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88 风波初歇,妙手救人(三更)

188 风波初歇,妙手救人(三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88 风波初歇,妙手救人(三更)

    就在洪瑛痛心不已,李半夏认为必死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朝两人卷了过来——

    以极快的身份卸了洪瑛的俯冲之势,又五指作抓,将李半夏从所站之地带了出来。整套动作完成只用了一秒钟,快的令人咂舌。

    洪瑛倒地,双手垂在地上,额头上因为疼痛和惊惧爬满了细密的汗,却还不忘关心李半夏的情况。

    李半夏整个人吓得不轻,被包子华带出来的时候腿已经软了,打了几下哆嗦,勉强才没有倒下去。

    “多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李半夏虽然觉得包子华对洪瑛等人出手太重了,却也知道这是他们的江湖恩怨,自己插不上嘴。而且这边那么多人,那边就她一个,她出手不狠吃亏的还是自己。何况,包子华完全没有必要出手救她的,她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别人救了她,这份恩情,她自当感激。

    “迂腐!”包子华看着李半夏,半天才吐出这么两个字。

    李半夏一怔,转而轻轻地笑了。

    她知道包子华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在说她刚才不应该就这么冲上去,为了一个刚认识还算得上是陌生人的人,丢掉性命是一种很迂腐的行为。

    “是挺迂腐的~~”李半夏淡笑着,身体有点虚,是刚才被吓的。

    她没有什么面对危险依然镇定自若的气场和能力,也无法向那些大英雄一样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还能“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她很怕,被吓得不轻,若不是嫌倒下去实在太过丢脸,她真想在地上坐上一坐。

    李半夏也是这时候才明白,想要舍己救人是一件多么困难多么有勇气的事情。

    “迂腐还要这样做?”

    包子华摇着头,她行走江湖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笨的丫头。

    谁家的丫头,就这样让她在外面闯,她家人一定很担心。

    李半夏笑笑,她无话可说。

    洪瑛双腿跪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爬起来,艰难地来到李半夏的身边。

    “李姑娘,你没事吧?”

    “洪姑娘,我没事,倒是你,伤得不轻。”李半夏也顾不得腿软,看着洪瑛垂下来的手,便要过去给她看伤。

    洪瑛往后退了一步,以一种很复杂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李半夏,那目光中尽是无奈和不解。

    “李姑娘,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么做会有多危险?”洪瑛从小就被她爹当个男孩子来养,因为她从小就知道,这三山十二寨的责任迟早会落在自己肩上。所以,她只能不断地让自己变强,守护着她的兄弟和寨子,一直以来,都是她给予别人保护,为别人带来安全感。

    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次,危急关头,竟是一个不会一点武功的弱女子跳出来以身相护。虽然她嘴上不说,但她的心里,却总觉得比别的女人要厉害些。她看不惯那些娇弱弱的女子需要父母兄长保护,也看不惯为了一点小伤、小委屈便哭哭啼啼的女人。

    即使是李半夏,在打斗开始的时候,她都想着是自己要保护她,护住她的安全。结果到头来,竟然完全倒了个个儿。

    洪瑛无法言说,她心里的冲击有多大。她甚至不知道,李半夏冲过去的那一刻到底有着多大的勇气——

    “我知道。”李半夏垂下了眼睛。“但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并不是说她人有多么伟大,她不过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面对危险会害怕,直觉的想要逃跑。逃过一劫的时候也会庆幸,也会因为刚才的事后怕不已,吓得腿软。也许再有一次,她会想上一想,但是还是不会阻碍她会这么做。

    如果因为自己的胆小,只顾虑自己的安危,而让一个人活生生死在李半夏面前,她想,她或许会内疚一生。更何况,她冲过去了,她未必会死。但她若不冲过去,洪瑛就一定会死。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不是?

