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279 两家大战,坚强的姑娘

279 两家大战,坚强的姑娘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biq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79 两家大战,坚强的姑娘

    “老夫赵暮山,特带犬子晨宗来登门谢罪,还请主人能让我们父子俩进去,当面表明我们的歉意~~”

    屋子里一时陷入了寂静,刘东山在林中也听到这边的动静,怔忡了几秒,拿起靠在凳子上的拐杖,忙向屋里走去。

    刘申姜和刘西山到山上去忙过冬的柴火去了,不过也幸亏他们不在,否则这会儿恐怕已经动起手来了。

    夏山香身子重,除了傍晚的时候,刘西山扶着她到附近散散步,看看夕阳,平时多半都呆在屋子里。

    不论是刘家,还是夏山香的娘家,对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十分的在意。夏山香和刘西山成亲四年了,其他的夫妻,可能有两个小孩儿了,夏山香的肚子却一直都不见动静,两家都很着急。

    这次好不容易怀上了,自然得百般宝贝,生小孩儿本就是一件喜事,又有这么个情况,那自是不同。

    “娘——银杏——”刘东山进了屋,看到两个女人煞白着脸站在屋子中间,唤了一声。

    “赵晨宗!赵暮山!好啊,你们两个王八蛋,还敢来,真当我们刘家是好欺负的不成?——”马氏回过神,破口大骂,随手抄起屋里墙上靠着的一根扁担,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娘——”刘东山想上前去拉,怎奈这马氏力气实在过大,速度也太快,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横冲直撞地冲出了屋去。

    刘东山腿脚不便,被这么一撞,身体不受控制,堪堪向后倒去。

    “大哥~~”刘银杏正在发傻,看到他大哥要跌倒,尖叫一声,忙扶了他一把,用了好大的力气刘东山才重新站稳。

    “银杏,你快去拉着娘~~”刘东山也是被急糊涂了,居然让刘银杏前去。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他的身边,就刘银杏和已经吓傻了的二湘。二湘只不过还是个孩子,能拉得动马氏的,还是刘银杏。

    刘东山这么急着让刘银杏出去,倒不是怕马氏把外面两人伤了。那个赵晨宗不是个好东西,打他几棍子那也是他该的,只不过,马氏是一个妇人,跟男人动起手来,始终占不到便宜。更何况,外面还是两个男人,刘东山也是怕他娘吃亏,这才急急地让刘银杏出去。

    其实,这种时候,他这个大哥最应该帮妹妹出头——

    只是他现如今这个样子,已经处处连累她们,想要帮妹妹出气,那……哎!

    此情此景,也等不及刘东山想明白这些,外面已经传来马氏和赵晨宗和赵暮山的争执声了。

    马氏一扁担抡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来人一顿猛打。边打还边骂道:“姓赵的,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断子绝孙丧尽天良的小畜生,敢欺负我女儿?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我马黄莲就是狗~娘养的!”

    赵晨宗本来正一脸不耐地站在他老爹的背后,突然看见一个疯婆子大吵大闹着冲了出来,噼里啪啦地一通乱骂,也不知道她在讲些什么。还不等他回过神,那根宽扁担就朝他身上招呼了过来。赵晨宗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想伸手抓住她的扁担又耐不住痛,只得抱头鼠窜。

    他跑,马氏就追。外面的院子就这么大,马氏又在气头上,赵晨宗没跑几步就中招,被打得苦不堪言,哇哇大叫。

    “你这个疯婆子,你在发什么疯!你凭啥打人,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你要惹恼了我,我让你下大牢!”

    赵晨宗要是稍微聪明点儿就不会这么说了,这事情要是闹到公堂之上,就算他是赵家的大少爷,财雄势大,恐怕也站不住这个“理”字!

    “告啊!——告啊!——你去告啊,谁还怕了你 ?我们今儿就到那县老爷面前评评理,到底是谁该下大牢去!”

    马氏叉着腰,这个天杀的,居然还敢吓她?她马黄莲就是被吓大的,要是怕了他,她就跟他姓!

    以前还顾虑着女儿的清白,不想这件事捅出去。现在这个事儿弄得方圆百里人尽皆知,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是他们刘家想巴着人家赵家,让闺女干出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既然如此,那就把事情闹开,等他们把赵家告到县衙门去,看他们还说是刘家的错!

