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248 诡谲云涌,钦差出巡

248 诡谲云涌,钦差出巡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8 诡谲云涌,钦差出巡

    “掌柜的,最近店里有住进什么生人吗?”

    那个年轻的官爷来到店家面前站定,边问着他,边打量着这间任家客栈。

    边城动乱,百姓苦不堪言,天子高坐朝堂之上,再加上有心人存心堵塞视听,以至远在京都的天子还不知道这边城的境况。

    十天前,鲍大人接到消息,说这边城近来大乱,一批官员趁机盘剥百姓,弄得民不聊生,民怨四起。

    鲍大人得知这事后,立即将这事上报给皇上。皇上得知此事后,雷霆震怒,当即命鲍大人为钦差大人,远赴边城来查案,务必将那群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一网打尽!

    朝廷,最怕的就是天下动乱之时,再出现一群鱼肉百姓、中饱私囊的贪官。到时候外患未平,内忧又起,岂不让人头痛?

    皇上是个明君,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为了安抚边关的百姓,还卞国一片清明,又为了能鼓舞边关将士的士气,皇上派出了他最倚仗的臣子,百姓心目中的最好的好官鲍正鲍大人前来边关,彻查此案,便宜行事。

    圣旨下达之日,鲍正鲍大人随即就开赴边关,现正宿在驿馆之中。

    在路上,王安王侍卫冒着生命危险,打探到一个消息。说是敌国的大将军封炎于三日前在卞国被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落入了一队官兵的手里。

    然而就在这队官兵打算把他押回去的时候,他却打伤了官兵,逃跑了。

    封炎是仓狄国的好战派,力促他们的陛下向卞国出兵。而这次他之所以出现在卞国,很有可能是他要与其他几国联络,结成联盟,一齐对付卞国。若要到那些国家去,必然要经过卞国。

    商量结盟这等大事,自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得的,为了表明他们仓狄国的诚意,大将军封炎本就极力促成此事,便亲自走一遭。

    没有想到,却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意外。他被蛇咬伤了,中了剧毒,最后还莫名其妙地被一群官兵逮到了,那些人看到了他胸前的鹰头,知道他是仓狄人,便把他当成奸细给抓了起来。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他一直保持沉默,一句口风都不露。但他知道,等这些人带他回去见了他们的主子,他的身份迟早会暴露。然而他的身份一旦暴露,那他就完了。所以他佯装颓势,乖乖地跟他们走了两天,两天之后,他们对他放松了警惕,而他则趁机打伤两个看着他的官兵,逃了出来——

    然而他却将随身的玉佩留在了那里,这是一个隐患。等封炎发现自己的玉佩遗失的时候,想要回去取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那块玉佩固然重要,但现在,他能活着回到国内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肯定很快就会传到他们上峰那里去,到时候他的真实身份被揭晓,城门戒严,官兵在城内大肆搜捕,他要是再想顺利出城,可就难了!

    只要他能留住这一条命,那块玉佩,还是有机会再拿回来的。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他还活着,他图谋的事总归还有机会。

    这件事很快就被鲍大人知道了,而那块玉佩也一并交到了鲍大人的手中。鲍大人拿到那块玉佩,从玉佩上面仓狄封氏家族独特的猫头鹰标记,还有封炎胸口上的那个鹰头,猜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得知了这一件事,鲍大人也不知是惊是喜,是喜是忧。

    封炎在卞国境内,只要抓住他,这对边关的战事将会很有利。封家在仓狄,有着非凡的地位。而这位封炎,又是封家未来的继承人,这个人的生死,实在关乎着太多人的命运。

    但鲍大人又有着担忧,封炎突然出现在卞国,这绝对不是偶然。在他背后,一定酝酿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而毫无疑问,这个阴谋一定是冲着卞国来的。具体是什么阴谋,还不得而知。为今之计,是将封炎找出来。只要将封炎找出来,想办法撬开他的嘴,那许多事也就知道了。

    鲍大人料想那封炎此时还没有出城,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于是当即下令全城戒严,城门紧闭,在三日内谁也不能出城。若想出城,除非得到官府的批示,和檄文。

    另一方面,鲍大人又把驿馆所有的人马都派了出去,还有官府衙门的人马,由鲍大人的贴身护卫詹扬率领,全城搜索,务必将封炎给抓到。

    这就是为何天还没有亮就有官兵上门的原因,并不是原先的那些官老爷要来找借口收取百姓的银两,而是要来找仓狄的奸细。

    店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看到这么大的阵仗,也不敢含糊,忙躬身道:“这位官爷,小店最近并未住什么生人~~”店家虽然有点心虚,但他毕竟也在这一行打滚了这么多年,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

    但正当他抬起头看着那位官爷的时候,不由怔了一下。因为那个人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正在盯着他,仿佛想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詹扬盯着那店家看了许久,忽然从怀中摸出一幅画像。

    “掌柜的,你看过画像上的这个人没有?”

