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212 中计

212 中计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12 中计

    听老太太这话,似乎怨气颇深。不过李半夏想,老人家更多的还是无奈与难过吧——

    老太太接二连三又说了许多家里的事,李半夏本想赶路的,但看到一个老人家如此苦闷的和她说叨着家里的事,她也不好意思说走的事情。

    只好陪她坐在河边,等着她说完。

    说到半路的时候,老太太又从篮子里摸了一个饼,看到李半夏在那儿干坐着,便问:“闺女,这是老婆子我自己做的葱香饼,你要不要尝一个?”

    看那花花绿绿的小饼,十分可口的样子。李半夏早上的时候吃了一点儿,刚才又顾着赶路,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看到老人家递过来的葱油饼,也不和她矫情了,从她手上拿了过来。

    “如此,多谢老人家了。”

    “嗨!谢啥,就一点小吃食,闺女你喜欢就好。快点吃啊,别一会儿都凉透了。”老人家在那催促着。

    李半夏还是捧着饼看,好奇的问:“老人家,你这饼是怎么做的,闻着可真香?”

    她发现有许多的老人家都会做饼,各式各样的饼。这些上一辈的人比她们可要厉害多了,手儿也巧,用这儿的话说,女人家的手艺,都会。

    现代这样的情况就更多了,最让李半夏记忆深刻的,就该数做布鞋了。比她们高一辈的,像是什么姑姑姨娘的,都会做布鞋,做出来好看又好穿,走路的时候很跟脚。而现在你去跟小姑娘打听打听,还有几人会做布鞋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原本很宝贵很难得的手艺,也渐渐的被人忘却了——

    “这饼做起来倒也容易,就是和了一点小麦粉,又揪了几把葱,剁碎了放在一起和和,接着再把它放在锅里榨,等榨好出炉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原来是这样,听着也不是很难。”

    “本来就不难嘛。”老太太笑着,自个儿从食盒里又摸出一个,送到嘴边。

    “闺女,我这可都吃了俩了,你可是一口都还没吃,是不是嫌我老婆子做的东西不好吃~~”

    “哪有哪有,老人家做的东西一看就美味得紧,能吃上你老人家做的饼,我可高兴着呢。”李半夏再不多说,双手举着饼,咬了一口。

    “嗯~~好吃~~”李半夏接着又咬了第二口。

    “老人家,你做的饼可真是好吃,我还很少吃过这么好吃的饼呢。”三两口,李半夏就将这个饼吃完了。

    “闺女,你要不要再来一个,老婆子我这儿还多着呢。”

    “老人家,你这是打哪儿来啊,怎么食盒里装着这么多的饼呢?”寻常人家,出门必不会带着这么多饼的。如果若送给别的人吃,那她们此时也不会坐在这儿,一个接一个的吃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老人家刚从亲戚朋友家回来,人家给了她这些饼,这才在这吃呢。

    不过,李半夏还真是很少看见这样的情况。别人给了饼,老人家竟会在这一个人坐着吃,她本应带回去和儿子儿媳一块儿吃的,如果她还有小孙儿,那就更加说不通了。

    若说这饼有很多,吃两个不妨事。但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似乎与某种她了解的情形不符合。

    那个老太太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很奇怪:“闺女,你打哪儿来,老婆子我就打哪儿来。”

    “你老也是从鄢城那边过来?”

    “不。”老人家怪异地笑了两声,“我从那边山上过来~~”

    李半夏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她指的方向正是她一路赶过来的那座山。那座山她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那座山上,有两个难惹的人。

    她记得,在那座山上,并没有其他的人家,除了山上的那个小屋。莫非她……

    李半夏猛地转过头,看到了刚才还慈祥善目的老人家顿时阴阴怪笑了起来,笑得李半夏浑身都长满了鸡皮疙瘩。

    “你是那对父子的什么人?!”李半夏提高了音量问。

    “闺女,老婆子就告诉你,那两个一个是我的当家的,一个是我的儿子。”

    李半夏叹了口气,她本该想到的。上次经过那个木屋的时候,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大串的蒜头和玉米,还有红辣椒,串得那般一丝不苟,这本来就是女人做出来的活计。

    “你在这饼里放了什么?”她确定,这里面无毒。如果是毒,她可以闻得出来。就算闻不出来,在吃下第一口的时候,她也会感觉得到。

    “哼哼!这会儿晓得怕了?你在害我儿子的当家的时候,咋不晓得害怕?”

    李半夏摇摇头,“你别忘了,是你丈夫和儿子先要对付我,我才还击的,并不是我的错。还有,我对你儿子和丈夫也没有下重手,他们过一两个时辰就会醒来。”

    “这个我不管!反正谁要敢让我儿子不痛快,我就要那个人栽在我的手上!”这一刻,那老太太狰狞毕露,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早先的慈祥尽皆消失不见,有着一般的老太太所没有的凶狠和恶毒。

    李半夏突然很好奇,这个老太太到底是做什么的?做什么样的事,能够让一个老太太有这般凶恶的眼神?

    不过她现在需要担心的或许不是这件事,她现在的命门捏在她的手上,还是先听听她怎么说的好。

    “老人家,你还没告诉我,在那个饼里放了什么?”

    出乎那老人家预料的是,在她告诉她这个饼里有东西的时候,本以为会看到这个女孩子紧张,没有想到,她竟表现得这么平静。老人家突然不确定了,莫非她下的那些药对她没有作用不成?

    不可能,老人家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些药,药量很大,就算是一头牛,也会给毒昏过去了,更何况是一个人?

    她又不是一个药罐子,不可能对这些药没有反应。她亲眼看见她吃下那个饼,所以她不可能会没有事。

    那,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