

    李半夏也没管他听没听见,径自念叨:“东山,我们家当归脑子真好使,天生会念书的好材料。这么难的考试,一次就通过了,真了不起,而且啊,他之前大半个月都没去学堂,如此仓促上阵,都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造化!有造化!”这会儿,李半夏就像万千为自己儿子骄傲的妈妈一样,真心地为孩子取得的成绩高兴着。

    刘东山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身前的李半夏搂得更紧了。神色中,满是对她的宠爱与安慰。

    刘东山是个粗人,从来不知道柔情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这会儿,他分明地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变得很软、很软、软得似乎要化开……

    李半夏丝毫没觉着,歪着头嘀咕:“当归这么棒,又这么喜欢读书,咱们可得好好栽培他才是。哈!想想以后,当归要是读书有出息了,就像是戏文里演的,骑着高头大马,系着大红花意气风发地荣归乡里,一言一行牵动着无数少女们的心,该多美啊!~~”

    刘东山这一下则有点哭笑不得了,但细细想想,她这想法还真不错。改天他得和当归好好说说,争点气,甭让他们失望。

    “还有啊还有,当归要是读书真的有出息了,还有机会做官呢。嗯~~我希望当归做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帮咱老百姓做点实事。就像是古代的包青天一样,是个人人爱戴的父母官。”

    李半夏完全没觉着,当归还小,现在说这事似乎早了点儿。

    但为人父母的似乎都喜欢这样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在心中规划着他们的蓝图。

    李半夏虽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在一起相处这么久了,期间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早已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娘了。而且,看着孩子们一日日长大,一日日变得越发的懂事,她真的很满足。有一股浓浓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只觉得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刘东山已然听出了神,想到要是他们的儿子以后真有半夏此时想的这般有出息,他脸上由衷漾出了笑容。

    “你就这么看好他?”村里孩子做官,大杨村可是几十年都没出过一个这样的人物了。别说做官了,哪怕只是秀才及第,在村里可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那户人家也会觉得分外有面子了。

    李半夏对家里有没有面子倒不是特别在意,不过光耀门楣这一想法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很兴盛。每个人都希望能有出息,能够让家里人为自己感到骄傲。

    最重要的是,作为父母,一生最大的希望无非就是盼着自家的儿女能够出人头地,做个争气的人。

    “我当然看好他了,当归他啊,可比我小时候有出息多罗~~”李半夏脑子里想的尽是小时候讨厌上学的经历,回答得毫不含糊。

    刘东山看着她咬舌头的样子笑了。从她手上接过布巾,开始慢条斯理地为她擦快干的头发。

    “那你觉得银翘适合干些啥?”像这种专门谈论孩子以后要干些什么的事情,他们俩还真说得不多。今儿也是李半夏提起,刘东山才随便问问。

    “银翘啊……”李半夏扭着脖子想了想。刘东山能问出这句话来,就证明他的思想还是很不错很开化的。因为在这里,大多数人看来女孩子生出来就是别人家的人,以后能给个好婆家,帮夫家生娃就不错了。谁还想着闺女长大了要干些什么,再说了,姑娘家也不适合抛头露面。

    刘东山之所以这么问,也是因为李半夏的关系。以前还不觉着,现在越看越觉得女孩子要是能学个手艺,或者有个一技之长,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这次刘家遭逢大难,他又出了这样的事情,都多亏了半夏是个医术精妙的大夫。否则,刘东山真的不敢想象,他们这一家子要怎么安然度过这一个个的难关。而现在,不但凡事都有了生机和希望,难关也慢慢地解决了。

    所以他也希望,他们的女儿能够像她一样,做个了不起的人。

    当归在她的眼里,是个很棒很有出息的好孩子。而她在他的眼里,又何尝不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好媳妇儿?

    未来的路上,因为有她的相伴,即使他双腿依然不能行走,他也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他嘴笨,不知要如何和她说出自己心中所想,也许他心里的话这辈子都不会亲口对她说出来。

    但是,老天能够见证,他刘东山多么幸福,能有这个一个好媳妇儿——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