    画像上的是一个眼神如刀,脸色刚毅的男人,他的面相很好认,因为在他的左眼下,有一颗黑痣。这颗痣长得并不大,也并不影响美观,只是长得位置有些奇特,又配在这样一张脸上,故而很有特色。稍微留心的人,若是看见过这样的一个男人,一定会认出来。

    不过,想必那封炎一定也知道自己脸上这颗独有的标记。在逃命的时候,是万万不会将那颗痣给露出来的。

    这颗痣,是他的标志。在仓狄,每个人看到左眼下有一颗痣的,再加上他那浑然天成的威武气势,就有可能猜出他的身份。然而此时此刻,这颗痣,倒更像是一颗害命的痣了——

    不过就算封炎这会儿将那颗痣给隐藏起来了,之前见过他的人还是可以提供一些线索。只要他一日没走,总会留下痕迹。再说,像那样一颗痣,也不是想藏就藏得了的。

    最重要的是,仓狄人说话与卞国人说话还是有些些区别的,虽然不影响交流,但是说话的强调和尾音都不同。只要和仓狄人说过话的,或是听过他们说过话的,一定能够发现这其中的区别。

    那封炎,除非他不开口,只要他一开口,再加上那一张脸,一定会暴露行迹。

    店家仔细看了那幅画像几眼,摇摇头,“没有……没有……没有这个人。”店家越来越肯定,他的记性向来不错,要是真的见过这个人,他一定会记得的。

    “掌柜的,我们要到楼上去看看,方不方便?”

    “当然,当然方便,官爷请~~”店家还是有些意外,以前官爷要检查的时候,直接带着人冲进来了,然后挥刀在屋子里嗖嗖嗖地砍啊刺啊,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而这个官爷,态度倒还真是不错。

    掌柜的之前还担心,这些人是来找麻烦的,他吓得赶紧把人家姑娘给弄走了。现在才知道,他们来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个事儿。

    好在那姑娘也走了,这客栈也没什么人,这些官爷就是想搜也搜不出什么来,也不怕会有什么其他的麻烦。

    掌柜的走在最前面,领着詹扬到了楼上。

    一间一间的看,一间一间的检查,终于来到了李半夏昨夜住的那间客栈。

    詹扬一进来,就发现这间房里还有着热气,他断定,这个房间之前还住着人,而且那人才刚走不久。

    詹扬进得屋里,来到桌子旁站定,望着刚进屋的掌柜。

    掌柜进得这间屋子,看到那凌乱的被子,还有那位官爷的脸色,心里暗道不妙。但转而一想,若真是那人问起来,他就说这间屋子是他住的,官爷想必也没有话讲。

    “掌柜的,这间客房昨晚是谁住的?”

    “是……”

    “别告诉我是你自己住的,我能够感觉得到,这间客房昨夜住着的是一个女人。”女人身上的气息与男人是不同的,这一点,只要有鼻子的人都能闻得出来。最关键的是,这间客房,无论是摆设还是布置,都不是一个男人住的屋子。

    况且,这里是客栈最好的客房,掌柜的有自己的屋子,他为何要住客房?若说他是为了享受,也未免有些奇怪。一个主人住客房,这怎么听怎么奇怪。不只他们听着奇怪,想必掌柜的自己也觉得奇怪得很。

    “我……”掌柜的吓得手足无措,这个年轻的官爷实在是太厉害了。尤其是他那双眼睛盯着他的时候,他的心总会不由得一阵紧张。

    无论是谁,面对着这样的一双眼睛,总是不敢说谎的。即便是他想说谎,恐怕也骗不了他。

    詹扬在等着,这件事可能与封炎的事没有关系。但他既然是来查案的,总不会放过一丝蛛丝马迹——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