    “你知道,那你还这样做?”洪瑛提高了音调。

    “我不这样做,你就会死。”李半夏有点无奈,“洪姑娘,我们还是先别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为你治伤要紧。”

    “那你呢,你难道不怕?”洪瑛就像没听到她的后面一句话似的,径直问着心里的疑问。要不弄个清楚,她是不会安心的。

    “呵呵~~怕,我当然怕了,不信你看看,我的腿直到现在还在打哆嗦呢~~”李半夏笑着朝她眨眨眼,谁说她不怕了?她怕的要死好不好,可别把她真想得那么厉害,视死如归啥的。

    洪瑛沉默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李半夏,似乎不了解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半夏已来到了洪瑛的面前,举起了她的胳膊,想要为她瞧瞧。

    洪瑛方才还不觉得,被她这么一抬,抽了一口冷气,连脸都变得酱紫起来。但不管怎么痛,洪瑛都紧咬着唇,没让自己叫出来。

    她本来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面对别的敌人也从来没服过软,却不想遭遇到杏花宫宫主,在她手上她就像个小绵羊似的。还没过几招就被她打得这般凄惨,洪瑛看包子华就像看着鬼一样。

    在她看来,只有鬼,才有那般鬼魅的身法和凌厉的招式。和她在空中交手,她击出的每一拳都被她挡了回来,刚猛的铁拳平时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然而每次拳头还没击出,下一刻就诡谲地被她擒住了。咔嚓咔嚓声响个不停,那是她手臂上的骨头错位的声音。

    最后的一击,她一脚踢出,看似轻飘飘毫无力道的一脚,却让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后面跌去。

    洪瑛看了看李半夏,要不是她突然冲出来,她想,她现在已经死了——

    “洪姑娘,还好你的手臂只是错位了,只要重新接上就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儿。”李半夏把洪瑛扶到最近的位子上,让她坐下,边查看着伤势边对她道。

    洪瑛点点头。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手能接上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在听到那一声声响声的时候,她心里就咯噔一声,心想着,这下子她是真的完了。

    李半夏眼色一凝,伴随着几声“咔嚓咔嚓”声,洪瑛被包子华捏得错位的骨头重新接上了。

    另一只手也一样,速度飞快的,在洪瑛还来不及咬牙忍痛的当口,就已经接好了。像接骨这种事情,必须要快、要准,越磨蹭,病人也就会受更多的苦。

    李半夏之所以说还好,是因为洪瑛的胳膊只是错位,并不是真的断了。很多大夫能治疗错位的伤,却无法治疗断伤。再加上古代的医疗条件,所以纵使李半夏有点门道,对刘东山的情况也是无能为力。

    一开始,听到洪瑛在和包子华交手过程中,手不断传来响声。再加上她看包子华出手那样凶狠,也为洪瑛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对于会武功的人来说,想要摧毁一个人的胳膊那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个江湖人物,可以凭借一只手将一个人的骨头捏得粉碎,若真是如此,就算是有再高明的医术,恐怕也无能为力。

    “多谢李姑娘,我感觉……好多了……”方才,她的手就像被无数跟针不断地扎着一样,骨头一接上,那种撕心挠肺的苦痛也减轻了不少。

    “洪姑娘,你的手暂时还不能乱动,得敷十天半个月的草药,才会彻底恢复。这些日子,你可不能再动武了。”洪瑛最厉害的就是拳头,她一拳挥出,用上了全身的力量。试想一想,她若再挥出一拳,她刚接上的骨头又会面临怎样的压力。如果再乱动,牵动了筋骨,那可就麻烦了。

    给洪瑛看完伤,李半夏又赶过去帮那些倒在地上的门人检查伤势。

    很意外的,原本看到他们吐了那么多血,以为伤得不轻,却不成想只是受了一些内伤。

    练武之人受了点内伤也正常,但李半夏想不通,如果只是受了一点内伤,他们又怎么会倒地之后无法爬起来?

    很快的,李半夏就找到了答案。

    这些人受伤的地方,无一例外的,都是心口上。心口上有一穴道,为华盖穴。华盖穴,属心经,直拳打重,人事不省,血迷心窍,不治必死。此乃伤胃气,致心胃气血不能行走。

    击中华盖穴者,宜用枳壳三钱、良姜一钱,加前十三味方内同煎服。又加七厘二分五厘,行走心胃中淤血。瘀血走动,泄泻三五次,即瘥。泻不止,用冷粥止之。又用夺命丹二服,全愈。如不断根,三十六个月而死。

    想来,包子华正是击中了这些人心口上的华盖穴,才让这些人倒地不起。

    这样的伤势,虽然不至于立即致人死命,却也阴毒了些。许多华盖穴遭受到重创的人,一时会觉得没事,便放松了治疗,或者干脆就没有治疗。结果三十六个月后,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