    不过,这也是马氏一时气话罢了。即便这事人尽皆知,她也不想再在闺女伤口上撒盐,让她承受更多的压力和别人的冷眼。人言可畏,有的时候,再坚强的姑娘也无法忍受别人的白眼和指指点点,更无法承受那莫大的委屈——

    不等赵晨宗回嘴,马氏一抡扁担,对着他的脑袋一扁担下去。这一扁担可不轻,真的要被击上赵晨宗不死恐怕也被她打去半条命。

    “马嫂子,有话好好说,不可——”赵暮山虽然也恨这小子实在是不争气,但人家是苦主,闺女被那浑小子害得那么惨,她教训他一顿也是应该的。他这个做爹的,也不会说什么。

    只不过,教训归教训,要真是打出个好歹来……

    就在这一刹那的工夫,赵晨宗往地上一仰,然后就势一滚,躲开了马氏这一扁担。赵晨宗不会拳脚工夫,手上的动作倒还灵活,无奈之下,也只好用上这一招 “驴打滚”了。

    赵暮山一看儿子躲过去了,也顾不得他刚才太丢人,说出来的话有多么愚蠢,还是松了一口气。看见马氏怒火更甚,又要追着赵晨宗打,忙赶了过去,拦在他们俩的中间。

    “马嫂子,你先消消火,我知道小儿对不住令嫒,我今日特带他来登门赔罪……”

    “赔什么罪?!人都被欺负了,说声对不住就行了?我把你儿子打死,然后再跟你说声对不住,你干不干?”不等赵暮山说完,马氏就吼住了他,“还有赵老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少根我在这假惺惺的,还登门赔罪,我呸!你那个杀千刀的不孝子,干出这等有辱门风的事情,你还在这好意思到别人家门前道歉。要是我,找把菜刀把脖子抹了算了,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

    赵暮山老脸青了青,随即尴尬得撇过头,看到身后被打得呼呼叫痛的儿子,真恨不得就这样将那个不孝子掐死。他赵暮山一生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端,何曾面对过今日这样的局面?最重要的是,对面这个妇人话说得不中听,却句句在理,若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恐怕他比她还要生气。

    “爹,就这种野蛮人,你跟她赔什么罪啊,直接让宋大人带人来,让她吃牢饭!”

    “啪!——”刘家大院中,响起一道巨大的耳光声,赵暮山嘴唇气得发抖,望着因他大力一掌被扇得狠狠甩过头去的赵晨宗。“你给我闭嘴!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你还敢在这颐指气使,你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本事!是谁给你的威,是谁给你的势?你老子我还没死呢,还轮不到你做主!我赵暮山也不知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竟会生出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儿子!——”

    赵家老爷子发这么大的脾气,不但是赵晨宗,就连马氏,都有些愕然。

    她亲眼看着赵家老爷子这一巴掌下去,赵晨宗的脸上立马就出现了五个红色手指印。那力道,不像是做假的。

    赵晨宗眼里闪过一抹慌乱和惧怕,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出声。除了慌乱和惧怕,在他低垂着的眸子里,似乎闪过一抹痛苦,嘴角轻勾,像是在自嘲。这一幕实在是太轻,太淡,轻得就像是茫茫大草原上一阵淡若无痕的春风,风过后,不留一点痕迹——

    甚至,一晃眼,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刘东山和刘银杏出来了,刚才他们就站在门边,正好望见了这边发生的事情。刘银杏紧咬着唇,望着这边的一切,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这个时候,她本该羞愤入死,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解下腰带,了结这一切。但是她没有,也许是情势所迫,也许是她实在是没了主意,一双脚竟没有办法挪动一步——

    也或许是这种痛苦她已经承受了太多,她的心也愈发的坚强,她不想再逃避。做错事的人不是她,该逃的人也不是她,凭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一切的苦痛?

    在这些事上,女人处于天然势孤的一方,男人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能比以前还要快乐。而女人呢,不仅要备受别人的嘲笑,还过不去自己的那一关。更有许多人,因此选择轻生,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她承认自己也曾经想过要轻生,但她及时打住了。死,她害怕,一个人能活着是多么宝贵的事情,她为什么要选择死?即便再痛苦,再没有办法承受这些,她也不想死。

    她若是死了,惩罚不到那个坏男人,只是惩罚了那些关心她的人,还有她自己。

    这件事她没有错,凭什么她就得承受这一切?

    这些道理虽然明白得晚了,却还并不迟——

    …………RS